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患白血病急需熊猫血 熊猫侠展开生命大救援
2016-12-05 08:36

  厦门网讯 据海峡导报报道 (导报记者李方芳/文陆军航/图)本报12月1日报道了年仅4岁的颜琪枫小朋友因为患上急性白血病,急需血小板治疗,但孩子所需的Rh阴性O型血是“熊猫血”,库存不足。献血号召一经发出,几天之内便有多位爱心“熊猫侠”报名献血,为孩子展开了“生命大救援”。

  求助母亲哭了

  “怎么办,医生说孩子现在血小板数量特别低,凝血功能严重异常,一旦出血就止不住。看孩子那么痛苦,我心如刀割,我自己为什么不是Rh阴性血型?”几天前,颜琪枫的妈妈在厦门市中心血站曾无助地痛哭失声。“Rh阴性血型十分特殊,平时我们会做一些储备,但9月莫兰蒂台风来袭后,用血量有所增加,为补给库存,血站征召了一些稀有血型献血者前来献血。这就造成了不少Rh阴性血型者现在未满能够再次献血的时间期限。”血站的工作人员说。

  救人他们来了

  求救信息牵动着众人的心,就在本报发出求助信息的当天,第一位“熊猫侠”赖先生出现了!

  “看到消息我就来了,我就是Rh阴性O型,希望能帮到孩子。”赖先生特地请假前来献血,可惜的是,因为他手臂上的血管比较细,捐献血小板又对血管粗细有一定的要求,在试过两边手之后,赖先生还是没能成功献血。

  一个不行,更多的“熊猫侠”站了出来。“我明天就搭飞机回来了,马上来血站献血,孩子要加油!”一个个暖心的电话打进了导报热线;“我是Rh阴性B型,我爱人是Rh阴性O型血,我们可以为孩子献血!”“熊猫血”互助组里有人立即响应……数日内,就有近十位特殊血型爱心志愿者预约登记,希望能为孩子卷袖献血。

  厦门市第二医院的白衣天使张璐婷更是在当天就趁着午休的时间,直接赶到了集美爱心献血屋,为孩子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Rh阴性O型血小板。

  导报记者从血站得知,为了能让孩子尽快得到救命血小板,工作人员紧急将血小板送到岛内,加班加点地进行检验。这袋血小板将第一时间送到颜琪枫所在医院,为孩子赢得宝贵的时间。

  互助请您加入

  救命血暂时有了,可小琪枫将来还需要充足的血小板来维持治疗,但现在仅有的少量“熊猫血”并不能满足患儿的治疗需求,希望能有更多的“熊猫血”市民伸出援手。

  血站工作人员说,Rh阴性血型十分稀少,俗称“熊猫血”。1999年,厦门市中心血站组建了Rh阴性稀有血型互助组,俗称“熊猫血”互助小组,现登记在册的成员五六百人。如果您是稀有血型者,最好在一定范围内主动建立起联系网络,比如加入本地血站的互助小组,也可与血站热线2219260取得联系。

  

展开阅读全文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厦门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来源:东南网-海峡导报

相关新闻
  • 新生儿急需“熊猫血”救命 漳泉上演200分钟生命救援

    3月9日21:10,在漳州市医院内,来自漳州诏安县西潭乡的吴女士诞下一个6.6斤的男婴。原本沉浸在喜悦当中的一家人,却在几个小时后惊闻噩耗。“宝宝被检查出血小板偏低溶血症,生命垂危,急需Rh阴性B型血换血,不然可能有危险。”孩子的父亲许杰彪说。更让家属发愁的是,漳州市中心血站目前没有Rh阴性B型血,由于这种血型十分稀有,要在短时间内找到血源有点难,这让家属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详细]

    东南网-海峡导报
    2016-03-12
  • 泉州有批“熊猫血”志愿者 一年献血69200毫升

    我市有一支“中国红十字志愿者泉州Rh阴性血型志愿服务队”,目前共有581人,为全市Rh阴性血型人员的急救和医疗临床用血提供保障。据悉,自2002年志愿队伍成立以来,他们应急献血3500多人次,挽救了2900多位Rh阴性血型患者的生命。[详细]

    泉州晚报
    2016-05-16
  • 新疆“熊猫大侠”无偿献血十余年无怨无悔(图)

    新疆库尔勒公路管理局巴仑台公路管理分局一位普通公路养护职工海孜古丽·赛都拉,一位拥有Rh阴性B型血的人,在中国Rh阴型血的人约占0.34%。殷红的“熊猫血”顺着海孜古丽·赛都拉的血管流进采血袋,一袋袋宝贵的“熊猫血”输入不同民族生命垂危病患的身体,让生命重新焕发新的生机。十余年来,海孜古丽·赛都拉用自己朴实而崇高的大爱善行,书写着一个普通公路人民族团结的感人故事,当地称她为“熊猫大侠”。[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6-08-03
  • “熊猫血”大学生急需输血 两位“熊猫侠”救人

    RH阴型血是非常稀有的血型,因为极其罕见被称为“熊猫血”。东莞理工学院茂名电白籍学生张智深就是这类血型,近日,他因急性消化道出血面临危险。正当家人惊慌失措时,深圳、东莞两位“熊猫血”市民奔赴茂名献血。[详细]

    羊城晚报
    2016-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