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乘客要求网约车进小区 司机一怒之下要送回出发地
2018-08-19 10:18来源:扬子晚报

  乘客要求网约车“送我进小区”司机不同意,一怒之下要送回出发地

  打了辆网约车回家,为了进不进小区的问题,乘客和司机杠上了,结果司机一怒之下要把乘客送回出发地。途中,两人又因此发生争执,居然在高速上大打出手,直至交警接报赶到才得以平息。冲突中,因损坏了乘客的贵重物品,司机还赔偿了一万元钱,实在得不偿失。

  通讯员黄周全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郭一鹏

  高速上,司机乘客大打出手

  “事情发生在上周末,当时我们接到一名男子报警,说他被网约车司机丢在了绕城公路华电立交附近。”南京高速交警二大队朱警官昨日向记者介绍说,他们接报后迅速赶往现场,发现一名男子站在路边,身旁还有一个包。出于安全考虑,朱警官将男子先行带到了大队检查站,同时通过相关平台联系到网约车司机,要求他来大队协调处理。双方到齐后,一问事发缘由,让朱警官和同事哭笑不得。

  “就为了车子进不进小区的问题,两人发生了口角,继而演变为拳脚相加。”朱警官介绍说,当天下午4点左右,这名乘客通过某网约车软件打车,从鼓楼邮电大学返回丁家庄某小区。车辆行驶到达目的地后,乘客要求司机将自己送进小区内。听到这话,网约车司机当场拒绝,并称已经根据线路到达终点。遭到回绝后,乘客很生气,拒绝下车,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让谁。

  一气之下,司机竟准备将乘客送回出发地,当车辆驶上绕城公路后,两人又发生了争执,随后在高速公路上打了起来。其间,司机将乘客随身携带的一个包也扔在了地上。此后趁着空隙,网约车司机驾车驶离了现场,乘客发现对方走了,当即拨打电话报了警,于是发生了报警这一幕。

  就为几百米,最后赔了一万块

  事发后,南京高速交警二大队也把网约车平台相关负责人约来,一起协商处理此事。经查看,网约车司机和乘客均有皮外伤,而乘客有较大财产损失。“我们询问后得知,乘客随身有一个包,里面装了易碎的贵重物品,在双方大打出手时,包被司机扔了,造成了损失。”朱警官说,经过他们长时间的劝导沟通,司机和乘客达成协议,除了道歉外,并按损坏物品的价值赔偿一万元钱。“我们也问了双方,其实这事本可以协商解决,小区是可以开进去的,而乘客随身物品也不多,结果为了几百米弄了这么大干戈。”朱警官说。

  网约车到底该不该进小区?

  那么,网约车司机拒绝驶入小区是否合乎规定呢?昨天下午,记者也询问了几名网约车司机,他们表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把乘客送到约定的地点,也就是小区或是单位的门口。“不是说不能送到小区里,要看具体的情况。”网约车司机孙师傅说,像恶劣天气、乘客带着婴儿或是大件行李,他们一般会送到小区里。

  不过,孙师傅表示,这也要看小区物业是否同意,据他所知,有些小区是不允许网约车进入的。“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乘客和物业沟通。”孙师傅坦言,如果是在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情况下,乘客一定要送到小区内,他们会很“头疼”,毕竟在网约车司机看来,抢时间多跑一单肯定是好的,小区内往往通行不便,会耽误时间。

  交警提醒

  网约车“送到哪”有争议“在哪接”也有讲究

  其实,不仅仅是送乘客到终点的时候会引发一些纠纷,在起点等乘客的时候,也会“出事”。交管人士介绍说,他们此前在南京南站附近查处网约车司机违停,有一名司机直喊“冤”,称乘客发的上车地点就是这里,可人还没到,所以他停在路边等了一会。这名司机还称,这里又没有禁停标志,不应该处罚他。

  交管人士表示,对于没有设立禁停标志、标线的路段,也未必都能临时停车。根据道交法实施条例63条规定,交叉路口、铁路道口、急弯路、宽度不足4米的窄路、桥梁、陡坡、隧道以及距离上述地点50米以内的路段,不得停车;公共汽车站、急救站、加油站、消防栓或者消防队(站)门前以及距离上述地点30米以内的路段,不得停车,否则无论是被交警现场处罚,还是被电子警察抓拍都将面临100元记3分的处罚。

  交警也就此提醒,网约车等候乘客时首先是不能乱停车,再就是请在不妨碍交通的地点,同时乘客应当及时赶到乘车地点,要做到“人等车”,避免因为“车等人”造成违停被处罚,或是引发交通拥堵。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网约车实际收费高于预估费用一倍多 消费者诉平台索赔

    原告通过某网约车平台呼叫快车,平台显示预计费用12元。行程结束后,原告手机扣费显示30.96元,用完折扣券后,实际收费27.86元,比预估费用高出一半多。原告当场询问司机,但司机表示他开的是专车,费用比快车高是正常的。[详细]

    央广网
    2018-07-23
  • 网约车司机寻女24年后“再团圆” 女儿落户父亲原籍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的大女儿“凤娃子”(现名康英)在成都九眼桥走失。从此,王明清就和妻子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女儿之路。2014年年底,王明清在成都当地开上了网约车。每次载客,他都会重复一遍自己丢失女儿的过程,期望能够获得一点儿关于“凤娃子”的线索。今年4月,借助模拟画像,王明清终于找到了女儿。此后,户口簿上加回女儿的名字成了他的心愿,“户口上在一起了,才是真正的团圆。”[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8-07-25
  • “打车难”卷土重来 网约车治理背锅冤不冤?

    对老百姓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不便,网约车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大。尤其是早晚高峰,经常会出现一些打车难的情况,网约车平台显示“附近无可用车辆”。有观点认为,除了频繁降雨的因素外,还和地方开展的针对无资质运营网约车的治理行动有关。[详细]

    人民网
    2018-07-27
  • 男子癌症晚期坚持开网约车 只为给妈妈多攒点钱

    回头跟后座乘客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他的脸色略有些苍白,把一位乘客送达后,塞了把药片在嘴里,用保温杯里的开水服下。然后根据手机语音提示驶向下一个目的地。[详细]

    重庆晨报
    2018-07-28
  • 坐网约车注意了! 有司机承认使用“外挂”软件车费翻倍

    叫车前滴滴显示费用为8元,到达目的地后,费用却变成了16.09元。近日,一位滴滴司机爆料使用“外挂”软件,可以让车费翻倍,车辆行驶时间越长、路程越远,滴滴计费就越高,“外挂”作假的空间就越大。[详细]

    北京晚报
    2018-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