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孩上托班成二胎家庭“刚需” 幼托机构让人雾里看花
2017-02-21 09:22来源:东南网-海峡导报

  厦门网讯 据海峡导报报道 宝宝一岁多就“全托”会不会太早?尽管一岁多的孩子有些还不会自己吃饭上厕所,但在厦门,各种婴幼儿托管中心、家庭式婴幼园、全日托亲子园、幼儿托管班等早教机构却都向一岁多的孩子敞开了大门。

  业内说,年后许多幼托中心都迎来了新生报名的一波高峰,特别是二胎政策开放后,小小孩上托班成了越来越多二胎家庭的“刚需”。这块市场存在着巨大潜力,但其迅速发展的背后却是亟待规范的尴尬处境,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家长们选择幼托机构时,也经常只能是“雾里看花”。

  私人幼托机构创办门槛极低

  家住金鸡亭附近的“80后”小庄是个二胎妈妈,上周,她把1周半的女儿送进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幼儿全日托班。这家全托班栖身于写字楼高层,四五十平米的区域既是孩子们的活动室、音体室,又是阅览室、保健室,到了午休时间,临时搭上十几张简易的小床铺,也就变成了孩子们的寝室。

  当天,“托”进去的13名宝宝全部不到三周岁,但配了2名老师和1名保育员,这点是小庄比较满意的地方,“听说两个老师以前都在幼儿园里教过,这样的条件每个月要2000元,贵一点远一点的托班,对我们都不合适”。

  托管这几天,小庄的女儿上了认知课,通过图片和视频了解了一些小动物;训练了精细操作,借助简单的手工制作玩了几样游戏,还进行了绘本阅读,接触了几种小乐器……

  尽管小庄知道这家托管班在创办时是以“家政服务”申请的执照,与幼儿托管毫无关系,但出于无奈,她还是打算把孩子“托”进去过渡一段时间。

  类似的私人创办的早教托班机构在厦门越来越常见,导报记者走访发现,它们的创办门槛极低,大多分散在居民楼或写字楼里,有些由经营者挂牌即视成立,有些索性连牌子都没有,是由全职妈妈带着自家孩子,再召集周边几个同龄孩子一起组成的临时托管班。

  当然,厦门目前也有不少大型的早教托班机构,它们也为一岁半至三岁的孩子开设小小班托管教育。不过,这些大型的早教中心虽然场地较大,但由于生源多,很多时候班级的师生配比也不合理。

  比如,在厦大附近的一所大型幼托中心,每班25个孩子里一半以上都不到三岁,其中还有好几个一岁多的孩子,总共也只有2名老师和1名保育员在负责。

  大型早教中心收费要价很高

  在私人创办的幼儿全托班里,周一至周五每天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每月的收费最低也要1300元左右。而大型机构的收费则要贵出很多,每月基本都在2500元以上。

  比如在轮渡附近的一家全托早教中心里,每天提供早点、午餐,外加水果和下午茶,价格按报班时间算,分6个月、9个月到12个月不等,报班时间越长,每月分摊的费用也相对较低。最便宜的是12个月,基本不放寒暑假,要价是40000元,分摊起来每月也要3300多元。当导报记者惊叹“这么贵”时,对方的解释是:“我们有外教,能让宝宝在双语环境中快乐地进行游乐课程。”

  一位妈妈坦言,不是每个人都负担得起这么贵的费用,“一个月3000多元,有条件的还不如直接请保姆在家带”。

  这么高的收费,孩子一整天在托管中心里都是怎么度过的?根据几位家长的反馈,在比较大型的早教全托班里,孩子们一早到班上,一般会先做早操,而后吃早餐,紧接着就是各种课程、各种游戏、各种阅读、各种训练。吃完午餐午休后,集体晒太阳,之后玩玩具,就可以等着爸爸妈妈来接了。其中早上的上课环节,就包括了体智能、音乐、表演、美劳、外语等多种课堂。

  不过,也只有极少数托管机构做得相对公开透明,比如位于民族路的一家童话馆,幼儿日托班的教室外墙是透明玻璃,家长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孩子在里面做什么。老师还会每天实时发送二三十张孩子的活动照片到家长群。但大多数情况下,特别是在私人幼托班里,家长要知道孩子在这一天做了什么,基本只能通过老师了解,或向孩子询问,但一两岁的孩子一般又都无法清楚地表述。

  市场蓬勃发展却又亟待规范

  在把1岁多的宝宝送去全托前,尽管许多家长都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但实际情况是,在年后,无论是私人创办的家庭式全托班,还是大型的早教托班机构,都迎来了新生咨询和报名的一波高峰。一位老师说,特别是二孩政策放开以后,小小孩上托班已经开始成为越来越多二胎家庭的“刚需”。“不少妈妈生了二胎之后,都是因为两个小孩带不过来,才送进来的。”据说,进全托班最小的孩子,甚至只有一周四,连话都说不利索。

  虽然小小孩的早教托班机构在厦门遍地开花,但小庄说,“许多妈妈在选择托管中心时其实和我一样,都是‘雾里看花’。”这要归因于早教托班市场的不规范。就像小庄孩子班上的老师说,目前早教托班市场并未通过立法制定规则来规范行业的发展,所以眼下从业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社会上甚至行业内也出现并流传着一些负面消息。

  据了解,目前,国家层面尚未有一部专业法规对校外托班机构的市场准入要求和监管进行规定。厦门从2014年开始,由工商部门按照“社区服务”类对幼儿托管班进行工商登记,不过,整个早教托管市场依然缺乏系统有序的管理。

  这也让有心办好幼儿托班的经营者倍感困惑,一位在软件园附近经营了两年幼儿全托班的陈女士说,多年来,“业内都认为这个市场具有很大的潜力,但目前实在太乱,希望政府能牵头立法,尽早让市场规范化发展。”

  导报记者梁静/文梁张磊/图

展开阅读全文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厦门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