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对话“殡仪人”】礼仪出殡师站军姿练抬棺姿势
2017-04-03 08:51来源:厦门网

  厦门网讯(记者 冯斌木 通讯员 许丽芳)如果把人生看做一段旅程,那么殡仪馆就是“人生终点驿站”,而“殡仪人”作为驿站的驿长、驿吏,他们默默地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让生命的告别更加温情,让亲属的心灵得到抚慰。今年清明节期间,厦门网推出对话“殡仪人”系列,记者走进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怀祥礼仪,探访殡葬礼仪师、葬礼策划师、礼仪出殡师和生前契约推广专员,听他们讲述“殡仪人”的那些事,以及他们对生与死的感悟,借此让更多的市民和网友对“殡仪人”,对殡仪行业有更深的了解。今天,厦门网对话的“殡仪人”是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怀祥礼仪客服部礼仪出殡师谭东文。

  记者:礼仪出殡师的工作就是抬棺么?

  谭东文:其实作为一名福泽园的礼仪出殡师,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送别逝者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路,就是大家经常说的抬棺;其次就是协助灵堂的管家全程为在福泽园治丧的家属服务。其实礼仪出殡师和灵堂司仪是相互配合的,我们会根据前来福泽园治丧的家属的需要,布置好灵堂,陪伴家属夜间守灵,司仪主持告别仪式,亲友告别,再由礼仪出殡师以最庄严之礼送别逝者。我们必须配合司仪引导家属进行供饭、献花、献茶等仪式,对家属进行心理抚慰,引导宣泄哀思,坦然面对死亡,送逝者走完最后一程。

  记者:礼仪出殡师要经过什么特殊的训练么?

  谭东文:在福泽园,礼仪出殡师需要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正式上岗的,包括站军姿、鞠躬等。练习鞠躬时,身体真的要呈90度,还要长时间保持。站军姿时,为了保持姿势到位,手指缝间要夹扑克牌,下巴和脖子之间也要撑一张扑克牌,只有扑克牌不掉,才说明动作准确。虽然辛苦,但殡仪工作是严肃而庄重的,所有的训练都是为了呈现出一场完美的告别,让逝者更有尊严的离开。

  记者:这些训练很像严格的军训,工作中用处大么?

  谭东文:我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2016年超强台风“莫兰蒂”登陆厦门,我是四川人,从小只在电视上看过台风,第一次就经历了超强台风还真是印象深刻。“莫兰蒂”中心是晚上凌晨登陆,但是14日白天风力就很大了。当时有一家家属原定的是在14日上午11:30出殡的。那位逝者生前因脑溢血突然离世的,身体比较健壮,是一位运动员。记得当时我和其他五位礼仪出殡师抬起棺木的时候,稍微有点吃力。等到往外走踢正步时,就觉得比以往任何一次抬棺都要难:一是因为逝者体重,而风又特别大,天空也在下着雨,在踢正步的同时保持棺木平衡有点困难。多亏了平时公司对礼仪出殡师的严格训练,也源于我们每个人强烈的责任感,于是六个人就顶着风雨,一步一步护送着逝者走完这最后一程。

  记者: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份工作?

  谭东文:我老家是四川的一个小镇,我的外公在我初中的时候过世,因为他在乡下是一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乡里像他这样有名望的长者去世,是要守灵14天,风俗仪式的这段时间对我的影响特别大,那些对逝去亲人的悲痛和那些庄严的告别仪式,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在报考大学时看到有这个殡葬专业,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未来与这一行是离不开了。当时填写志愿的时候还是挺惶恐的,没想到家里人特别支持我。当时我刚从学校毕业,而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怀祥礼仪正好在学校进行校园招聘,于是我就报名参加,经过层层选拔和面试,非常荣幸成为了福泽园的一名礼仪出殡师,一直坚持到现在。

  记者:你经历过最难以忘怀的告别是什么时候?

  谭东文:曾经经历过一次难以忘怀的告别,一个才3岁大的小朋友因突患疾病而离开了这个世界,孩子的爸妈非常伤心,几度晕厥。那天,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伤心的气氛,大家好像也达成了一致,一定要让这个小天使好好地走完这最后一段路。整个灵堂被创意布置成了一个儿童卧室,机器猫玩偶、喜洋洋等等,供桌上摆着孩子生前最爱吃的饼干、牛奶和水果;背景音乐也换成了孩子和母亲曾最爱的莫里哀的《蓝色的爱》。

  虽然孩子爸妈没有要求礼仪出殡服务,但公司决定为孩子举行庄重的六人出殡仪式。当抬起棺木的那一刹那,我想我们六位礼仪出殡师的心一样,肩膀重量是那样轻,但心却是如此沉重。在孩子进火化的那一刻,我们六位礼仪出殡人员也为孩子唱起了莫里哀的《蓝色的爱》:“没有你,我的世界是蓝色(忧郁),我的生活是灰色,我的眼睛是红色(哭的),我孤独的夜是漆黑。”希望天堂那边,在母爱的光芒庇佑下她永远不会孤单。孩子的爸妈当时是流着泪对所有的工作人员说着感谢的。在别人最脆弱的时候,我能帮到他们,就觉得这个职业很神圣!

  记者:你认为“殡仪人”在生与死中扮演什么角色?

  谭东文:我一直在想,如果生与死之间真的有一道轮回的门,那么福泽园的这些礼仪出殡师就是守在这扇门边,坚定地守护着每一位逝去的人最后的尊严的使者,这也是我工作的最大动力。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罗维维,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