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打工男子逝后捐器官救3人 其父母均为残障人士
2017-04-09 10:54来源:澎湃新闻

  4月3日下午,医务人员、器官捐献协调员等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手术室内,集体向器官捐献者小周默哀送别。医院供图

  “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

  4月3日中午,面对年仅21岁、因被工地调臂砸中而不幸脑死亡、无法救治的小周,小周的父母与多名亲友、器官捐献协调员,经历了数小时的讨论沟通,最终决定,将小周的1个肝脏、2个肾脏捐献出来。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悉,这一例器官捐献发生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捐献者小周是一名福建来沪打工人员,也是家中独子,由他捐献出的1个肝、2个肾最终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自动实施分配。

  4月4日清明节的凌晨,3名器官受者的移植手术顺利实施。这是上海自2013年以来的全市第324例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实现案例,也是今年的第49例。来自上海市红十字会官方数据统计显示,近年来随着器官捐献理念的宣传与普及,全市器官捐献比例增长迅速,仅去年器官捐献实现案例增幅就达到75%。

  捐献者为家中独子,父母均为残障人士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方面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这名男子姓周,年仅21岁,3月31日,他在工地不幸被吊臂砸中,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该院的宝山分院,被诊断为重型颅脑外伤、失血性休克、脑挫伤、脑疝形成。

  “由于创伤非常严重,虽然我们积极实施了抢救性的手术,他在第二天还是出现了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等情况,进入重度昏迷状态,血压也需要升压药物维持,到达脑死亡状态。”院方ICU专家表示,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和志愿者获知上述情况后,初步判定患者情况可能符合器官捐献条件,于是立刻启动捐献紧急预案并联系患者家属。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器官获取组织(简称OPO)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茅啸秋、王娉莲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小周的父母都是残障人士,当时还远在福建老家,按照整个捐献流程,必须要征得父母同意。在父母到达医院前,协调员们先和小周的堂兄堂姐取得了联系,并讲述了小周的病情。等4月2日凌晨,他的父母先后赶到医院,陆续还来了近十位亲友。

  协调员茅啸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起初,多数的亲友对器官捐献持反对意见,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悲剧,大家都很难接受,尤其小周又是家里的独子,也是家中的经济顶梁柱,父亲接受不了打击,当场晕厥了。”

  作为器官协调员,王娉莲坦言自己和其他同事一样,绝不会直接劝说家属捐献器官,“协调员并不是劝捐员,我们会告诉家属,医生会尽力地去抢救病人,不会放弃一丝希望,但在现有医学条件下,只有当病人生命无法挽回、病人病情不可逆的情况下,才会告诉家属,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用无法挽回的生命中,尚有功能的器官去救治更多人的生命,这是一件很伟大、也很有意义的事情。”

  小周有一位堂姐就职于一家媒体,她最能理解器官捐献的理念,她表示:“当时看着弟弟伤情这么重,没有人愿意忍心看他继续受苦。”她慢慢地把这种理念传达给其他家属,姑父、舅舅……慢慢地到小周的父亲,“最后他(小周)父亲也认识到,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

  整个沟通协调时间长达数小时,4月3日中午12时许,父母正式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同意捐献出小周的1个肝、2个肾。

  去年上海器官捐赠实现案例增幅达75%

  4月3日13点44分,器官获取手术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的手术室里顺利进行,整个过程由上海市红十字会和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共同见证。

  此后,器官捐献信息上传至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开始进入器官自动匹配。匹配完成并获得确认后,医务人员用最短的时间将捐献的器官装入转运箱,大约1小时后,送达相应的目的地。

  4月4日清明节凌晨,移植手术顺利完成,三名垂危的病人获得新生。这是本市第324例器官捐献,同时也是今年第49例。

  2010年3月,上海成为国内首批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工作的试点省市之一,直到2013年8月,上海首例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器官的案例产生,这两年来,全市器官捐献比例增长迅速。澎湃新闻记者4月7日从上海市红十字会获悉,截至2016年年底,上海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经达到6349人,累计实现逝世后器官捐献275例,实现案例数比2015年增加了75%。

  与此同时,器官捐献登记流程也在缩短,相比以往实地登记,去年年底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系统登录支付宝,并将登记流程简化,时间缩短至10秒,器官捐献志愿注册人数迎来较快增长。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处副处长沈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前,器官捐献宣传理念逐步普及推广,临床上器官捐献案例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人感受到,这是一种延续亲人的‘生命’的方式,也是一种‘大爱’,帮助他人的同时,也让人感受到,逝去的亲人用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赖旭华,廖文焱

相关新闻
  • 航班为转运捐献器官晚飞55分钟 旅客无任何抱怨

    国庆长假第四天,为等待一位携带医用人体捐献器官的旅客,从江西赣州前往广州唯一一个直达航班CZ3638航班延误55分钟,通过与赣州机场等部门紧密合作启动人体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南航成功将捐献器官转运至广州。[详细]

