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从前厦门(第21篇)
2019-04-12 17:34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从前厦门(第21篇)

  凡是众人最爱做堆的地方,就一定有故事。

  城里最闹热的所在,就是中山路和思明南路的四叉路口,早先那中央有一座半高的水泥墩子,还有一把大雨伞,那值勤的就站在上面比划着棍子指挥交通;旁边大陆商店前有一座木头做的岗亭屋子,值勤的爬上去坐着,用人工打出红绿灯,同时按响电铃。那铃声很响很响的,能传出半里地。

  很早以前的垃圾车是不盖盖子的风车(卡车),从大街上走过时,热烘烘的臭味尽情弥漫,路人都捂鼻子。

  某一夏天中午,有一把垃圾车就在四叉路口直闯红灯,被值勤的拦下,垃圾车司机不慌不忙下了车,服服帖帖低着头。值勤的训话完毕,司机就让车子停在四叉路最中央的指挥台旁,锁好驾驶室,然后不辞而别,就再没回来,估计是回家吹电扇泡茶去了。

  眼看这太阳将车顶的垃圾晒得直冒烟,那东西都快熟透了,值勤的也快被眼前热腾腾的味道熏倒……听说后来值勤的跑去找环卫的,用好话理顺了半天,“扫土脚”的才派人把风车弄走了。

  后来凡是垃圾车和拖“磅箱”(粪便车)的朝这儿的红灯杀奔而来,呼啸而去,值勤的见了就当没看见,你爱咋走咋走——也是:原本这份职业的“赚吃人”就不是很爽,除了同情,你能拿他怎么着?

  又有一回,我坐在一朋友的小车上,他老爸的工作是专门给不法企业罚款的。我们的车经过中山路,这位小老弟转头对我说:我能把车忽然停在前面红绿灯四叉路的正中央不走,并且还不违章,你信不信——我当然不信,但他真这么做了,而且还跳下车爬上岗亭,和上面值勤的开心地打闹起来……

  说到这四叉路口,那时经常有思想宣传队在绿岛饭店门前“搬戏”,演的都是一些威武雄壮的节目,意思大约是要捍卫什么。但我还是愿意挤到第一排观赏,因为那些日子太无聊了。我在那些舞者当中见过闻名于市的“查某国的”,他的舞姿当真是全市最好的。当年这么演,把路堵死了,却没堵到半只车。原来那时全城总共就几把风车,你想堵车都没车子堵。

  曾经有很长时间,四叉路口出现过一位乞丐,还带神经病的。他敞开破衫,每天准时固定在最中间的地上半躺着,背靠着指挥台,在值勤的脚边打瞌睡。没人敢惹他。我每天都看见他。

  还有那一对举市闻名的“孤线弦”伉俪,他们常常会在这附近的妙香路口摆地摊。瘦小的男人睁着那颗唯一有用处的单眼,拉奏着单根弦的二胡(一胡),他身边那位庞大的太太扭着巨型腰肢唱着歌,他们卖蛔虫药等等,顺便搬几下闽南文化节目,是全市家喻户晓的马路名人。当少年的我正在慢慢跨进青年,在这青黄不接的年纪,我所看到的全市最知名的四叉路口,大约就记住这些——分享给您,谢谢!

  写于2019.4.6

  (文/刘洁成)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