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老师长逝世 临走前把自己捐献出去
2016-11-02 09:04

  年轻时经过枪林弹雨洗礼的王凤林。

  家人为王凤林庆祝生日。

  今年8月,王凤林回到烟台圆壁张家村,这是他从军的起点。(本组图由王凤林家人提供)

  厦大医学院授予王凤林的遗体捐赠证书。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本报记者林路然 通讯员任静)厦门大学医学院,他安静地躺着。

  这一具曾经年轻的躯体,穿越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炮火,弹片纷飞,刺穿、擦过身体,留下永不磨灭的伤疤,也是他一生戎马的印记;

  这一具苍老的躯体,10月28日晚上7时10分,在174医院完成心脏的最后一次搏动,他的生命时钟止于92岁;

  这一具依旧保留的躯体,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供医学院做研究之用,他被取走的眼角膜将帮助失明者重见光明。

  这具躯体的主人,有着什么故事?这颗心,又是如何做出捐赠遗体的决定?……他叫王凤林,原92师副师长。在决定捐出自己的遗体时,他曾对妻子这样说:“活着的时候,我要为革命做贡献,死后我也要为医学做贡献。”

  革命的一生

  子弹从他头皮上掠过,射穿帽子

  一生戎马,王凤林老人的遗体上镌刻着大大小小的伤痕。这些印记,也是他的军功章。

  右手虎口上的伤疤已经跟随了他72年。儿子王潮波记得,每当父亲提起它,就仿佛瞬间回到1944年7月,那一场在山东省烟台市圆壁张家村与日本人的激战——

  一个日本鬼子拔出刺刀捅来,闪避不及,王凤林的虎口被刺中,鲜血直流。顾不上疼痛,他立即开枪,打死了鬼子,还当场缴获一支“三八大盖”。当时武器紧缺,缴获武器可是件了不得的事。经此一战,19岁的王凤林立三等功,此时他入伍还不到一年。

  这是他戎马一生的起点。自此之后,王凤林长期在前线作战,这期间他更是穿梭在枪林弹雨之间,他的腿上还留着被手榴弹炸伤的伤痕。

  最为惊险的一次是他坐镇指挥部时,前方侦察兵报告,没有发现敌人。但隐约听到的枪炮声告诉他,敌人应该在不远处,于是他亲自到前线战壕观察敌情。刚从战壕中探出脑袋,敌人的一颗子弹“嗖”地从他的头皮上擦过,帽子被射穿。“子弹距离头顶1厘米不到,父亲却能笑着说,还好我长得矮,不然脑袋就开花了。”王潮波说,险处逢生,父亲因此发现了敌人确实正往我方阵地进发,为后续战斗提供了重要情报支援。

  贡献的一生

  和老伴相约,一起捐献遗体

  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王凤林带着身上的这些伤痕,见证了共和国的成立与发展。直到2012年6月的一天,为捐献遗体的事,王凤林在病床上发了脾气。

  “去找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过来,我要当面和他们谈。”王凤林生气,而一旁的儿子王潮波拿着登记遗体捐献的表格,不知所措。

  他说,之前父亲说起去世后要捐献遗体时,自己去市红十字会咨询相关程序,带回表格登记。没想到,父亲看到表格,很不满意,“他要求一定要有人过来,不能只是填表。”子女们都不明白,为何父亲要如此“兴师动众”。

  几天后,厦大医学院负责捐献事宜的胡老师受托来到病床前。“我的遗体必须捐,我是捐献者,我说话算数,以后要是我的家人反悔,都不作数。”对着胡老师,王凤林斩钉截铁地说。谜底此刻才揭开:老人心底知道子女们的疑惑和犹豫,才想要如此“摆谱”,以表达自己坚定的态度。4年后,胡老师在接受采访时,仍能清晰回忆起王凤林说这番话时,坚定的眼神。

