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矣!危重病人等了4小时才等到手术 却为时已晚不幸身亡
2019-04-24 13:31来源:东南网-海峡导报

邹大妈守候在丈夫邹华安的病床前。

“塑中山精神,扬文明风采”任重而道远。

  厦门网讯 据海峡导报报道(记者朱黄、叶晓菲、沈威)因在单位体检发现“心律不齐”,“怕死”的邹华安(化名)去厦大附属中山医院做个检查。家人万万没想到,老邹一进医院就再也没出来,几天后竟成永别……

  根据病程记录显示,4月1日老邹先是被发现“房颤”,被建议做造影手术;造影不久发现血栓脱落,形成脑血栓;而在取栓手术后,又被发现大脑出血。

  医院记录显示,从发现脑出血,到主刀医生做抢救手术,家属共等待4个小时12分钟。那一夜,高频的折返奔跑和哭泣,让邹华安的三个孩子刻骨铭心。“等待医生给他动手术,边跑边求,边等边哭,那种无助与恐慌,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邹家人声音低沉地说。

  4月6日,邹华安离世。“如果那天爸爸不去中山医院,会不会这么快就没了?医生为什么要一个危急的重症室病患,等了4个多小时才给动手术?以后还会不会有病人在中山医院重复我父亲的遭遇?”死者家人悲痛不已。

  沉重的遗憾和撕心的记忆,将伴随这个家族所有人余生的每个清明节。

  1

  喘!

  邹华安59岁,漳州华安人,厦门某单位保安。虽年近花甲,但平时注重养生,形象年轻,周围人都喜欢称他为“小邹”。

  单位体检,检查发现他血压血糖正常,但心律不齐。“小邹”联想自己最近爬高楼愈来愈费劲,喘得有点厉害。注重健康的他,秉着早发现早治疗的心态,打算去医院做个深度检查。“因为厦大附属中山医院心血管内科在省内很出名,家里就推荐他去那里。”邹华安的大女儿邹大姐说。

  4月1日下午,邹华安一个人来到厦大附属中山医院进行了相关检查。根据医生的诊断:“1.气喘原因待查,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2.心率失常,持续性心房颤动”。后诊疗计划中提到:“拟择期行冠状动脉造影检查明确病变及进一步诊治。”

  看到这个诊断后,邹华安在医生的建议下便办理了住院手续。

  4月2日早上8:50,邹家三姐弟分别接到父亲的来电。邹华安在电话中表示,医生建议他做冠状动脉造影手术,需要家属陪同。老邹告诉子女,他把老伴叫过去医院陪同,让孩子们都安心上班。“怎么需要住院啊?”都是上班族的邹家三姐弟忙不过来,只能让母亲去医院陪护邹华安。《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病程记录》中记录,造影时间为4月2日下午3:20。

  4月3日下午2点多,邹家俩姐妹接到了母亲邹大妈的电话。“我妈打电话,叫我们快过去,说我爸突然出现手脚无力,说话不利索。拍片做CT检查,发现脑血栓,转入心血管科重症监护室,需要转科到神经内科。”

  据4月3日下午3:16《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病程记录》中记录:患者于14:00突发左侧肢体无力、言语含糊,查体:神志清楚,言语含糊等症状。急查头颅CT未见出血灶,考虑急性脑梗死,请神经内科急会诊。

  2

  救!

