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医院内部使用明星小药被以代购名义高价网售 专家解析
2019-02-25 16:30来源:北京日报

  原题 医院内部使用的明星小药被以代购名义高价网售,法律专家称——微商兜售医院明星药属非法经营

  一瓶价格不到10元的治疗风湿性关节疼痛的软膏,在微商手里身价就能翻上5倍……连日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微商已经从化妆品代购转战到药品代购领域,从流感季走俏的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再到各大医院经典的制剂,品种繁多,要价不菲。

  微商晒货介绍专业

  微商在微信平台兜售的代购药品种类很多,其中既有流感季非常走俏的磷酸奥司他韦颗粒,也有不少医院的明星院内制剂,如北京儿童医院的用于治疗小儿咳嗽的“远志杏仁合剂”,首儿所的“肤乐霜”、北医三院治疗风湿性肌肉关节疼痛的外用药“当红创伤乳膏”、积水潭医院自制的“关节痛丸”、北京医院的“复方甘油乳液”、西苑医院治疗胆囊炎的“复方金钱草膏”、北京中医医院自治的特效药“红纱条”……口服、外用,一应俱全,几乎全来自本市各大医疗机构。

  记者注意到,卖家晒出的不少医院制剂上都明确写着仅限某某医院内部使用。除了实物照片,为了让人们更信服药品的真实性,微商还经常在朋友圈里晒出到医院开药的视频和药品的处方和日期。尽管隐去了处方上的患者姓名,仍可看到是不同年龄段和性别的成人和小孩。此外,微商还会详细“推介”每一种药品的疗效、适应症,并配上人们关注的各种用药问题,显得非常专业。

  数倍价格仍有市场

  这些原本在医院里价格并不贵的药,到微商手里却立刻身价倍增。例如北医三院的“当红创伤乳膏”,在医院每支售价为9.97元,在微商手里则高达50元,直接翻了5倍多;北京儿童医院的“远志杏仁合剂”在医院每瓶32.67元,到了微商手里每瓶75元;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在医院的价格是45.98元,微商也要75元……而这些价格还都不含邮费。

  尽管微商出售的药品都不同程度加了价,却仍然很有市场,吸引了不少消费者购买。

  记者采访发现,从微商那里购药的,一部分是不愿到医院挂号排队,凭经验用药的患者;还有就是大量的外地患者。

  “有的药自己以前用过,确实好用,上网买还省去了到医院挂号排队和往返的时间成本,感觉加点价也能接受。”采访中,曾多次网购药品的程先生说。

  当然,也有的消费者在网购药品时仍心存顾虑。一位宝妈表示,自己只敢买点鞣酸软膏这类的外用小药,像奥司他韦等处方药,肯定不敢在网上买,担心不安全。

  隐藏风险危及健康

  消费者追捧,说明这些医院的小药很有需求。这些明星小药为何不能放开投放,以满足患者的需求呢?

  航空总医院门诊药房负责人、副主任药师陈群表示,医院明星小药多是处方药,使用之前必须由专业医生检查判断后,认为患者有需要用该药物才能使用,否则很容易出现药物滥用等安全风险。“每个人个体差异很大,同样都是发烧,病因也很可能完全不一样,对症的药片也会不同。此时,如果按照上次生病的经验用药,就不一定合适了。”

  为了杜绝药贩子,部分医院也采取了限购措施,比如首儿所就规定:初诊不带患儿不予开药,肤乐霜一周只能开一次,一次最多开5支等。医院对药品之所以严格限制,也是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医生在见不到患儿的情况下,不能全面诊断,开药存在安全风险,药不对症的话,就可能危及患儿的健康。”一位儿科医生说。

  非法经营应予规制

  “网购药品其实在法律上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顾问张广表示,作为一种特殊药品,医院药剂按照法律规定是不允许其他主体销售的,通常仅限于生产制剂的医院开出和使用,因此社会上出现的网购都属于违规行为。

  “根据药品销售管理办法的规定,如果是销售或者转卖药品,除了获得工商登记外,还要向食药监局申请药品销售许可证。微商现在的行为其实是模糊区域,表面上打的是替患者代购,患者是消费者,他是代理人而不是经营者,但是很多时候代购一方不是先有消费者的需求再去替消费者购买药物,而是先购买好药物,等消费者下单后,再出货,后者的行为其实已经不再是代理购买的代购行为,而是自行销售赚取利润的销售行为。”张广说。

