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福建省百家部门联合 惩戒 “老赖”寸步难行
2019-02-09 10:00来源:新华社

   厦门网讯 据新华社报道 累计查询、比对失信被执行人310余万次,拦截、限制、惩戒失信被执行人11万余次……福建省探索建立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百家部门对“老赖”联动出招,截至2018年11月,已信息化促使“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执行联动格局加速形成,有力助推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

  大数据多跑路执行干警少跑腿

  各联动部门信息共享不畅,失信惩戒力度不够,部分失信被执行人花样翻新规避执行甚至对抗执行……“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打响之后,由于社会信用体系仍不健全,上述失信行为仍屡见不鲜。

  2017年8月,福建省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正式上线运行。“平台实现了对失信被执行人的自动查询、自动对比、自动识别、自动拦截、自动惩戒、惩戒结果自动反馈等功能。”福建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参与平台建设的福建省经济信息中心信息资源处处长林平向记者演示,在平台输入“龚某某”姓名进行查询,显示其为法院失信被执行人,系福州中院2015年1月立案,业务部门工作人员可点击惩戒操作,拒绝龚某办理业务,办理事项名称、惩戒措施等信息会自动反馈到平台,“建立了留痕、溯源机制,每家单位在平台查询、比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次数以及实施信用惩戒的具体情况,都能在平台上直观展示”。

  “被执行人信息被推送到平台各联动单位业务系统,其在办理相关业务时,系统会自动拦截,联动单位可立即启动惩戒措施。”福建省高院执行局局长许寿辉说,“平台汇聚各部门大数据,实现了让数据多跑路、执行干警少跑腿,自上线运行以来产生强大震慑,10万余名被执行人自动履行了法定义务。”

  联合惩戒平台成为“长牙齿的老虎”

  在福建省委省政府部署下,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联动单位迅速增加到100家,信息壁垒被打破,失信被执行人生存空间受到最大限度挤压。

  “福建省国土厅、住建厅等6部门率先将业务系统对接,其他单位陆续跟进,共有65家省直或下属单位完成自动对接,省直其他35家单位以账号方式登录平台,通过人工方式反馈落实惩戒情况。”许寿辉说。

  联合惩戒效应逐渐显现。2018年9月,林某到福州市不动产登记和交易中心准备办理房产证登记,却被告知其卷入一场民间借贷欠款纠纷,但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故其申请不能获批。林某只能主动联系福州市鼓楼区法院,将欠款悉数还清。

  福建省公安厅治安总队二支队支队长李哲民告诉记者,“省旅发委在平台上动态更新四星级以上酒店名录,治安总队将名录与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嵌入到酒店登记系统,任何人办理入住都需先进行查验。仅2018年8月至9月底,全省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入住四星级以上酒店就多达2000余人次。”

  数据显示了联合惩戒的威力:截至2018年11月,平台共查询、比对失信被执行人310余万次,拦截、限制、惩戒失信被执行人11万余次,成为了“长牙齿的老虎”,有效形成失信被执行人不能逃债、不愿逃债的局面。

  执行联动助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

  “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差点让我失去竞选村支书的机会。”三明市泰宁县杉城镇水南村村民曹某说,2018年6月公开参选村支书时,镇政府发现他在失信“黑名单”上榜,为了能继续参选,他主动联系执行法官偿还了35万元债务。

  不仅是参加村级换届选举,从房屋买卖到乘机出行,从企业登记事项变更到授信限制,百家部门“大合唱”将联合惩戒的触角延伸到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截至2018年11月,福建省已有74个市县区建立了本地区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有2555家联动单位参与联合惩戒。

  厦门市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共嵌入27家部门,仅国土局不动产交易中心的查询量就已超过30万次,1000余名失信被执行人被查中;泉州石狮法院在重点领域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与公安部门建立协作机制,利用平台成功扣押被执行人车辆逾千辆;福建各级法院通过市场监管部门业务系统,累计查询企业股权等信息380余万条,拦截限制失信被执行人申请登记累计达1.1万余次……

  “失信联合惩戒平台的建立,使失信被执行人受到全方位惩戒,面临更加高昂的处罚成本,‘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执行联动大格局在福建加速形成,有力助推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福建省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记者王成)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易红秀,赖旭华

相关新闻
  • 8人拿回575万元 思明法院出动干警12人成功找到两名“老赖”

    思明法院出动警力和执行干警12人,兵分多路前往6名被执行人家中拟实施司法拘留。而在昨日开展的执行款集中发放活动中,8名当事人拿回执行案款575.5万元。[详细]

    厦门网
    2019-01-10
  • 青田假肢老汉再苦也不当老赖 三年后凑齐16800元执行款

    孙老汉的腿有残疾,行走要靠假肢。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残疾的花甲老人,花了整整三年,一元一元地凑齐了法院的1万多元执行款。“如果一个残疾的吃低保的老人存心当老赖,我们执行起来是很困难的。他能按时还钱,靠的是诚信和善良。”青田县人民法院办案法官王忠光如是说。[详细]

    钱江晚报
    2019-01-11
  • 泉州:十余名农民工讨薪两年未果 “老赖”被列入黑名单

    “女儿还在读书,老婆肾病每个月都要花2000多元医药费,这个年,不知道怎么过。”15日上午,来自安徽的农民工费忠彬带着妻子和几名工友,来到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他希望法院能帮忙找到欠薪的失信被执行人王建忠,结束两年的“讨薪路”。[详细]

    东南网
    2019-01-22
  • “老赖”不还钱却上“抖音”炫富 被执法人员抓住

    被执行人吴某欠债不还,四处躲避,竟然还敢在“抖音”上炫富,最后被抓个正着。1月23日,因为吴某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马尾法院依法作出拘留决定书,决定对吴某司法拘留15天,并送往福州市拘留所收押看管。[详细]

    福州晚报
    2019-01-25
  • 浙江去年拘留“老赖”3.3万人次 失信黑名单扩容29万条

    29日的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该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占国作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时介绍,去年浙江全力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拘留3.3万人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29万条。执行难是长期制约法院工作的“老大难”问题,严重损害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也严重影响司法公信力。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次年,浙江便成为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首批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省份之一。[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1-29
  • 老赖服软 拿80万元现金进法庭发欠薪

    在法院对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分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名单后,该科技公司表示愿意分四期偿还欠薪,但在向法官缴纳首期的20万元后便再无音讯。2018年10月,针对这批集中的执行案件,朝阳法院执行法官专程前往该科技公司的实际经营地现场调查。法官发现,该公司仍在经营中,遂对公司经营资料及财务账簿等进行了查封、扣押,并拟对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以决定是否移交破产清算。[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