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夫妇收留智障流浪汉 十一年如一日悉心照料似亲儿
2019-03-05 06:39来源:厦门网

湖滨社区李来福张玉珍夫妇收养的流浪汉阿憨。(海西晨报记者唐光峰摄)

  “阿憨阿憨,我是你爸爸吗?”“是!”

  “你要不要跟叔叔阿姨回家?”“不!”

  厦门网讯(海西晨报记者林爱玲、通讯员刘俊智、吴丽琴)昨日,暖融融的午后,开元街道湖滨社区的福珍小吃店后院里,店主李来福夫妻泡茶话仙。一名高大壮实却一脸孩子气的中年男子坐在他们中间,悠哉地自斟自饮。夫妻俩不时用闽南话和他逗趣,小小的院子满是笑声。

  11年前的一个严寒冬夜,李来福夫妻偶遇流落街头的智障人阿憨。他们给了阿憨一个家,让他有了片瓦遮头,让他衣食无忧。而今,李来福夫妻萌生了帮阿憨找回身份的念头。

  [偶遇]

  收留智障流浪汉

阿憨会帮忙洗碗,洗之前懂得自己挽起袖子。(海西晨报记者唐光峰摄)

  在湖滨中路与禾祥西路交叉口一带,几乎无人不晓经营快餐食杂的李来福家,收留了一名有点儿傻的流浪汉。他不识字,不知道自己几岁、从哪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大家跟着李来福一家,都用闽南话叫他“阿憨”。

  “算一算,阿憨来我们家也有十来年了吧!”老板娘张玉珍告诉记者,2008年的冬天,他们遇到了阿憨。

  “那年冬天尤其冷,应该是快春节了,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店里吃火锅,看见他蹲在店门口的路灯下,捡树叶、树枝。”当时还下着小雨,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阿憨光着脚,冻得瑟瑟发抖。李来福和张玉珍看在眼里挺不是滋味。

  “我们怕他冻坏了,心一软,我老公出去把他叫到店里,给他一些吃的。”张玉珍说,从此以后,阿憨每天都到店门口,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李来福夫妻看他怪可怜的,就让他在店面的后院住下了。

  [缘分]

  悉心照料似亲儿

看到阿憨的变化,李来福很高兴。(海西晨报记者唐光峰摄)

  “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他一直流浪,太可怜了。”李来福说,阿憨虽然智力不高,但从不发疯、发狂,很守规矩,其实就像个孩子。

  “老李夫妻是真的有爱心,你看这些年阿憨被他们养得多好!”采访时,邻居沈来添刚好来了,向记者讲起了阿憨的故事。“当时阿憨又瘦又脏,头发很长,话也不会讲,现在干干净净的,还被养胖了。”老沈说。

  李来福回忆,阿憨刚来时确实脏,附近的理发店都不愿意给他理发。李来福只好带着阿憨专程找橡胶厂宿舍附近开理发店的熟人老杨帮他剪头发,又烧了热水教他洗澡。一开始,阿憨完全没有自理能力,话都不会说,李来福就耐心地慢慢教。如今,他已学会自己洗澡、吃饭,还会自己去理发了。

  “他自己一摸头发,觉得该剪了,就去找老杨。老杨告诉我,要是店里有人,他就在门口站着,等没人才进去。”说起阿憨的变化,李来福就很开心。

  “我老公特别疼他。”张玉珍说,阿憨像孩子一样爱玩,会到处游荡。李来福每晚都会等他回家后,才安心睡觉。一听到他回家的脚步声,他就立刻爬起来,给他拿吃的,就怕他饿着冷着了。李来福笑了笑:“不操心不行,他只有七八岁孩子的智商,很容易走失。四五年前,曾走失过一次。”

  有一天,阿憨出去玩,三四天都没回家。“我们吃不下也睡不好,一直找他。”说起当时的情形,李来福心有余悸。后来,李来福的女儿发了寻人微博,一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把阿憨送回家。

  十年如一日的悉心照料和陪伴,阿憨早已成了家庭一员。尽管智力缺陷,阿憨依然能认得李来福是他的“爸爸”。每当有人指着李来福问“这是不是爸爸”,他总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发愁]

  盼为阿憨找亲人

张玉珍教阿憨叠被子,让他慢慢学会生活自理。(海西晨报记者唐光峰摄)

  尽管李来福一家并不富裕,夫妻俩上有老下有小,都没有退休金,全家人的生活就靠一家小店支撑,还要供女儿受教育。但是,他们觉得,留下阿憨,无非就是多个人,多双筷子。

  “我们有一口吃的,就有他一口饭。”但慢慢地,李来福越来越发愁:“我今年70多岁了,等我们都老了,谁来照顾阿憨?”李来福坦言,他最怕阿憨生病。

  “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医生说小病小痛看看没事,万一要做手术、要住院,可就麻烦了。”53岁的张玉珍说,这些年来,阿憨与他们形影不离。邻居们有时也和阿憨开玩笑:“老板不要你了,你去哪呀?”他会不高兴。“但是,万一将来搬迁了,没有条件再收留阿憨了,我们也没办法再一直带着他了。”张玉珍觉得,能帮他找到亲人是最好的。但这么多年了,一直没音信。

  李来福不止一次问过阿憨的身世,但阿憨说不出什么来。“他会讲些简单的闽南话,听口音,像漳州的又像安溪的。”李来福说,去年,有位安溪人找上门,说他有个弟弟走失十几年,想来看看阿憨是不是他弟弟。结果,DNA鉴定证明,阿憨并不是他弟弟。