  张广也提醒,微商兜售的药品来源、质量难以判断,目前市面上备受大家青睐的维生素e乳、肤乐霜等,很多都是假冒北京医院、首儿所等医院制作的虚假产品,不仅药效不佳,还可能给消费者的健康造成损害。

  帮人开药影响理赔

  “从这些微商晒出的处方不难看出,其运行背后一定有一个庞大的代开药品团队。”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不清楚,以为帮助别人代开药品都是小事,其实对自身影响非常大,有时候甚至会影响到商业医疗保险的购买和理赔。

  “假设帮别人代开的仅仅是一些治疗感冒、发烧的常规药品还好,但如果是一些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药品,就会非常麻烦。保险公司在了解到这些病案资料后,就有理由怀疑消费者曾患有这些疾病。尤其是对一些想要购买或已经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的人来说,一旦保险公司查到当事人有这些特殊药品的开药记录,是可以拒绝承保和理赔的。”她提醒公众,和身份证一样,医保卡也是一个特有的身份证明,只要消费者用医保卡就诊,上面就会有相应的就诊记录,因此绝对不能外借。

  (刘欢)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山西大同一医院改编歌曲意外走红 获网友点赞(图)

    “排练只用了不到半个月,都是利用医护人员下班的时间,本身年会就是为了让辛苦的同事们开心放松,让大家笑一笑”。歌曲串烧共七首歌曲,由医院体检科张谦担演疑难杂症科主任,其他6个医务工作者扮演各科室的医生与护士。年会现场,现场观众笑声不断,掌声不停。[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2-01
  • 宁夏一医院院长受贿2000余万元被判14年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杨银学利用担任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2127万余元、52万美元、10万港币,为他人谋取利益。[详细]

    新华网
    2019-02-02
  • 节日坚守岗位

    当日是大年初二,许多劳动者坚守在工作一线,在岗位上度过节日。[详细]

    新华网
    2019-02-07
  • 特写:台湾宠物医生沪上春节加班忙

    犬吠声此起彼伏,猫叫声穿插其间,好似一支奇妙的“旋律”,开启新春佳节里上海顽皮家族宠物医院忙碌的一天。[详细]

    新华社
    2019-02-09
  • 医院来了一对母女,一番话后拿出5万元现金,医生们都愣住了

    2月3日,江苏南通大学附属医院血液内科主任医师徐瑞容的一条朋友圈,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赢得了两百多个赞。当记者采访徐瑞容时,他仍然难抑激动。[详细]

    光明日报
    2019-02-10
  • 山西一医院贴“招财”对联引热议 医院回应:通报批评

    近日,山西省文水县人民医院因为儿科的一副“生意兴隆”对联被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13日,涉事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事已“妥善处理”,儿科主任与护士长被通报批评,对联已撤下,日常工作也没有受到影响,但网友依然议论纷纷。[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2-14
  • “网约护士”六地试点服务上门 安全、价格问题引关注

    对消费者来说,网约护士减少了往返医院不便和排队候诊的时间。但好事如何办得更好?现在的网约护士还有没有可以改进的空间?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以打针为例,某网约护士平台的服务价格为每次239元,是公立医院同等项目价格的23.9倍,且不被纳入医保报销范畴。另外,医疗安全也是公众担心的重点。对此,国家卫健委负责人曾表示,网约护士的服务价格由市场决定,医疗服务的安全问题仍需要进一步探索。[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02-16
  • 寒假骨折小患者扎堆 医生提醒家长勿自行“诊断”

    寒假里,紧张了一个学期的孩子和家长都非常放松,由于家长看护不当或者孩子玩耍过于兴奋投入发生的意外却不少。哈尔滨市第五医院小儿骨科寒假期间住院患儿近30例。医生提醒,出现受伤的情况要及时到医院治疗,不要凭经验为孩子自行“诊断”以避免导致畸形愈合。[详细]

    东北网 
    2019-02-18
  • 民警带嫌犯去医院体检 抱起偶遇两岁生病女儿让人泪奔

    2月19日是元宵节,当晚8点左右,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分局民警周炳烨和同事一起将一名犯罪嫌疑人带至丽水市中心医院做体检。在医院验血处安排嫌疑人做生化检验时,他意外发现边上一名发高烧的女孩正是自己2岁的女儿格格。[详细]

    钱江晚报
    2019-02-21
  • 内蒙古将依法依规追究“2·23”重大事故相关责任人责任

    记者从24日召开的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2·23”重大事故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内蒙古自治区已成立调查组,着手开展事故调查,将彻查有关方面的责任;对事故中的伤者正在进行全力救治。[详细]

    新华社
    2019-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