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最后一座溜索改桥完工 四川告别溜索时代
2018-09-02 06:57来源:华西都市报

  最后一座溜索改桥完工四川告别溜索时代

  现在,金沙江大桥连接两岸。(四川省交通厅供图)

  过去,村民乘坐溜索过江。资料图

  特别是在一些贫困地区,改一条溜索、修一段公路就能给群众打开一扇脱贫致富的大门。 ——习近平

  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农村公路发展的报告上批示:特别是在一些贫困地区,改一条溜索、修一段公路就能给群众打开一扇脱贫致富的大门。

  9月1日,凉山州金阳县对坪镇一村“溜索改桥”路面浇筑完成,这也是川内最后一个“溜索改桥”项目。经过5年不懈努力,77座“溜索改桥”全部建成,四川由此结束“溜索时代”。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对坪镇“溜索改桥”项目现场,见证川内“最后一座桥”浇筑完工的辉煌时刻。

  别了,溜索

  溜索,作为金沙江两岸川滇村民与外界沟通的主要交通工具,曾扮演着重要角色。随着其安全隐患日渐突出,修建一座大桥迫在眉睫。

  位于凉山州金阳县对坪镇一村的“溜索改桥”,是77个项目中的“最后一座桥”。在这之前,一条不具名的溜索,已默默在此服务了几十年。早期,由于不通公路,两岸村民出行,需要沿着悬崖走到山下,坐船渡过金沙江,再从江底爬到对岸公路。后期,有了溜索,人们开始在“晃晃悠悠”中飞跃金沙江。

  溜索的运行,经过人力推动、柴油机带动和电动机的迭代。虽然方便,但是遇到大风和停电,就不能用。

  两岸的村民都有一个共同心愿:要是能有一座桥,该有多好!

  你好,大桥

  一切的改变,源于一座桥。9月1日,对坪镇一村“溜索改桥”项目建成完工,一座暂名为“金沙江大桥”的拱桥路面浇筑完成,具备通车条件。

  整座大桥全长391米,桥面宽10.5米,采用主跨280米上承式劲性骨架悬链线箱板拱桥,其北岸接金阳县对坪一村,南岸接云南省巧家县东坪镇二台坪子,为四川省内该桥型第三大跨径大桥。

  2016年1月,该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历时900多天,2017年4月,实现钢管劲性骨架主拱顺利合拢。

  2018年5月15日启动梁板吊装。6月25日全部箱梁顺利完成吊装,开始桥面系施工。9月1日,项目工程完工,具备通车条件。至此,“溜索时代”一去不复返。

  回望,艰辛

  告别溜索,迎来大桥,背后承载的不仅是几代村民的愿望,更是千万桥梁建设者的梦想。

  据悉,金沙江大桥在建设过程中面临诸多难题。项目总工程师刘洋告诉记者,整个项目建设其实并不顺利。

  “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将材料调运过江。”刘洋说,开工的时候,由于项目云南岸进场道路较差,材料运输绕行较远,所需机械、材料只有从四川岸调运过江。

  项目赶上雨季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塌方、飞石、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刘洋和他的队员们,就曾经在一次作业前遇到过11级大风,当时只好让工人停止作业。那场景虽然难忘,但久而久之,遇到的困难多了,就变成了他们的“日常”。

  记者探访

  对坪镇“溜索改桥”现场

  感受“稳稳的幸福”

  在山高谷深的大山里,溜索是当地居民的一种渡河工具。

  9月1日,凉山州金阳县对坪镇一村村民很早就来到完成浇筑的大桥,“想感受一下走桥和滑溜索有何不同”。

  早上十点过,热辣阳光已经晒得人睁不开眼睛。等待了15分钟,大桥两边的警戒线被工作人员拉下,随着一串串鞭炮声响起,记者和人群一起“幸福地走上大桥”。

  现场,已经有少许车辆开始通行,夹在人群当中,驾驶员脸上洋溢着笑容。正拿着手机拍照的村民李云朝告诉记者,他家就住在大桥几里外的花坪社。“以前,坐船是飘的,溜索是摇的,还是桥稳当!”

  早上七点过,李云朝早早就赶来,等着见证大桥通行。他说,要拍下照片和视频,给远方打工的亲戚朋友们说,“大桥终于通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见习记者宋潇

  记者李智刘牧雨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易红秀,赖旭华

相关新闻
  • 亚洲第一高溜索将成历史 溜索司机:如今每天只挣几十元

    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的沿江村(冯家坪村)位于川滇边界,隔金沙江与云南昭通鹦哥村相望。长期以来,因为地势等自然原因,两地村民只能靠高悬在江上的溜索来往,而这条溜索也被称为“鹦哥溜”、“亚洲第一高溜”。如今,这条运行近20年的溜索将成为两地村民的历史记忆,一条跨江大桥计划于明年完工通车。沿江村村主任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计划未来多种些小米蕉等特色水果,并依靠公路桥梁向外运输,发展村里经济,而开溜索的蒋世学的心情则略显矛盾。[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7-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