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女大学生替父还债深陷校园贷 下6个APP借款11880元
2017-07-23 06:10来源:新京报

  杨枫霜回家需要经过一段悬空的供水管道。

  杨枫霜一家住在桥洞中已经13年。受访者供图

  -对话人物

  杨枫霜,湖北十堰人,湖北医药学院护理学院大三学生,“替父还债深陷校园贷”当事女大学生。

  -对话动机

  近日,“湖北女大学生替父还债深陷校园贷,一家七口栖身桥洞13年”的新闻备受关注。据媒体报道,湖北十堰一名女大学生家境贫困,全家从2004年开始就住在当地二堰桥下的一个桥洞里。因母亲生病等原因,家中欠了不少外债,债主不停催债。

  为替父亲还债,该女生私下向多个贷款平台申请了共计11880元贷款。面对高额的利息和滞纳金,无力偿还,她也陷入了被催债的局面,并遭贷款公司威胁。昨天,当事人杨枫霜接受新京报采访,讲述了“陷入校园贷”的遭遇。

  谈借款

  下载6个网贷App,借了11880元

  新京报:你为什么要去向贷款平台借贷的?

  杨枫霜:我爸是做装修活的,去年有一个工程,因为工程质量问题,没拿到工程款。从今年五月份开始,不停有工人来家里催债,每次周末回家,总能听到有人打电话向我父亲催债。

  5月20日上午我回到家里,有两个工人来要债,我爸当时不在,他们让我带话,“再不还钱就要找人收拾他。”工人说,他们家也快没米下锅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样子真的很凶,我觉得他们不是说着玩的。

  我心里害怕,晚上我爸回家,我问他怎么办。我爸让我“只管好好学习,家里的事别管”。但是我想到我爸身体不好,他有白内障,早年得过胃穿孔和肺结核,现在还因为欠钱被人威胁。我想帮我爸分担压力,给家里做点事情,我一晚上都睡不着,后来就去办理了校园贷。

  新京报:办理校园贷之前,有没有尝试其他办法?

  杨枫霜:我想办一张信用卡救急,但银行工作人员说我还是学生,名下没有任何财产,不能办理。我又试着向亲戚同学借钱,跟他们说“想借点生活费”,但他们也都没什么钱,只有一个堂哥借了300块钱,根本不管用。父亲具体欠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大概七八万吧。

  我去跟亲戚同学借钱,心里也会觉得很不光彩,尤其是害怕同学们会看不起我,最后问了三五个人,没有借到什么钱。

  新京报:你办理校园贷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杨枫霜:看着那些来家里催债的人,心想总得拿出一些钱来,还一部分,这样可以缓解一下。5月21日我回到学校里,在一面墙上看到有贷款的小广告,上面就一个电话、一个联系人,还有“校园贷款”几个字。

  我就去打电话联系,那边的人问我为什么要借钱、想借多少,我把家庭情况和个人情况跟他说了。他说没有问题,可以贷款,让我提供我的身份证号、手机号、银行卡号,然后说见面聊。我们在校门口见面,见了之后才知道他是贷款平台的中介。

  中介跟我介绍了几个网贷App。我下载了6个贷款平台App,之后借款、还款就都是通过这些App。我一共借了11880元,最大的一笔是3000元,最小的一笔是1000元。实际上扣除了中介费和其他费用之后,到手的贷款只有9800多元。

  借了这些钱,我也没有想过怎么还,只觉得我爸欠别人的钱比较急,得赶紧解决,我借的这笔钱反正以后慢慢还。

  新京报:利息和还款方式是怎么约定的?

  杨枫霜:利息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中介就和我说每个月自动从银行卡里扣还款;在贷款平台上,也是直接显示每期什么时候还钱、具体还多少,比如在“快贷”App上,我借了3000元,直接显示每月20日、分三期还款,每期还1100多元。

  我当时就是想先拿一笔钱来解决燃眉之急,没有看到正式的借贷协议,也不明确利息和滞纳金的具体算法。

  新京报:你去借款之前,和家里人商量过吗?

  杨枫霜:没有和家里人商量,不敢让他们知道。我把钱借到之后,就跟我妈说我通过贷款平台借了钱,让她交给我爸,谎称是她自己的工资;我妈对校园贷也不懂,我们两个都不知道校园贷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谈还款

  曾准备休学打工还钱

  新京报:借了钱之后,什么时候开始要还?

