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95后务工人员意外身亡 家属最终接受10万元慰问金  
2018-08-10 07:19来源:厦门网

  厦门网讯 (海西晨报 通讯员 马巷司法所蔡浅林))6月27日上午,“95后”务工人员小军从公司厂房楼顶坠落,经抢救无效身亡。接到噩耗后,小军家人急忙从外地赶到厦门。尽管当地派出所作出了排除他杀的结论,家属还是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小军从厂房楼顶坠楼与公司有着必然联系。在公司提出给予1万元人道主义慰问金时,家属提出了异议。

  事发第五天,派出所民警将家属引导到了马巷司法所,由司法所组织双方调解。调解员首先让家属一方确定了发言代表,避免人多嘴杂的情况。据了解,小军为家中独生子,母亲双手残疾,父亲患有多种疾病,家中无固定收入,经济困难。家属代表认为,小军是工伤,希望公司在人道主义慰问上尽可能多地给予支持。

  调解员将家属意见反馈给了公司,但公司代表提出,小军刚到公司上班不到一周就跳楼自杀,跳楼事件不是工作事件,无法认定工伤。“公司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支付大额补偿金。”公司代表补充,事发后,公司处理妥帖到位,安排了家属住宿,预支了医药费、殡仪馆押金等,已经支付了近万元。尽管如此,公司还是拿出了最大诚意,愿意将人道主义慰问金提高至2万多元。但在听说了该数额后,小军父母情绪激动,拒绝调解,扬长而去。

  当天下午,小军父母再次被民警带到了司法所。原来,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影响了公司正常运营。调解员劝他们用合法方式处理问题,并再次询问他们的想法。“50万。”小军父亲说出口的数字让人吃惊。随着事件的发展,调解的难度越来越大。

  为尽快解决该纠纷,派出所派出拥有多年调解经验的老民警加入调解。老民警首先从心理防线上进行突破。他对小军的去世表示哀悼,对小军父母的生活处境表示同情。他痛斥小军的自杀行为,从两位家长的角度出发的一席话很快获得了信任。随后,他从警方刑侦的角度,逐一反驳公司逼死小军的观念,让小军父母无言以对。老民警还分享了多年办案、调解经验,以案说法,让小军父母放弃50万元的索赔金额。在一番煞费苦心的劝说下,小军父母将慰问金降到30万元。而一边,公司也将金额提高到了10万元。

  “公司考虑到你们家的特殊性,破例将慰问金提高到了10万元的‘封顶价’。算上之前垫付的,大概也有12万元了。”老民警和调解员向小军父母提出,若不接受,只能去走诉讼途径,但数额就是个未知数了。他们也特别向家属指出,若继续到公司闹、威胁恐吓保安,他们得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思考了一日后,小军父母接受了10万元的慰问金,与公司签订了调解协议。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调解“不厌其烦”还应“见机行事”

 在类似案件的处理过程中,调解员遇到的最大难题在于对死者家属的说服。家属往往因为身体状况、家庭经济、知识能力等原因,在人道主义慰问金方面固执己见。受“小闹拿小钱、大闹拿大钱”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个别当事人为了达到目的还采取了偏激手段,这对调解员的忍耐力是一种考验。

  因此,调解员应时刻保持平和心态,不厌其烦地从各种可能促进他们理解的角度进行规劝,纠正其错误的观念,调解过程中还应见机行事。本案民警、调解员在当事人与公司之间来回应对,综合运用了感情牌、同理心召唤等调解方法。在对最终慰问金数额有了把握时,及时转换态度,直截了当说明调解的优势,了断当事人不切实际的幻想,避免他们继续无休止的纠缠,造成多方面的人、财、物资源的浪费。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易红秀,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