    北京晨报
    2016-10-06
  • "闺蜜之旅"却遭不幸 两女孩捐献器官换来3人新生

    小苏的名字并不难写,但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姐姐苏小小的《放弃治疗告知书》上时,他用了足足一分钟都没写完,浑身颤抖,泪流满面。上个月22日,苏小小和闺蜜小意、茄子、小陈出国旅行归来,在顺德高富路遭遇严重车祸,虽经努力抢救,但苏小小和小意最终被确认脑死亡。这对好闺蜜的家人做出了一个共同的决定——将她们的身体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5日,苏小小的部分器官已经移植到3位受助者的身上。[详细]

    广州日报
    2016-10-06
  • 8岁女孩洗澡一氧化碳中毒致脑死亡 父母捐献器官

    国庆长假期间,广安华蓥市发生一起悲剧,一名8岁小女孩独自在家洗澡时,遭遇一氧化碳中毒,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后诊断为脑死亡。最终,小女孩的父母做出决定,将女儿的器官捐献出来,让她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延续。悲剧发生在10月1日晚上,广安华蓥市某镇,8岁的小娅岚独自一人待在家里看电视、洗澡,她没有随父母到离家不远的朋友家参加聚会。小娅岚的父亲徐先生说,家里用的是煤气罐,气罐和洗澡的热水器均在卫生间外面。当晚8时40分左右,徐先生在对女儿进行了一番叮嘱后,便和妻子离开家。[详细]

    成都商报
    2016-10-08
  • 河南11岁男孩捐献肝肾等器官 生前愿望是做有用的人

    11岁的李智博昏迷前对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的生日,下次我给你补上……”但是这个承诺再也无法兑现。11月1日,年仅11岁的河南驻马店男孩李智博被宣布死亡,其亲属在悲痛中同意捐献李智博的器官,实现他生前“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的心愿。11月2日,器官摘除手术进行,李智博的肝脏和肾脏将为3名患者带来重生。[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6-11-02
  • 罗一笑去世 父母希望捐献她的遗体和器官

    今天早上,市政协委员、原市眼科医院角膜及眼表病区主任、眼库执行主任姚晓明微信发布消息称,罗一笑在今天早上6点去世,她的父母希望捐献她的遗体和器官。[详细]

    深圳晚报
    2016-12-24
  • 低保户家庭捐家属器官救3人:人帮我 我也要帮人

     1月18日上午,在宝鸡市金陵湾小区的家中,49岁的雷爱霞说,她的丈夫张永周一直靠打工养家,6年前,23岁儿子遭遇车祸高位截瘫。为了给儿子治病,她和丈夫辗转宝鸡、西安、北京,花费40多万元,让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详细]

    华商网-华商报
    2017-01-19
  • 10岁少女春节期间因病离世 捐献器官助5人新生

    2017年1月的最后一天是大年初四,家家户户都沉浸在阖家团圆的喜庆氛围之中。来自重庆江津的邓师傅一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全家人正面临着一场生死决别,10岁的宝贝女儿小月(化名)即将永远地离开他们。2月1日,按照其家属意愿,小月成功捐献了1对肾脏、1个肝脏、1对角膜和遗体,将帮助5人重获新生。[详细]

    华龙网
    2017-02-03
  • 为器官捐献牵线搭桥 一位捐献协调员的酸甜苦辣

    这些年了解、志愿登记器官捐献的人数多了起来,但真正实现捐献的数量还是比较少。捐献意愿和捐献成功之间,还有一些路要走。2011年就已成为安徽省首批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朱乃庚,跟记者聊起了从业以来的酸甜苦辣。除了传统观念的阻碍,还有医疗条件不足、法律方面不太协调等等原因。他自称“压力不小,见证感动,也怀有希望”。[详细]

    人民日报
    2017-04-05
  • 打工爸爸捐出猝死儿子全部器官:能救6人复明2人

    16岁的大男孩龙龙走了。昨天上午,龙龙安静地仰面躺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房,盖着蓝色的条纹床单,一动不动。22岁的姐姐摸了摸他的脸,45岁的父亲握了握他的手臂,43岁的母亲捏了捏他的双脚。随后,一家人手拉着手,绕着龙龙的床沿转了一圈,默哀了一分钟。在场的医护人员也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这是他们与龙龙的告别。[详细]

    中国搜索网
    2017-04-07
  • 16岁儿子突发心因性猝死 父亲含泪捐出所有有用器官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浙江杭州16岁的大男孩龙龙突发心因性猝死。昨天上午,龙龙安静地仰面躺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房里。[详细]

    央广网
    2017-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