  “如果能找回阿憨的身份,让他有机会和家人团聚,那真的很好,我们也不用为他以后的生活担心了。在此之前,我们有能力收留一天,就照顾他一天。”李来福真诚地说。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流浪汉躲废车里休息被误认为尸体 路人报警引乌龙

    流浪汉废弃车里休息,竟吓坏路人———路人以为车里有尸体,连忙报警。15日,凤安边防派出所民警出了这样一起乌龙警情。在了解到兰某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的情况后,民警购买食物供兰某食用,随后将兰某送至车站让其搭车回家。[详细]

    海西晨报
    2016-03-18
  • 流浪汉躲“僵尸车”休息 路人误为是“尸体”报警求助

    今年20岁的兰某来自广西,今年3月15日下午,流浪了几天的兰某走到集美侨英路附近时,发现一辆废弃的微型车,他上前发现车门未关,多日没能好好休息的他一下钻了进去,在里面休息起来。当日17时许,办完事从该处路过的邱先生,发现停放在附近的废弃车里有人躺着一动不动,误以为是尸体的邱先生吓得连忙打电话向凤安边防派出所报警。[详细]

    厦门日报
    2016-03-19
  • 以桥底为屋变压箱为墙 两名流浪汉蜗居高架下

    昨日,记者来到现场,只见一座变压室坐落在挡板中,里头还能看到一些塑料盆、纸皮等。一名中年男子赤裸着上身,穿着拖鞋正坐在变压室旁休息。附近的居民称,里面住着两个人,有床垫有凉席,平时还从各个地方拾废品回来堆积。“感觉很危险,在里面煮饭,旁边就是高压电线,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记者从厦门市救助站了解到,工作人员此前曾多次前往做工作,但流浪汉拒绝接受救助。“以前还只有一个流浪汉,但多次拒绝了我们的帮助,在那边可能有一年以上了。”[详细]

    厦门日报
    2016-06-07
  • 工地上材料老是丢引怀疑 一个流浪汉差点离间好哥俩

    工地上材料老是丢,这就让工头老苏有点尴尬了。房东老陈刚开始还能忍,到后来,也觉得不能忍了。要不是从中作梗的流浪汉被揪出来,这“哥俩”感情恐怕是要黄。工地建房,它是需要很多材料的,其中就包括电线这种里面包铜芯又挺花钱的东西。老陈在同安祥平阳翟村的在建住宅,就买了好多电线,堆放在未建好的房子里,待用。[详细]

    东南网-海峡导报
    2016-07-13
  • 厦门市救助站启动暖冬行动 上街接流浪汉去救助站过冬

    一卷草席、一床棉被、一根木棍,是他们的“标配”,天桥下、涵洞中、地下通道里,是他们的栖身之所——寒夜里有这么一些流浪汉,还在街头逗留。近日,厦门市救助管理站启动“寒冬送暖行动”,在天气渐冷的时节,将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们接到救助站内“过冬”,本报记者连续两次跟随救助站一同参与到“寒冬送暖行动”中,寒夜里的这些温暖,需要莫大的耐心,才能真正送达。[详细]

    厦门日报
    2016-12-19
  • 流浪汉带着两三岁的孩子游荡 民警帮其找到亲人

    接到报警后,同安大同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很危险”,值班民警说,虽然是凌晨的街头,但小孩子在路中间跑来跑去,而旁边一个成年人,看起来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民警将他们带回派出所值班室问询,流浪汉只知道自己姓刘,却连住在哪里,有没有亲属都说不清楚。天亮之后,民警终于辗转找到了流浪汉的亲人。[详细]

    厦门日报
    2016-12-30
  • 流浪汉白天上街踩点夜晚入室盗窃 已被警方抓获

    从海沧“流浪”到同安,黄某就露宿街头。在流浪的一天多时间里,黄某也没闲着,白天踩点,寻找安防薄弱的店家伺机作案。夜黑风高时,他使出全身力气,徒手掰断手机店的门把手,潜入店里盗走多部手机和现金。吃饱喝足的黄某没想到,仅过了十来个小时,同安警方就找上门来,让他措手不及。[详细]

    厦门网
    2017-07-17
  • 两名流浪汉偷合伙电缆 合作数月连对方姓名都不知

    5月18日凌晨,杏林派出所便衣伏击队员,正在海翔大道一带巡查。“近期辖区内电缆被盗的警情有些高发,所领导及时调整警力部署,安排上半夜巡逻,下半夜伏击。”经办民警栗国峰介绍说,凌晨1点多两名可疑男子出现在伏击民警视线中。根据前期掌握的相关情况,民警果断上前拦查,发现正是警方要找的两人:一人姓吴,28岁,湖南怀化人;一人姓周,28岁,河南许昌人。遂立即将两人带回派出所进行审查。[详细]

    厦门网
    2018-05-23
  • 流浪汉拒绝救援 用灭火器喷民警

    昨天早上7点多,和平码头的工作人员报警,称码头二楼的一处房间内,有一名流浪汉闯入,请求民警帮助。[详细]

    厦门网
    2018-10-15
  • 高中男生请流浪汉吃饭 称是自然流露的“善意”

    “我只是刚好碰上了,能帮就帮一把。”杨天宇说。前天晚上8点,他和同学从火车站附近的奶茶店刚走出来,遇到一名中年人,对他们说:“肚子好饿啊,能不能买点东西给我吃?”杨天宇说,那个中年人看起来四五十岁,穿得很破,于是就带他到了一家快餐店,他点了三荤两素,一共18元。[详细]

    厦门网
    201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