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共青团浙江省委帮青年脱单:办相亲大会 推交友平台
2017-07-06 16:54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贺军科在一次发布会上提出了要“帮助青年人正确地解决好婚恋方面遇到的问题”,引发了广泛关注。有人认为“团团”在帮年轻人脱单,也有人觉得团组织也开始逼婚。当团组织开始关注“单身狗”,又会引发哪些故事?

  6月25日,浙江省杭州黄龙体育馆,在共青团浙江省委主办的“亲青恋”相亲大会现场,青年男女们正在进行“八分钟约会”。摄影|邹成林

  共青团开始帮人找对象了

  “团团喊你来约会,解救单身青年。”这是共青团浙江省委牵头的大型相亲会的宣传语。6月25日,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这场相亲大会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举办。活动定在九点半正式开始,九点不到,人们已经排起了长队。

  陈晨就在队伍里。她选了一件显眼的红色上衣,踩上高跟鞋,还特意化了妆,这离她上一次化妆已经有些时日了。

  这个月初,陈晨刚过完30岁生日。从29岁开始,相亲成了她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和很多被视为“大龄剩女”的女青年一样,她先是被父母催婚,催着催着,自己也就真着急了,现在她的状态是“急死了”。

  除了一周或两周一场的线下相亲活动,她还加入了诸如“进来就脱单”等微信和QQ交友群,她也是通过其中某一个微信群得知“团团”组织了这场相亲会的消息。

  陈晨以前看重男生的颜值,现在她想找一个“有为青年”。“见上一万个人,总会碰到合适的。”她说。在这场相亲会上,她将和一个个陌生男士轮流进行“八分钟约会”。

  这样的“八分钟约会”上午和下午各一场,每场有五百人参加。就在青年们交谈的同时,会场前面的舞台上,小提琴手正在演奏着婚礼进行曲。会场四周的资料墙上,以年龄段和性别作为划分,张贴着大量青年的照片和个人基本信息,没能成功劝说儿女来到现场的父母们,仔细打量一面面资料墙,掏出小本,记下了理想人选的联系方式。

  “能不能给我闺女(儿子)找个对象啊?”

  这场活动的全称名为“‘亲青恋’2017相亲大会”。它是由共青团浙江省委牵头,中国红娘网和当地多家广播媒体合作参与的一场针对本地单身青年的相亲活动。

  “提高亲青恋的品牌知名度,让年轻人更容易找到组织。”是共青团浙江省委对这场活动的期待。

  “亲青恋”是共青团浙江省委在2017年2月14日正式推出的青年婚恋交友平台,单身青年们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亲青恋”进行线上交友,也可以报名参加“亲青恋”打造的相关线下交友活动。

  “像今天这种大型活动,如果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可能做不到很精彩,专业婚恋网站更了解青年朋友的喜好。”共青团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俏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他们所举办的所有交友活动都是免费向青年开放,所以“只能投钱投人力举办活动,不能从活动中获取商业利益”,是婚恋网站和团省委合作办活动的前提。目前,国内影响比较大的世纪佳缘和珍爱网都主动提出了合作意愿。

  除了专业婚恋网站,找上门来的还有单身青年的父母们。

  “能不能给我闺女(儿子)找个对象啊?”最近一两个月,共青团浙江省委的工作人员总能接到这样的“求助电话”。

  刘俏蕾记得,有一次宣传部的同事在开会,有两个男生来他们办公室“求助”,隔壁部门的工作人员建议男生留下联系方式,并表示随后会帮他们转达诉求。不过两个男生不肯走,等了两个小时,“他们就要当面跟我们说说自己的情况,万一我们手头就有合适的呢。”刘俏蕾回忆。

  如今,共青团的“红娘”角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这很大程度上源于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贺军科近期的一次公开讲话。

  5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与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贺军科出席发布会。

  贺军科在回答香港记者关于“大龄未婚青年婚恋问题”的提问时,提出了要“帮助青年人正确地解决好婚恋方面遇到的问题”。

  随即引发网友积极响应。青年对此的态度也不太一致,有人欢呼:团团要来解救大龄单身青年了!有人发愁:团团也来逼婚了!

  很快,浙江团省委在媒体采访中公布即将成立“婚恋交友事业部”,帮助青年脱单。消息一出便被网友推上了微博热搜,共青团浙江省委的官方微博也因此涨了不少粉丝。事实上,成立“婚恋交友事业部”并非临时起意,共青团浙江省委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操心“帮青年脱单”这件事了。在6月25日的相亲大会上宣布正式成立“婚恋事业部”,也早在计划当中。

  国家民政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单身男女人数已近2亿。成立于2005年的珍爱网,截至2016年10月份,注册会员人数已经突破了1亿。2003年成立的世纪佳缘网,如今拥有1.7亿注册会员。

  共青团浙江省委最开始关注到青年婚恋是源于青年在“青年之声”上的留言。“青年之声”是团中央在2015年发起的青年互动社交平台。

  网站上越来越多的青年提问涉及婚恋,热门问题有“如何追妹子?”以及“大龄未婚女青年一枚,父母总是催我谈对象,就是没合适的,我该怎么面对父母给的压力?”

