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地方盲道被占 残障人士感叹:我们都被迫家里蹲
2019-03-29 09:08来源:工人日报

  三年建设期限将至,但海南一些地方盲道被占、无障碍设施建设不到位等问题依然存在。残障人士感叹——

  “我们都被迫‘家里蹲’”

  “不过几百米的路程,但每次独自去做康复训练,对我来说都是一件难事。”家住海口市龙华区的赵大爷因脑出血留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平时去医院做康复训练若有家人接送还好,一旦家里人有急事,他只能自己“挪”着上下单元楼前的几级楼梯,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这是海南省残障人士出行不便的一个缩影。2017年,海南省政府办公厅下发《海南省无障碍环境建设“十三五”实施方案》,要求到2020年,海南省机关、学校、社区、医院、A级旅游景区、大型商场、娱乐场所、城市主城区道路、公共交通等公共场所设施及敬老院、残疾人康复中心等特殊机构全面达到《无障碍设计规范》的要求。80%的市县达到全国无障碍市(县)建设标准。

  距离规定期限已不到一年,近日,记者走访海口市公共场所发现,盲道被占,无障碍设施建设不到位、覆盖面不全等问题仍然存在,不少残障人士依然被迫“家里蹲”。

  任意一个“点”,都是拦路虎

  家住海口市碧湖家园小区的温逍今年刚满18岁,由于患有先天性视力残疾,他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他告诉记者,如果必须单独出门,他都习惯摸着墙走。因为好几次他走在盲道上,不是被停放的自行车绊倒,就是因盲道突然消失而“迷路”。“对我来说,盲道起不了什么作用。”

  记者随后到温逍居住的海口市龙华区金垦路附近探访发现,共享单车横跨盲道的现象随处可见,少数没有被“堵塞”的盲道,也存在地面凹凸不平、道路正对出入口等安全隐患。

  给残障人士添堵的,不只是盲道。

  下身瘫痪的张华已经20多年没进过电影院。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很难把自己的轮椅带进放映厅。张华说,几乎每个放映厅都有台阶,也没有给坐轮椅的人划出专门的观影区域。他还想过买第一排的电影票,“可眼睛受不了啊。”

  同样因轮椅被“拦”的还有幼时患小儿麻痹症的高晓霞。有一次,她想去超市简单购物,但那些阻止顾客将购物车推出超市的立桩,却让高晓霞连超市的门都进不去。

  台阶、按钮、护栏,许多对健全人来说可以忽略的“点”,都是残障人士的拦路虎。因为没有手语翻译,聋哑人陈慧就医时难以与医生交流;因为没有语音播报,盲人冯女士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下电梯……

  “人们很少在外面见到残障人,那是由于我们都被迫‘家里蹲’。”采访中,多位残障人士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如果无障碍设施更完善,他们很愿意多出门走走看看。“残障本就限制了我们的行为能力,人为的障碍又使得我们连许多简单的事都做不了。”高晓霞道出了这个群体的心声。

  谁也指挥不了谁

  为什么海南的无障碍设施建设会有诸多不“美好”?

  海南省残联维权部主任周金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海南省无障碍环境建设与维护管理现行的原则是“谁所有、谁管理”。盲文站牌的设立与维管要找交通部门、盲道有问题要找住建部门、建筑内的无障碍设施则归业主管,“这样,各部门权责虽然清晰,却缺乏统一规划,自然影响相关建设效果。”

  周金永说,如果接到残障人士就无障碍设施被占用、停用等问题的投诉,海南省残联会积极督促要求调整。但如果有关单位或商家不作为,残联并没有行政处罚权,不能强制要求整改。

  一位曾参与无障碍环境建设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项工作涉及的单位多、类别杂,从一开始就很不容易。他用新建建筑举例说,设计时规定了无障碍坡道的角度,但实际施工时,可能由于预留给坡道的长度不够,施工方只能把坡度升上去。甚至还有发包方因成本因素自行取消了坡道。

