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买茶
2019-03-14 16:21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买茶

  说到茶叶,也有人叫它“茶心”、“茶米”、“茶”什么的。本人对茶一无所知,分不清哪些是红白青绿黑。正如所有鱼类我只认识白鱼(带鱼),据说这家伙还分本港和外海的,所以我就连白鱼都不认得了。

  不小心扯到鱼,回来说茶。我的好朋友郑启五兄写过关于茶的书,而且现在还经常三句话不离茶,他是教授,读册人,茶都让他说完了,我也就没啥说的了。我不懂好茶坏茶,这几年我喝的茶叶都是我二弟买的。一位久未谋面的同学对我说,你这么瘦就别吃茶了。

  吃茶,其实就是吃树叶。据说全球树木有60000多个种类,不明白为什么只有这几样树叶好吃?假如把所有树的叶子都泡来喝喝看,没准会找到一斤卖一百万元的茶叶。

  在过去,公家单位都喝阿公的茶,这部分的茶是不讲究的,买的就是那种炒焦的粗茶或茶末,用粗糙的白纸包着,上面印着“一支春”、“种末”什么的;另外一部分本地人喝传统老牌的“盒子茶”;懂茶、有茶瘾的会到固定的店里买。

  我们泡的是功夫茶,而往北的地方就不同了,办公人员的桌上都有一玻璃罐“浸茶”——放入少许茶叶冲进一大罐水,旋上盖子,不时喝上几口再盖上,反复冲泡喝上一整天。这么喝茶,我们叫“大兰趴茶”。

  再后来,卖茶的店铺遍布全城,无论你家住哪里,一出门你可能看不见半个人影,但你一定会看见茶叶店。卖茶的一般由穿着民国年代的布扣子花布衫的小妹坐镇,有时你进去了她会泡茶请你喝,但是假如进去的是像我这种少掉一颗门牙的干瘪老头,就想都别想。

  不会品茶所以不讲究,好坏茶都吃。之前我固定在一家茶叶店买普洱茶,50元一大饼。我和店主不相识,第一回进店,店主说:你不懂吃茶就别买太贵的,普洱茶叶一次别放太多——就为了这个二愣子老板,我固定在这家小店买了几年茶,到后来买过一饼1500元的,后来这家茶叶店大约只剩下我一个顾客,所以就谢谢收看了。

  那天又路过一家茶叶店时,偏偏就没事找事,顺口询问了摆在骑楼旁的一款红茶的价格,那店里的老板娘正在打瞌睡,也许是等人来买等疯了,一听动静就狂奔过来,那份杀气让人发慌,我赶紧捂住了裤袋里的荷包。

  我真实不想买,只是随便问问,为了让店家趁早死心,我一口气把那茶叶价格砍下来一半,完了正想溜走,被老板娘喊住:“卖你,就半送给你,我赔死掉算了啦!”卧槽,半价都行?老板娘的战术叫出其不意还攻其不备,我一时措手不及,只得乖乖掏钱,意思意思买了半斤。

  中国大陆这类商家并不少见,他们把价格哄抬到自己都不好意思的高价上,就等着你来对半砍。一位台湾老板告诉我,最早大陆的大妈们到宝岛旅游,也习惯这么砍价,把当地人气疯了。

  回头再说那半斤茶,回到家忽然想起,我只顾得砍价,忘记了一个重要环节:这包茶叶到底有没有半斤?赶紧的取出我那只宝贝电子秤一称,结果出来了:没错,它只有3两!

  写于20190225

  (文/刘洁成)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