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大妈回家过年将4万血汗钱落公交上 热心售票员帮寻回
2018-02-13 14:26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春见闻)大妈回家过年将4万血汗钱落公交上热心售票员帮寻回

  中新网金华2月13日电(记者奚金燕实习生李林蔚通讯员邵勤旦)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曹宅镇55岁村民黄金莲,刚从老板那里领了一年打工工资,总共近4万元现金,结果没焐热,就落在了公交车上。幸亏遇上暖心的售票员,一年的血汗钱才得以顺利找回。

  “年底了,上午去曹宅镇上老板那里结算了过去一年300天的工资,总共38500元。”黄金莲说。这些工资都是她在工地上做粗活赚回来的钱。过年为了图个喜庆,她给自己买了两件新衣,考虑到儿子上班忙没时间买过年新衣,她也给儿子买了一件。买完衣服后,黄金莲就把剩下的37500元钱藏在袖套中,并放在随身携带的黑色手提袋里。

  黄金莲成功找回了自己的血汗钱邵勤旦摄

  随后黄金莲坐上522路城乡公交车。因为年货比较多,黄金莲将黑色手提袋顺手放在了自己的座位底下。一路上黄金莲都沉浸在喜悦心情中,当公交车来到她家附近的小黄村公交站台后,她将年货和新衣服提下了车,唯独忘记了带走那只装有一年血汗钱的黑色手提袋。

  下公交车后没多久,黄金莲才意识到坏事了,自己的血汗钱落在了公交车上,她整个人霎时呆住了,然后焦急万分,这可怎么办?会不会被人拿走?能不能把钱找回来?

  此时,离开小黄村公交站的522路公交车像往常一样往金华方向行驶。在小黄村公交站时,原先坐在黄金莲身边的乘客挪到了黄金莲所乘坐的位置。因为上下车的乘客比较多,售票员夏冰梅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座位下面有一只黑色手提袋。

  “当公交车行驶到上目宋村停靠站时,坐在黄金莲位置上的乘客也下车了。”夏冰梅说。车子离开上目宋村停靠站后,夏冰梅看到了放在座位底下的黑色手提袋。而坐在后排的一名乘客正在用脚轻轻地拨该手提袋。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夏冰梅马上判定这手提袋一定是前面乘客落下的。

  “这袋子不是你的。”夏冰梅及时上前将黑色手提袋拿到售票台,并查看里面物品,发现袋子里面只是几只袖套等一些杂物。但当夏冰梅捏了捏袖套时,惊觉里面居然有四叠崭新的现金。她立即就将情况上报了金华公交集团金东分公司一车队负责人,并在公交车到终点站后,将钱交到了车队办公室。

  与此同时,意识到钱可能落在公交车上的黄金莲赶紧叫外甥开车追着522路公交车到了金华东站公交站。一走进金华公交集团金东分公司一车队办公室时,心急如焚的黄金莲忍不住哭了起来。经车队工作人员核实情况后,确认522路公交车上落下的黑色提包正是黄金莲的,37500元现金物归原主。

  “乘客在公交车上落下东西事情时常发生,尤其春节的时候,希望广大乘客,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一定要随身携带好包裹,尤其装有贵重物品的手提包等,下车之前一定要再三查看是否带齐,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夏冰梅说。(完)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大爷将14万血汗钱汇错人 民警帮忙联系把钱追回

    2017年元旦上午,家住临海市涌泉镇的冯大爷,拿着一面锦旗走进了临海市公安局涌泉派出所,一定要派出所副所长金相收下。原来,冯大爷通过手机网上银行转账时不小心输错账号,汇错了一笔14万元的巨款。多亏涌泉派出所的民警,钱最终完璧归赵。[详细]

    钱江晚报
    2017-01-03
  • 人抓了,公司倒了,血汗钱没了:透视非法集资追款难

    “非法集资的老板已经被抓起来了,我的钱还能要回来吗?”如今各地不断破获非法集资案,作为涉案受害群众,最关注的则是非法集资案件查处后的资产追回问题。[详细]

    半月谈
    2017-04-19
  • 人抓了,公司倒了,血汗钱没了:透视非法集资追款难

    “非法集资的老板已经被抓起来了,我的钱还能要回来吗?”如今各地不断破获非法集资案,作为涉案受害群众,最关注的则是非法集资案件查处后的资产追回问题。[详细]

    半月谈
    2017-04-19
  • 包工头拖欠工资被刑拘 31人领回81万元血汗钱

    上一次来南宁,谢达明和老乡站在邕武路某房地产工地,看着业主们领钥匙搬进新房,却不知道自己的血汗钱什么时候才能追回。今年11月28日,他们再一次赶来南宁。这回,他们如愿以偿了。当天,包括谢达明在内共有31名务工人员,领回被拖欠的工钱共计81万元。而邕武路某房地产工地工程承包方原负责人莫某,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已经被刑事拘留。[详细]

    南宁晚报
    2017-11-30
  • “捡钱分赃”又现街头 多名老人血汗钱遭掉包变废纸

    “捡钱分赃”又现街头,湛江多名老人血汗钱遭掉包变废纸。昨日,湛江警方通报称,4名设局掉包进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详细]

    广州日报
    2017-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