  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后期的验收改造过程中,牵涉多个职能部门,各部门间工作协调和推进方式不统一。虽然有牵头单位,但由于彼此间是平级组织,谁也指挥不了谁,这又让很多场所无障碍设施整改修建难上加难。

  此外,部分城市管理者把无障碍设施视为“面子工程”,没有真正将其作为保障残障人士出行的必备条件来重视,在管理上多有缺位。记者采访时发现,目前,对于个人或商铺占用盲道等无障碍设施的不当行为,海口市相关部门并没有进行及时的纠正和处罚。日积月累,本有的无障碍设施也成了摆设。

  所有人都需要“无障碍”

  一提起“无障碍”就联想到残障人士,在许多推动无障碍设施建设的人看来,这一观点失之偏颇。

  前不久,从事汽车销售工作的黄女士伤了腿,一段时间内需靠轮椅出行。“过去从不在意的台阶、陡坡,现在都成了我的绊脚石。”黄女士意识到,无障碍环境的受益者,原来并不止残障人士。对像她这样意外受伤的人,以及老年人、孕妇来说,无障碍设施同样非常重要。

  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已接近2.5亿人,其中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数量突破4000万。除了8500万残障群体外,这些老年人对无障碍设施的依赖程度也很高,并且会越来越高。

  自两年前提出“无障碍环境建设”目标后,海南省在许多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如目前商场普遍配置残疾人卫生间,部分路段装上无障碍信号灯,甚至有出租车公司推出残障人士专用车辆。不过,在海南现代管理研究院院长、海南大学教授王毅武看来,要在明年完成预定目标,仅仅依靠相关政府部门的努力还不够,“还需要社会‘自下而上’的力量。”

  王毅武表示,根据现代城市建设理念,公共设施对所有人都应该友好、无障碍。但由于普通大众对残障人士缺乏感同身受的理解,大多持“事不关己”的态度,这就削弱了相关的社会力量。

  王毅武建议,在政府部门和开发商及时做好无障碍环境建设和改造工作的同时,海南的普通民众应该积极转变观念,参加一些接触或体验残障人士生活的活动,切身感受其中的不易,从而更加关注无障碍设施的普及。此外,他还鼓励残障人士主动参与社会生活,对提高无障碍设施的可利用性形成督促。“唯有社会形成合力,无障碍设施普及的障碍才会被逐一消除,无障碍设施才能实现从无到有、从有到好。”

  吴雪君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易红秀,赖旭华

相关新闻
  • 21岁打工男子逝后捐器官救3人 其父母均为残障人士

    “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 4月3日中午,面对年仅21岁、因被工地调臂砸中而不幸脑死亡、无法救治的小周,小周的父母与多名亲友、器官捐献协调员,经历了数小时的讨论沟通,最终决定,将小周的1个肝脏、2个肾脏捐献出来。[详细]

    澎湃新闻
    2017-04-09
  • 两岸残障人士职业技能交流展示活动

    6月13日,在厦门举行的两岸残障人士职业技能交流展示活动上,河北口书艺术家李墨奇(前右二)在与台湾书画家陈土金(前左一)交流。当日,第七届海峡论坛·2015两岸残障人士交流嘉年华职业技能展示活动在福建厦门举行,24名两岸残障手工艺者现场演示了22项手工技能,现场还展出了两岸残障人士创作的80幅书画作品和175件精美手工艺品。[详细]

    新华网
    2017-06-09
  • 假肢制造机器人落户兰州新区 可远程服务残障人士

    3月29日,一台假肢矫形器七轴数控机器人亮相位于兰州新区的甘肃省残疾人辅助器具资源中心,它在短短30分钟内“打印”出了脊柱矫形的模具,比3D打印速度更快。[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8-03-30
  • 公共设施的“障碍尴尬”呼唤城市“走心”管理

    日常生活中,你是否也“邂逅”过这些不太“贴心”的城市设施呢?日前,记者在福州市区实地走访发现,不少“尴尬”的公共设施就在我们身边。[详细]

    东南网
    201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