  基于对数据的分析,2016年5月份,共青团浙江省委开始围绕“青年之声”,搭建了四个符合浙江特色的平台:亲青筹、亲青恋、亲青帮和亲青创。其中,亲情恋就是主要帮助青年人脱单的计划。

  “因为我们是政治第一位嘛”

  “亲青恋”平台是2016年5月份开始筹备的,由宣传部牵头,下属单位青少所配合实行。

  平台筹备的同时,就已经开始举办线下活动了。2016年5月在浙江大学举办的万人相亲会算是“亲青恋”平台举办的第一场大型活动。“我们本来估计会来几千人,结果来了上万人。”共青团浙江省委副书记王慧琳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除了青年人,青年的父母们也是那场相亲会上的主角。

  当时,从团中央到各级团委,还没有公开做这种大型婚恋服务的先例,“属于新兴事物,当时我们就已经走红了。”共青团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俏蕾开玩笑说。

  五个月之后,第二场大型活动如期而至。

  除了这两场大型活动,“亲青恋”平台平均每个月会在杭州组织两场小型活动,通常是40到50人的规模。他们和当地旅游局合作,在全省打造了20个亲青恋婚恋交友基地,作为举办这类小型活动的场地。

  刚刚过去的6月份,仙居团县委就刚刚组织了一场青年脱单活动,40个男生,40个女生,从杭州出发,坐大巴车抵达仙居,在当地住了一晚,第二天返回杭州。“我们不会像大家想的那样,很正儿八经地把单身青年们组织起来,说我们来相个亲啊这样。”共青团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俏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90后男孩许超负责“亲青恋”的具体活动策划,他比较了解同龄人的心思,很少在活动中提及“相亲”这样的字眼。

  “就像学生会的干部给他们搞了个活动。”刘俏蕾说,他们希望年轻人参加“亲青恋”举办的活动,能找到大学时代的纯真体验。“因为我们是政治第一位嘛,所以活动就很清新,很有正能量。”刘俏蕾觉得,“不俗气”是共青团组织的相亲活动区别于商业婚恋网站的一大优势。

  这类小型活动,匹配度也更高一些。最多的一次,当场有三对牵手成功。而所有参与活动的青年男女,无需承担任何费用。从2016年5月份在浙大举办万人相亲大会开始,“亲青恋”举办的所有活动一律全部免费。“我们完全是贴钱在做这个事情,这是服务,就得是纯公益。”刘俏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了“亲青恋”后,团省委“挪用”了原本用来开新闻发布会的部分经费,一些常规的大型活动也被压缩成了中小型,挤出来的钱都投给“帮青年脱单”这项工作了。

  用大半年的时间完成了筹备搭建工作后,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亲青恋”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亲青恋”的负责人王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有5000多名注册会员,1000多名认证会员。

  青年们填写姓名和身份证号等基本信息后,就可以成为会员,不过会员只有浏览权限,只有通过认证才有资格报名参加线下活动。青年们可以通过所在单位的团组织申请认证。“比如说你是广电的,广电的团委了解团员青年的状况,那么团员青年可以向广电团委提出认证要求,广电团委也可以找到有需求的团员青年,给他们统一发放邀请函。”王军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而对于找不到团组织的社会青年,身份信息则需要通过省公安厅的核实,同时符合无犯罪记录和未婚这两项“硬标准”的青年也可以通过会员认证。

  通过这两个渠道认证为会员的青年被视为“靠谱青年”。而所在单位团委推荐的青年通常会被认为是“靠谱青年”中的“三好青年”。

  “我们不求注册人数一下子大幅上涨,但是必须进来一个,核实一个,不能留后遗症。”共青团浙江省委副书记王慧琳说,为靠谱青年打造诚信健康的交友平台,这是“亲青恋”要做的事情。“我们希望你还是认认真真谈恋爱,不能说抱着玩玩的心态,这是不行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嘛。”王慧琳说,“亲青恋”不做快枪手,一定要区别于某些社交软件,提倡健康交友。

  “马克思不都说过吗,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单元”

  单身青年成为“亲青恋”微信平台的认证会员后,点击页面下方,进入“爱情会客厅”,便可以享受平台提供的红娘一对一牵线服务。

  今年33岁的余静浪是杭州市公安局地铁分局的一名民警。他是从杭州市公安局政治部的活动宣传中得知了“亲青恋”微信公众号,然后注册、认证,随后,红娘出现了。

  余静浪记得清楚,6月20日中午,他正在午睡,被电话铃声叫醒。电话那头是一个和他妈妈年龄相仿的阿姨,自称“浙江团省委亲青恋办公室的王老师”,王老师初步了解了他的个人基本信息和择偶要求后,当天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匹配的女生。

