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对话“殡仪人”】葬礼策划师不按“套路”出牌
2017-04-02 14:04来源:厦门网

  厦门网讯(记者 冯斌木 通讯员 许丽芳)如果把人生看做一段旅程,那么殡仪馆就是“人生终点驿站”,而“殡仪人”作为驿站的驿长、驿吏,他们默默地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让生命的告别更加温情,让亲属的心灵得到抚慰。今年清明节期间,厦门网记者特意走进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怀祥礼仪,探访殡葬礼仪师、葬礼策划师、礼仪出殡师和生前契约推广人员,听他们讲述“殡仪人”的那些人和事,以及对生与死的感悟,并在厦门网推出对话“殡仪人”系列,借此让更多的市民和网友对“殡仪人”,对殡仪行业有更深的了解。今天,厦门网对话的“殡仪人”是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怀祥礼仪业务部葬礼策划师徐小琴。

  记者:葬礼策划具体是一项什么工作?

  徐小琴:我的工作是葬礼策划,简单来说就是和逝者家属沟通、收集逝者资料、根据家属的要求形成追思会的流程框架,出具整个仪式策划、待家属同意之后,接待家属参加丧礼。

  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不希望用悲伤与恸哭送亲人最后一程,更不想使用简单的念一遍悼词、三鞠躬、再绕场一周这种“老三样”模式来走过场。而我的工作就是通过追思会的设计策划为逝者导演一场最完美的谢幕式,让亲人不留遗憾。

  记者:葬礼策划是不是比较古板,有范本或者套路么?

  徐小琴:每一场个性化追思会都需要公司各个部门群策群力,我们会和亲属详细了解逝者生平喜好,根据亲属提供资料,来揣摩逝者性格,精心设计、力求呈现出最符合逝者个性的追思会。

  葬礼策划没有范本,却有一个方向:“每个步骤都要让生者留下对死者的记忆。”为减少逝者家属在追思会上的悲伤情绪,我已经习惯了在策划时换位思考,在每一个环节都要问自己,如果我是死者,我希望我留给家人最后的印象是什么,我希望这样和家人告别吗?家人会不会很伤心?

  举办一场完美的追思会需要用感情用真心投入,既要妥善安排好各项流程的时间又要顾及亲人的感受,每一个环节令家属满意。

  记者:你是从专业民政学校毕业的么?

  徐小琴:我不是专业的民政学校出身,缘分使然,有幸加入殡葬行业,来到了福泽园。我曾经在一家公司担任主管,当时正好怀祥礼仪14年委托我们公司举办一场公益活动,从接待到场地布置到服务,我都是全程亲自处理的。因为我当时很好奇殡葬行业的人是什么样的?没想到接触到他们之后,发现,这是一群特别热情,善良的人,他们里面大多是80、90后,和我年纪相仿。越接触发现越喜欢他们,也越了解个行业,萌生了一种加入这一行的想法。怀着担忧与彷徨的心态,与家人商量着。意料外的是,家人十分支持我,没有太多的排斥,特别是奶奶辈分。

  记者:刚入行的时候你会害怕或者排斥工作么?

  徐小琴:或许因为曾经的经历,让身为闽南人的我并不排斥殡葬业,反而特别能理解家属的那种悲伤无措。曾经有家属很诚恳的的问我:你一个女孩子,晚上值班不害怕吗?我也总是笑着说:不会啊,我是为他们(逝者)服务,没什么好害怕的。

  起初刚接触这一行时,我内心也是有所畏惧的,但在接触了无数的逝者家属后看见他们是那样的悲伤、无助,面对丧事无从下手,急切地想寻找一个依靠,而我就是他们可以依赖和信任的人。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也体会到这份职业的伟大。抱着一颗为逝者完成最后的心愿的信念,就这样一直坚持下来到现在。

  记者: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令你感动的故事么?

  徐小琴: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我曾经接待过一对因车祸不幸去世的夫妻,两个人都很年轻,孩子也才3岁。从他们父母那里了解到丈夫特别喜欢打篮球,妻子特别爱漂亮,两人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结婚,8年了,一直很恩爱。当时双方的父母都已年迈,对丧事办理力不从心,孩子又太小,他们也没要求需要个性化告别会。但整个部门的同事都认为必须为这对夫妻举行一个特别的告别,让他们一起启程。

  于是多方协调,将两个人放在了同一个灵堂内,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告别会在《最浪漫的事》声音中开始,这是他们两个人生前最喜欢的歌,也是他们爱情的见证。灵堂没有花圈,只有百合、玫瑰,这是妻子最喜欢的花朵。在灵堂门口的电视机上,循环播放着夫妻二人从第一次相见、相识、相知、相爱,最终在一起,有了孩子,一起生活的照片。许多亲友驻足,纷纷落泪。

  我让主持人以夫妻的身份念了一份给亲友的信,“爸爸妈妈,原谅我们先行一步,你们要好好保重身体,替我们照顾好宝贝。不要担心我们,我们一切都很好。”让在场的每个人都热泪盈眶。出殡之前,工作人员给丈夫献上了一个微型的篮球场,为妻子献上了一个鲜花装饰而成的化妆包。那一刻,所有人都很感动,丈夫的爸爸一直拉着我的手,说:谢谢,谢谢你们为他们做的一切。

  那一刻,我想,这才是我加入殡葬行业的意义。

  记者:你会跟逝者亲属成为好朋友么?

  徐小琴:去年在福泽园业务大厅,我接待了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厦门女孩小云,她当时特别悲痛,因为走的人是她最亲最爱的外婆。她从小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全靠外婆省吃俭用带大。她特别努力勤奋,在北京上大学,本想过年时带外婆看一次升旗。没想到这么突然,外婆就这样走了。她说希望在太阳升起的时候送别外婆。

  所以告别会在天还没亮时开始的,四名礼仪出殡人员身着白色工作服,在福泽园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升旗仪式。在灵堂播放的背景音乐是外婆生前最爱的闽南歌仔戏《才子佳人》,所有的供品都换成了外婆最爱吃的粽子和闽南传统糕点。考虑到女孩的经济状况,公司同事一起捐款买了一件外婆最喜欢的红色皮大衣,让女孩在进厅前亲手放在了外婆身旁。行礼、祭拜,我都全程搀扶着她。在告别的时候,我安排工作人员为外婆送上了客服中心同事连夜制作的闽南歌仔戏木偶,并让女孩帮外婆梳理了一下头发。那一刻女孩泪如雨下,边梳边说:外婆,你放心走吧,我会好好的。在外婆下葬之后,女孩也回到了北京,我们俩成了比较好的朋友。现在她在北京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我想外婆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记者: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你的工作吗?

  徐小琴:其实,我觉得一个人最终的告别不一定就是哭诉、悲痛的代名词,只要用心,它也可以很温情,为那些逝者完成最后的心愿,这就是我的工作。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罗维维,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