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闽南人,却是一个闽南语文盲
2017-05-15 13:54来源:

  在闽南海边的小渔村里长大,到高中毕业后才走出家门,因此,从小到大,就只讲闽南话,偶尔进城,带着浓厚闽南口音的普通话,总会让自己自卑得一开口讲话就脸色羞涩,手足无措。总羡慕城里的亲戚,天天讲着一口流利的标准普通话。村里的长辈们,父母亲也总期待我们能好好学习,长大后进城,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又出息又有面子,而不是还回家讲着一辈子没变的“地瓜腔”,我们也信以为真。

  到了大学里,因为改不过来的闽南腔而被城里的同学背地里嘲笑,为此发奋图强,努力练习普通话,恰巧找了个不讲闽南话的老公,也找了家周围只讲普通话和英文的公司,经过几年的历练,终于脱胎换骨,脱掉一口浓厚闽南腔的口音。每当搭的士的时候,师傅说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时,心底总沾沾自喜。浑然间,我慢慢的把闽南语搁在一边,除了回家看望父母时,或者和家里的姐姐,亲戚们聊家常,还是用最熟悉的闽南语交流。

  有一次高中同学聚会,大家竟然都已经用普通话来交谈。忽然,心底有点戚戚然,这群本是一样说着闽南语长大,就连中学六年的课堂里,老师和同学的交流一样用闽南语,何时,普通话已经替代了闽南话,成为我们之间交流的语言。这一惊醒,让自己的心底有点悲伤,因为知道它的宝贵,也知道它已经被我们慢慢淡忘。于是,就开始特别想要去了解闽南语的发展过程,以及它的前世今生。其实每个闽南语,不止有它的发音,还有文字。而这一了解才发现,即便我说了那么多年的闽南语,我还是一个闽南语的文盲。因为我除了说,不会写。

  闽南语,语言系统里总把它认定是一种方言。其实这种认定有点偏驳,闽南语是正宗的上古汉语普通话。百度里的资料提供:在祖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闽南话所蕴含的意义在于我们的先祖在大迁徙中避开了中原民族融合所造成的语言改革,很完整地保留了唐朝及五代时代的古汉音,也就是那时的中原标准音。现在的闽南人的祖先大都是在五胡乱华时期为了躲避胡人的侵略从中原迁居而来的,由于在晋朝以前的普通话是以中原雅言为基础的,所以大量说着中原雅言的中原百姓到了闽南地区,也就把当时的普通话中原雅言(他们称为河洛话,)带到了闽南地区,由于历史和时代变迁的原因,原本的普通话(中原雅言)逐渐失去了原来在全中国占据主要语言的正统地位,经过六朝隋唐宋明的更迭,逐渐沦为了闽南的地方方言,这就是闽南语的由来。闽南语的子音(声母)直接继承上古汉语的声母系统。在这一方面,闽南语并没有受到中古时期汉语系语音演变的影响。现在普遍认为上古汉语有19个声母。按照传统的闽南语十五音分析,闽南语的声母有15个,就是说上古汉语的19个声母闽南语保留了15个。(资料来自网上)

  所以当我们还在自卑的认为闽南语是“地瓜腔”的时候,竟然不知道我们在用千年前的最标准的官方语言天天说话。这本该让我们自豪的,却被我们嫌弃着。

  闽南语词汇,有很多属于古汉语的成份,最古老的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甚至是上古时代。例如俗语“日时走抛抛,暗时点灯膋”中的“膋”就是那个时代的语言。(《诗经.小雅.信南山》有:“执其鸾刀,以启其毛,取其血膋。”膋,拼音:liáo,笔画:14,释义;肠上的脂肪;也泛指脂肪:“执其鸾刀,以启其毛,取其血~。)

  看到这,有种油然而起的自豪在心底。两千多年前的语言,经过了沧海桑田,经历了多少朝代的烽火战乱,南北民族的融合,语言也不断地更替变化中,而我们的日常用语里,竟然有保留这这么古老的语言,这是多么有价值的文化。而这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对于闽南语的文字,几乎不认识,于是决心开始学习闽南文字,不管能学多少,作为一个闽南人,不能成为一个闽南语言的文盲。于是,请教了海博里的一个闽南语专家,他告知,一本《康熙字典》就可以找到大部分的闽南语文字。于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刚上学的小学生,开始学习闽南语。学习中,看到一个个曾经熟悉的语言,都有一副陌生的容貌,这也是一种乐趣。历史长河,沧海桑田,没有好好的保护,有多少的宝贵的文化就这样被摧毁,被遗忘。从今儿起,好好的把闽南语学习。(文/人淡如菊)

  原文链接:《我是闽南人,可我却是个闽南语文盲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刘学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