高校校长卸任后去向昭示真功夫

看点/观点厦门网 2014-04-11 15:08

  高校校长卸任后都去哪了?近日,有记者梳理了116所“211工程”高校,据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以来卸任的校长履历,发现共有49名校长卸任后,多入仕途。(4月10日《新京报》)

  中国高校校长卸任一般会发生在两种情况时,一是年龄到任,二是工作调动。高校校长卸任后都去了哪里?他们当中大部分到了党政机关、军队、科协、人大、政协等部门当起官员,只有很少的人回到科研、教学岗位。这种“转战”地方继续入仕的现象,说明在中国去行政化之难,同时也表明“学而优则仕”的根深蒂固。

  在我看来,高校校长卸任后是从政还是回到科研、教学岗位,是一个人学术功底的具体体现,更是一个人潜能的延伸。我们知道,能走上高校校长的位置,一定是有着不凡的科研、学术背景。过去在忙碌的教学管理中没有时间搞研究,如今卸任应该说提供了重拾学术的机会。卸任后的校长,选择从政并非是好的出路,实际上校长卸任后返回教职,潜心治学,更能让人刮目相看、肃然起敬。比如,曾担任清华大学校长的王大中院士卸任后成了《10兆瓦高温气冷实验反应堆》的第一完成人,并借此荣获200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再比如,中国人民大学老校长李文海在卸任后,也醉心于学术研究,2012年8月,还出版专著《清代官德丛谈》,直到临终前一天,还完成了学术论文《〈聊斋志异〉描绘的官场百态》。这些卸任校长以自己的科研成果向人们证实他们的治学真功夫。

  在美国,高校的校长,很多在卸任后,就回到教学科研岗位,这是很平常的。包括总统卸任以后,也是出书,讲演,教书,到处表现其赚钱的“真才实学”。为什么在我们这里,高校校长卸任后除了做官,宁肯做个“二政府”也不会去干点读书人该做的事情呢。

  对此我们除了归咎于体制上“官本位”思想严重,恐怕还要反思一下是不是觉得入仕比做学问要容易。当然,从政也是一种能力,是管理社会的能力,但是我总觉得这种能力不应该是有着良好学术经历的高校卸任校长追求的。我所期待的是,我们的高校校长在高校管理岗位上是一把好手,卸任之后,科研、治学同样有一番作为,这既是个人实力的证明,也是读书人的最后归宿。(文/孙建清)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厦门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责任编辑:mango 来源: 红网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