  杨枫霜:一个月之后就要还第一笔借款,也就是6月20日,这个月要还3000多元。借钱的时候我知道有滞纳金,所以我就到处去借钱,但只从我小叔那借了1000元,也是以生活费的名义。到了6月20日,根本拿不出钱来。

  新京报:还不上钱,那你准备怎么办?

  杨枫霜:我就想要休学去打工。我跟辅导员说了休学,她来问我怎么一回事,我就骗她说“父亲病了,没钱治病,想去打工”。辅导员让我申请特困生临时补助,到6月30日,学校发了3000元临时补助,我把其中2000元拿去还贷,剩下1000元给我妈了。

  新京报:拿特困生补助还了,但是之后怎么办?

  杨枫霜:到了七月份,因为之前有部分上月约定要还的贷款没还清,催款的电话接二连三,加上利息和滞纳金,要还的钱越来越多了。到了7月中旬,贷款公司的电话从早打到晚,根本不让人休息,不停地催人还钱。贷款公司还跟我说,如果不还钱,就要给我手机通讯录里所有的人打电话,告诉所有人我欠债不还。

  我心里有了很强烈的思想斗争,既有还不上钱的痛苦,又有害怕别人知道我借了这么多钱的担忧。在这种心情当中挣扎了两天,我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辅导员,希望能从学校方面得到帮助。这两天当中,催债电话也一直没停过。

  新京报:辅导员怎么说,这个事情得到解决了吗?

  杨枫霜:辅导员联系了本地一个媒体,报道了我的家庭情况和个人遭遇,学校也同时在帮忙捐款,几个老师一共捐了1600多元。7月20日,本地一个爱心人士看到报道后专门来了我家,借给了一万块钱,说“不用利息,以后有了再还”,让我拿去还贷。现在校园贷的那些钱,基本都还清了,还剩1000多块钱没还。

  新京报:这个事情对你有什么触动吗?

  杨枫霜:我以前也看到过很多关于校园贷的负面新闻,我知道校园贷不好,我们学校里面还张贴着宣传标语,让大学生警惕校园贷。但我一直不知道它的危害到底有多大。经过这个事情之后,我知道它具体是怎么产生危害了,我非常后悔,本来想帮助家里解决困难,却给家里和自己带来更大的负担。

  新京报:那你现在认为,它是怎么具体产生危害的?

  杨枫霜:像我借的这6笔贷款,首先中介费和其他手续费就很高,申请11880元到手只有9800元;其次它们的利息和滞纳金都很高,像我这样的大学生,很容易就还不起,在这些贷款平台上,根本看不到还款利率,只是给出每期还款的金额,滞纳金之类的,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标准是多少。总之,以后再也不敢了。

  谈未来

  “想赶紧毕业出来工作帮家里”

  新京报:方便说说你家庭的一些情况吗?

  杨枫霜:我家里有八口人,奶奶年迈多病,现在一人在老家居住。母亲在当地医院做护工,父亲做装修,家庭收入不高。更主要的是,我们家有五个小孩,我排行老二,姐姐已经嫁人,下面三个弟弟都在上学。我爸妈说,不想让孩子们像他们一样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所以一定要供我们读书。

  因为没有钱租房子,我们全家人从2004年开始居住在二堰桥的一个桥洞下面,没有办法。当地政府也一直想让我们搬,但我们没有更好的去处;每逢雨季涨水的时候,政府害怕出事情,都会让我们搬出来。

  新京报:是怎么找到这个桥洞的?

  杨枫霜:2004年,我爸做工程时被老板拖欠了工程款,没钱付房租了,听别人说桥下有个桥洞,之前住的人已经搬家走了,我们全家人就搬进去了,这里不用出一分钱房租,只需要交电费。

  这一住就是十几年,这十几年来,我家生活条件一直没什么改善,家里人口多、开支大,父母挣钱少。这个桥洞是经过改造的,四面都有墙,大约20平方米,我们都挤在里面。其实住久了还习惯,就是每天回家得钻过桥上的一个缺口,再踩着悬空的供水管道才能下去,挺不方便。

  新京报:你在学校怎么生活?平时自己一个人会感受到经济压力吗?

  杨枫霜:我今年大三,读大学从来没有和家里人要过钱。自己每年都可以拿到一些助学金和国家励志奖学金,再加上自己平时去做兼职挣一些钱。周末时候,比如发传单,一个小时8块钱,比如端盘子,这样一天可以挣四五十元,每个月可以挣400元左右。

  新京报:你现在大三了,以后准备怎么办?