  “哎呦喂,我这是优质单身狗吗?得到组织重点关爱了。”效率之高让余静浪很是惊喜。

  王老师还告诉他,原则上他要在团省委办公室和介绍的这个女生见面。“瞬间想起了主旋律电视剧里的画面,内心有了种幸福突然来敲门的恍惚和期待。”他开玩笑地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后来考虑他和那个女孩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来团委办公室见面确实比较麻烦,王老师经领导同意后,帮他们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

  整个沟通过程,余静浪觉得,“既有原则又懂得变通,有组织有纪律”。

  6月24日,“亲青恋2017相亲大会”举办的前一天,王老师再次来电,“回访”了他和那个女孩后续的交流进展,得知他们约定在25号的活动现场见面,王老师表示非常开心。

  6月27日,活动结束两天后,熟悉的座机号码又来电了,“这回是帮我们传递彼此印象的情报信息,以及嘱咐我们以后见面要注意的事项。”余静浪说。这种关心的程度让他一度“怀疑”对方女生是王老师的亲属。

  “王老师”是“亲青恋”从社会上招募的红娘志愿者。王老师还有另外两名“同事”。工作日,她们需要来办公室坐班,给“亲青恋”平台上点击了“爱情会客厅”的青年挨个打电话,有时候电话会被对方直接拒接,有时候电话那头会特别积极。通常是下班时间和双休日,由红娘牵线的男女青年会来到“亲青恋”办公室进行“初次约会”。从6月中旬开始,红娘们已经接待了十几位青年男女。

  最近,红娘志愿者成了杭州当地企事业单位退休阿姨们的“热门竞选岗位”。已经有20多个退休干部登记报名了。贡献爱心的同时,有些阿姨也坦然承认,自己家也有单身儿女,希望借工作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

  “共青团搞婚恋交友,不仅是给单身青年找对象这么简单,很多时候是在引导和教育,在服务当中给他传递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和婚恋观。马克思不都说过嘛,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单元,婚恋这个事情,如果弄好了,每个家庭都很和谐的话,对整个社会也是有帮助的。”共青团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俏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除了牵线,“亲青恋”还为已经开始约会的青年男女开设了“婚恋课堂”。诸如“第一次约会送什么礼物?”以及“小女友闹脾气了怎么哄?”这些问题,平台聘请了心理和情感专家帮青年支招。

  “相爱容易相守难”也被平台考虑到了,王慧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亲青恋”后续还会就“如何解决婆媳关系?”以及“怎么带孩子?”等问题对已经步入婚姻的青年提供“后续服务”,希望青年们“既然携起手来,就走完一生一世”。

  而对于“逼婚”一说,团中央曾通过微博表态:是否相爱、什么时候相爱、跟谁相爱,都是青年自己的私人感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你需要帮助、想要寻求帮助的时候尽全力为你们做些事情。越来越多的团组织开始介入青年人的婚恋生活。福州、南京、河南等各地团组织都开始举办相亲活动。

  “为单身青年男女找对象,团团是认真负责的。”在“亲青恋”2017相亲大会现场,王慧琳在几分钟的发言中两次向在座的青年和父母们表态。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玛丽莎,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男子花钱相亲遇"白富美" 怀疑是婚托状告婚恋公司

    今年37岁的黄先生打算通过征婚交友网站来寻找真爱,并与某知名婚恋网站签订合同。随后,婚恋网站给他介绍了一个“白富美”,自认为“矮穷黑”的黄先生,认为婚恋网的匹配标准很不靠谱,甚至怀疑自己遇到了婚托,于是要求解除合同并全额退款。经与签订合同的佛山天×公司、北京×树公司协商未果后,黄先生遂向禅城法院提起诉讼。记者昨日从禅城区法院了解到,法院判决被告公司返还剩余费用。[详细]

    广州日报
    2017-05-26
  • 日本国民不愿恋爱结婚 政府投23亿日元支援操碎心

    由于日本未婚率不断增高,多地政府为促进单身男女步入婚姻殿堂出谋划策。爱媛县一家有政府背景的婚姻促进中心已经利用大数据“做媒”,通过个人资料等信息的匹配,帮助单身男女寻找合适的相亲对象。 按共同社的说法,为了促进单身男女结婚,日本政府出台多种措施,包括向地方政府提供补贴,用以开展相亲活动等。2017年,全国47个都道府县将实施结婚支援业务,相关预算共计23.5亿日元(约合1.5亿元人民币)。[详细]

    新快报
    2017-05-30
  • 调查显示:82%的一线城市受访者有过相亲经历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0%的一线城市受访者有过相亲经历,其中20.5%的受访者经常相亲。异性交友机会少(64.9%)和父母着急逼迫(61.8%)被指为相亲主要缘由,71.7%的受访者认为解决适龄单身青年异性交友问题重要。67.4%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多出去走走,拓宽人际圈。[详细]

    中国青年报
    2017-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