  其实,王凤林的决定早在2011年就做好了。那时,他和战友们讨论,愿意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的人还是太少,他决定带头捐献。一回到家,他就和老伴叶秀莲商量,得到老伴的大力支持,“既然你捐,那我也捐。”老伴的“相约”更让他下定了决心。

  10月28日晚,厦门大学附属眼科中心的工作人员摘除了王凤林的眼角膜,老人的遗体也被送进医学院。“我还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告别,但我尊重爷爷的决定。”王啸目睹了整个过程,他很不舍,但爷爷这种奉献的精神令他敬佩。

  无憾的一生

  “你们想我时,就去纪念碑看看”

  王潮波回忆说,今年8月27日,距父亲去世只有不到两个月,他和家人重新回到山东,回到他开始从军的地方。来到圆壁张家村,当年的战壕土堆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宽敞的马路和气派的牌坊,时隔72年,王凤林也从热血少年变为耄耋老人,他拄着拐杖在这里留影。

  9月3日一大早,王凤林拉着儿女们又来圆壁张家村。王潮波说,那天下午他们就要回厦门了,但老人迟迟不愿离开,甚至询问能不能把机票改签,“后来我们才明白,那天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无论如何,王凤林老人完成了重回故地的心愿,也达成了捐献遗体的心愿,没有遗憾,他安详离开。

  “不要办追悼会,不要找墓地,捐献遗体的人们都有一处纪念碑,你们想我的时候去那儿,这样就够了。”王啸说,这是爷爷生前特意嘱咐的。

  在明年、后年以及接下来多年的10月28日,王凤林的家人们将去往海沧文圃山市遗体和器官捐献者纪念园,或者厦大医学院,纪念、缅怀他。

  【名片】

  王凤林

  1925年9月生,山东省黄县人,1943年9月入伍,1944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炮兵第373团团长,第93师司令部副参谋长,第92师副师长等职。参加过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福州、漳厦等战役战斗。荣立三等功1次,1957年荣获三级解放勋章,1961年授中校军衔,1988年荣获独立功勋荣誉章。

展开阅读全文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厦门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来源:厦门日报

相关新闻
  • 8岁女孩洗澡一氧化碳中毒致脑死亡 父母捐献器官

    国庆长假期间,广安华蓥市发生一起悲剧,一名8岁小女孩独自在家洗澡时,遭遇一氧化碳中毒,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后诊断为脑死亡。最终,小女孩的父母做出决定,将女儿的器官捐献出来,让她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延续。悲剧发生在10月1日晚上,广安华蓥市某镇,8岁的小娅岚独自一人待在家里看电视、洗澡,她没有随父母到离家不远的朋友家参加聚会。小娅岚的父亲徐先生说,家里用的是煤气罐,气罐和洗澡的热水器均在卫生间外面。当晚8时40分左右,徐先生在对女儿进行了一番叮嘱后,便和妻子离开家。[详细]

    成都商报
    2016-10-08
  • 济南小伙两次捐髓救同一患者 如今已情同手足

     10月10日上午,济南小伙张辉来到山东省立医院血液采集室,为他血脉相连的“大哥”陆园捐献了淋巴细胞。俩人的结缘始于2013年,当时张辉第一次为陆园捐出350毫升造血干细胞,而这一次的再“出手”,也是为继续挽救他这个身患白血病的“大哥”的生命。[详细]

    齐鲁晚报
    2016-10-11
  • 捐献儿子眼角膜 妈妈:或许某天儿子眼睛会认出我

    在杭州,有一对单亲母子,多年来一直相依为命。不幸的是儿子得了“肌张力障碍”,一种罕见的疾病。现在,年轻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点。 坚强的母亲,忍痛做出了一个决定:在儿子去世后,捐出他的眼角膜。昨天,钱报记者在杭州拱墅江南康复医院见到了他们,妈妈说:“或许,将来某一天,我走在大街上,会有一双眼睛可以认出我,他会知道,这个人是我的妈妈。”[详细]

    浙江在线
    2016-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