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0 11:46 第2019期

爱美要谨慎 美容千万别进“雷区”

人不爱美,天诛地灭。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为了改变命运,有人把整形看做“救命稻草”。 然而美容这件事存在很多“雷区”,黑心作坊,违规美容院等像地雷一样威胁了爱美人士的健康,
扫描微信
厦门网眼深度新闻
本期责任编辑:陈鹭
报料电话:5506192[8:30-00:30]
5506191[8:00-18:00]

厦门54.5%的人:相貌比才华重要

  为了解厦门的整形市场,记者曾经联合福建省决策资源市场研究有限公司,利用街访搭车随机调查的方式,共完成有效样本597份。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相貌在生活、工作中非常重要,向往整容的也在半数以上,而她们更想变成Angelababy(杨颖)和范爷(范冰冰)的样子
  24岁的小丽(化名)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今年夏天,她和同学一起做了人生第三次微整形。在她看来,打完瘦脸针,她或许能碰上自己的“MR right”。调查显示,和小丽有同样想法的人着实不少,54.5%的受访者认为相貌在生活、工作中非常重要,其重要程度甚至高过才华,仅有12.8%的人对相貌不怎么重视。与此同时,87.9%的人认为外表形象对个人自信心影响最大,65.3%的人和小丽一样,为了恋爱婚姻而努力改变个人形象
  “高考结束那年,同学割双眼皮的事,曾让云霄姑娘娜娜嗤之以鼻,但随着大学生活的继续,娜娜也想去割双眼皮、点痣。调查显示,53.5%的受访者向往整形;同时32.7%的人坦言,看别人整形后效果不错,所以也想试试,仅有13.8%的受访者说不能接受整形。也就是说,八成以上的受访者可以接受整形.
详细

上美容院美容 小心“美容”变“毁容”

  美容师粗心惹祸 女子在美容院拔火罐却被烧伤
  3月7日下午1点多,常女士在同安乐海城市广场就餐后,想要放松一下,就前往四楼一家曾消费过的美容院做美甲、开背和拔火罐
  常女士说,第一个玻璃罐还没接触到皮肤,她就感觉有东西滴在背部上,皮肤瞬时变得火辣辣的,疼得她直喊叫。“我连忙询问美容师,但对方却没有停止,仍在继续操作。坚持了一两分钟后,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美容师才将第一个火罐取下来。”常女士说,她一再询问美容师自己的皮肤是不是被烫伤了,但对方坚称没有,只是有东西滴下来黏在上面,等结痂就好了,已用棉签简单处理了伤口。“我怀疑是她们火罐里的酒精太多滴下来才把我烫伤了。”常女士说。
  常女士说,她从美容院出来后,立刻去了镇里的卫生院。医生开了药膏,但使用后情况并没有好转,烫伤部位还出现了血泡。次日,她来到美容院要求工作人员陪她一起到174医院烧伤烫伤科看诊。据医生诊断证明,常女士体表皮肤烧伤总面积为百分之一,为2度到3度烧伤,由于烫伤创面深,愈合周期长,她还需多次就诊。
  【美容师粗心惹祸 女子在美容院拔火罐却被烧伤】 
    一针几百元"美容"变"毁容"
  家住江苏的小梅(化名)是个爱美的姑娘。2014年,她通过微信朋友圈了解到打美容针可以祛除脸部色斑、美白肌肤。小梅有些心动,便通过微信朋友圈购买了几支美容针注射。不料,打完美容针后,她的脸不仅没有变白,反而出现凹凸不平的情况。花钱美容却破了相,美容针变成“毁容针”,这让小梅十分气愤!而此时,微信上的卖家,她再也联系不上了。无奈之下,她向警方求助。
  原来,小梅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在小梅报警前,已经有人向警方反映,在微信朋友圈买到假的美容针,打完针后,脸部出现肿胀、凹陷、变形等不同程度的“毁容”症状。经调查,江苏警方打掉一个专门从事假美容产品生产、销售的营销链条,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30余人。侦查过程中,在网上销售美容针的郑某也进入了警方视野。江苏警方发现,郑某住在厦门岛内浦南一带,通过网络销售假冒玻尿酸、肉毒素等美容产品,于是将其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据了解,“保妥适”肉毒素厂家在美国,国内并未生产。中国惟一具有生产美容产品资质的厂家为“衡力”,但“衡力”是直接跟正规医院(一般为三甲以上)签约,药品直接销入医院,国内市面上绝无销售。而郑某销售的“瑞兰”则为假品牌。第二级则为经销商,主要集中在北京、河北等北方省份。第三级为全国各地的批发商。郑某就是其中一个。为了使假美容产品“高大上”,他们产品的瓶身及包装改为全英文。第四级是全国各地的美容店、黑诊所。在这些地方,假美容产品被注射进消费者体内
  【详细】  【美容院轻体排毒体验价9800元 实际成本仅千元

揭厦门微整形市场幽灵医生 4天培训成韩国名医

   今年还不到30岁的阿伟(化名)浑身名牌,随身携带着的大包里常年备着的是针管、针头、消毒器械以及各种“顶级药剂”,当他在工作室为顾客注射整形时,他的女助手不时会在一旁悄声提醒,几点还有一拨顾客又要赶到了。谁也看不出来,他其实就是一名幽灵医生。而在三年前,福建人阿伟还不过是一名只有高中学历的美发厅小弟。对自己相貌不满意的他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攒够钱,整形变成韩国明星一般的花样美男
   012年阿伟找到了一家美容院,用了两年的积蓄做了双眼皮及隆鼻手术。可惜的是,简单的埋线双眼皮被幽灵医生做砸了,不管他上门争执了多少次,也没人出来为他的这个失败负责。阿伟向记者透露,他往自己脸上打的针不计其数,隆鼻、瘦脸针、丰太阳穴、丰唇……单单为了鼻形不满意,他已经数次往鼻子里注射玻尿酸。就在这为自己整形的过程中,他也发现了生财之道。
   阿伟通过在论坛发帖,公布自己整形的经历,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阿伟借此开始了自我营销,一边从网络上购买针剂,一边为从网络上联系他的顾客做微整形。最开始,他躲在出租房里,小心翼翼地为客人注射,只赚几百块的费用。随着找他做整形的顾客增多,他的手笔也越来越大,打一针除了在针剂上赚一笔外,手术费用也水涨船高,“出手”一次的费用在2013年达到了2000元
   有顾客对他的资质表示怀疑,2013年5月,他通过厦门一家美容微整形培训机构介绍,飞往韩国的某整形机构接受了整形注射培训。阿伟说,和他一起从厦门出发的培训者一共有6人,都非医学专科毕业。仅仅四天的短期培训结束后,阿伟拿到了一张写满韩文的“毕业证书”,证明他曾在韩国经过了美容整形的进修。这张证书被阿伟镶在玻璃框里,挂在了工作室显眼的地方。
   短短三年时间,美发厅小弟已经今非昔比,他的主阵地也已经移到外地。全国各地都有顾客约他飞去进行手术。“每一趟至少两个组团报名,我才去做。”阿伟说【详细
国内抗衰老乱象:微整形"黑作坊"丛生 受害者增加
微整形培训黑幕:13毫米的针未消毒插进太阳穴
结束语
人不爱美,天诛地灭。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为了改变命运,有人把整形看做“救命稻草”。 然而美容这件事存在很多“雷区”,黑心作坊,违规美容院等像地雷一样威胁了爱美人士的健康,本期网眼共同关注。
声明:如本网转载稿及所用图片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