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祝年】胖友,猪来了!
2019-01-25 18:41来源:海峡社区

  原文链接:《胖友,猪来了!》

  亥猪将至,我想着猪缓缓地忆即将末了的戌狗年是怎么过的,思来想去无非是碌碌的工作,琐碎的生活。反倒是想着将来的亥猪年,多出几分憧憬,想着年饭上的海鲜咽咽口水,计划要与家人好好地过个年。

  早时春节农村的祭台上总会摆上一只硕大的猪头。猪者,豚也,古时作“豕”,就是“家”的下部。溯古而上会知道,在等级森严的商朝,连祭品也分得清清楚楚,百姓家祭祀是用猪的,牛和羊都是上层社会才能用的祭品。如此一想,让我这个平头老百姓,突然对猪升起几分亲切来。

  以前常常听母亲说起她小时候和猪的故事。她说:“那猪的背深深地凹下去,大大的肚子快要贴到地面。”我听她说着仿佛现在已经看不到的猪,就像另一个品种,只活在她童年里。

  现我与母亲住在厦门,父亲常常因工作无法回家,就向有猫的朋友寻了一只美国短毛猫来与母亲作伴。母亲思维十分跳脱,她常搓着猫的脑袋,跟我讲我小时候在建瓯老家养的猪。猫儿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我则听着母亲说:“以前的猪也喜欢人摸它,它站着的时候,你用脚尖儿搔搔它的肚子,它就会索性侧躺下来,把整个肚子都给你。”

  那时母亲还在建瓯和外婆一起住着,是她的少女时代。邻里街坊家养的猪,都放开了在街上跑来跑去,只等到饭点外婆会站在门口叉起腰向远方“噜噜噜”地唤自家的猪,然后它们就会“噜噜噜”地回应着跑回家。

  那时母亲对春节的期盼比现在的我高多了,杀了猪卖了钱就可以买好看的花布做新衣裳,而现在我们丰衣足食,年味也变了不少。

  从前母亲一家人一年到头都在一起,更多的期盼是对满桌喷香的菜肴和最新款花布裁成的衣裳。现在不一样了,许多人都走出家乡在外打拼,有的像我母亲一样,已在外安家,这时春节成了对团圆的期盼,到春节时总想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吃热气腾腾的年饭。

  于是每年的春运都是热点话题,千千万的中国人民在这一天,无论海陆空怎么折腾,都要在除夕赶回家乡与老老小小一起围个炉,聊个天。于是你可以在春运的路上,看到以各种姿势睡觉的乘客,他们拧巴着自己的身体,以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坠入梦乡。

  厦门是个外来人口居多的城市,一到春节这些外来人口都返乡以后,厦门就会一下子宽敞起来,剩下的基本都是老厦门,用我朋友的话说:你可以在马路中间完整地跳完一支舞,都不会被车撞到。所以厦门的年味很纯粹,它就是老厦门的古早味,你要想领略厦门的古早味,可以选择来厦门过个年。

  醉人不过人间烟火气,现在这气八成被家家户户的抽油烟机都吸得七零八落了,不过你若到八市去,还能抽象地领略到其八分真容。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听着商家与顾客用软糯的闽南语讨价还价,你能在菜市就把厦门人的年菜谱摸个八九不离十:酱油水杂鱼、清蒸海鱼、煎蟹、海蛎煎……

  除夕前一月,和家家户户一样,母亲也开始清洗打扫家里,厦门各小区的阳台上晒起花花绿绿的被子窗帘。待到除夕,母亲在厨房料理父亲从八市买来的各式海鲜,我和父亲在爬上爬下地贴春联挂红灯笼。

  每年的春节仿佛都是如此,但每年也都盼着,因为平常并没有那个气氛让你来做这些事,春晚也不是一年到头滚动播出,所以虽然年味变了不少,但每年末了,也还会欢喜地过着。

  (文/堕乱之夏)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