  杨枫霜:我现在就想赶紧毕业出来找工作,帮一下家里。

  新京报记者王剑强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赖旭华,黄伟斌

相关新闻
  • 农村学生深陷校园贷一年欠22万 父亲哀求私贷公司

    小王是陕西乾县人,目前在西安白鹿原上的一所职业学院读大专二年级,在同学眼中小王不仅是校学生会的骨干,而且为人乐观积极,就在记者对他的采访当中,他还不时起身去处理学生会的事务。但谁又能知道,其实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对小王来说都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深深的绝望早已将他包围。记者:“你遇到这个事情最绝望的时候有什么想法?”[详细]

    西部网
    2017-04-22
  • 揭校园贷“高息放贷”内幕:以各种甜头吸引学生

    最近一段时间,校园贷引发的恶性事件不少,其中,数福建一名大学生因欠下高额校园贷自杀一事最典型。校园贷引发诸多问题,其中固然有个别大学生超前奢侈消费的原因,但校园贷平台的问题不容忽视,甚至有人列出了校园贷的“原罪”。校园贷最关键的问题在哪儿?《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详细]

    法制日报
    2017-04-25
  • 大学生利用“校园贷”诈骗 经手资金400余万元

    成都市警方15日通报:侦破一起利用“校园贷”平台对在校大学生进行诈骗的案件,各地20多所高校、210余名大学生受害,经手资金400余万元。[详细]

    新华网
    2017-05-15
  • 成都警方破获特大“校园贷”诈骗案 涉案400余万元

    15日记者从成都市公安局获悉,该局郫都分局于近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校园贷”诈骗案,犯罪嫌疑人邵某某涉嫌诈骗罪已被郫都区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涉案金额高达400余万元。[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7-05-15
  • 广东警方打击涉校园贷违法犯罪 抓获180余名嫌疑人

    记者15日从广东省公安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在公安部协调指挥及河北、吉林、上海、福建、陕西等地警方配合下,广东省公安厅近日组织广州、深圳、佛山、韶关、东莞等市公安机关打击涉“校园贷”及其关联违法犯罪活动,共摧毁犯罪窝点20余个、抓获嫌疑人180余名、破获案件190余宗,受害学生达350余人。[详细]

    新华社
    2017-06-15
  • 校园贷市场竞争格局生变 银行能否“挑大梁”?

    近期,银监会等三部门发文,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曾经在校园贷市场叱咤风云的网贷机构终被“禁足”。而另一边,在监管的鼓励下,商业银行等正规军正积极“入场”,一退一进之中,校园金融市场的新格局正在形成。[详细]

    央广网
    2017-06-20
  • 咸阳一大学生为买手机“校园贷” 无力偿还被报复

    昨天,《都市快报》报道了一位西安翻译学院的女生为攀比购买手机,向校园贷借款6500元。为了还款连续向别的公司借新款,结果9个月时间,竟然欠下了十多万元。随后,女生被被贷款公司发裸照威胁,这名女生甚至尝试自杀,还好被家人及时制止。而这样的遭遇,同样发生在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小曹的身上,小曹借的也是校园贷的一种,名叫“速速借”。[详细]

    西部网
    2017-07-09
  • 校园贷改头换面重新登场 治理考验监管者智慧

    在国家有关部门的严令下,大多数网贷平台已经暂停了面向大学生的贷款服务,但也有一些平台顶风作案,从以前直接贷现金给大学生,改头换面做起了电商购物、分期还款的生意,有的还和其他网站合作,鼓励大学生“先消费、后还款”。对此,有关专家表示,这些面向大学生的分期购物平台,实际上依然是校园贷[详细]

    法制日报
    2017-07-18
  • 校园贷调查:中介伪造资料 引诱借周息30%网络小贷

    7月9日,21岁的大学生李云龙(化名)在申请拉卡拉易分期贷款被拒后,找到一名自称可以为他“包装”资料“包下款”的借贷中介。同样的信息,经过这位中介的操办,半小时后便获得了拉卡拉易分期5万元的贷款额度。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中介通过为学生伪造职业资料、寻找审核漏洞从互联网金融平台骗贷、甚至“引诱”学生借周息高达30%网络小贷。[详细]

    新京报
    2017-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