  “为什么突然出现脑血栓了呢?”接到通知,邹家三姐弟既惊又急,匆匆赶到中山医院。

  4月3日下午4:20,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在告知风险、征得家属同意后,开始给邹华安做取栓手术。医生在手术中发现邹父右侧大脑动脉M1段闭塞。当晚8点手术结束,隔天凌晨邹华安在病房里逐渐清醒。

  “神经内科医生告诉我们,手术很成功。”邹二姐和邹三弟回忆,4月4日早晨,母亲给他们打电话,说他们父亲已经能自己吃稀饭吃包子,精神挺不错。

  4月4日上午10:07《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病程记录》“医师查房记录”中也印证了说辞:患者左侧肢体无力,言语含糊无加重,无头痛、呕吐、意识不清,神志清楚。

  事情在4月4日晚上有了突变。当晚8点多,重症监护室的护工冲出来,告诉邹大妈“你老伴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不乖”。

  当时邹大妈心里“咯噔”了一下,“我老公是很坚强的人,不是特别痛苦的事,他不会是这种反应,只有难受得厉害了,才会忍不住。你让我进去看一下”。

  邹大妈跑进重症监护室,看见邹华安正用手拍打自己的脑袋,他说:“我头疼得厉害!”邹大妈心疼地说:“我去找医生。”邹华安说:“快!请医生来给我打止痛针!”

  疼痛难忍的邹华安,开始出现呕吐,情绪愈加烦躁。根据《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病程记录》“抢救记录”和“病程记录”记载:当日20:47患者出现烦躁,呕吐非咖啡色胃内容物一次,继而意识不清,言语含糊……急查头颅CT结果提示右侧基底节区血肿,中线结构移位。考虑脑梗死合并出血转化,血肿量大,脑疝形成,病情极危重且预后效果差,死亡率高。

  医生让邹大妈通知子女赶紧过来,邹大妈急了。“一个身高大约1.59米、挺瘦的女医生问我能做主吗?我说我是他老婆,什么都能做主,赶紧安排抢救。医生说现在有点严重,让我通知孩子全部过来。我说我人在这里,赶紧救他。医生转身,没再回应我要求。”邹大妈回忆。

  3

  堵!

  4月4日晚。清明长假前一天夜里,厦门岛内大堵车。邹家三姐弟心急如焚,他们在晚上8:50左右接到母亲的电话后,从机场附近的家里,打车赶去中山医院。

  晚上9:20,医生给邹华安会诊,发现他出现“瞳孔不等大小”状况。邹华安意识开始模糊。

  马路上堵得水泄不通,邹家三姐弟的心更是堵得透不过气。“救爸要紧!我让我妈赶紧先找医生签,我们在半路上堵车了。我妈哭着说她当然想自己去找医生签,但医生要求子女过来。”但邹大妈焦急地交涉,并没有换来抢救的手术。

  晚上10:12,邹家三姐弟跨越了大半个堵塞的厦门岛,赶到厦大附属中山医院。

  根据录音显示,事后邹家三姐弟质问院方:“我爸手术,我妈作为配偶为什么没有签字的权利?”医院工作人员说:“她可以签啊!”邹家三姐弟追问:“既然她可以签,那为什么还要等我们过来再办理相关手续?”录音里没有正面的回应。

  4

  贿!

  “爸在等手术!快跑!”邹家三姐弟心急火燎地跑进神经外科办公室,找黄主任签字。黄主任打开电脑,向姐妹俩介绍邹华安的病情。“我们很着急,结果黄主任讲了很久关于医学的东西。我们想要签字,对方说这是医院的程序,必须走的流程。”邹大姐愤懑地说,本以为听完黄主任的介绍便能签字,没想主任让他们去找一位“陈博士”办手续。

  赶紧!三姐弟辗转来到陈博士的办公室。“他也拿起我爸的CT片,跟我们讲了和之前黄主任讲的一模一样的话。”邹大姐告知,黄主任已经介绍过情况了,问能不能马上安排抢救手术?“陈博士说‘我们知道了,我们知道你们着急’,还说他和黄主任是一个团队的,办手续签字,流程是这么走的。陈博士跟我们边说话,边喝着易拉罐饮料,然后他以需要时间准备资料为由,让我们到办公室外面等。”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姐弟心里煎熬难耐。邹大姐提议:“这么等下去实在拖不起,得求医生赶紧手术。”她就问妹妹身上带了多少现金,打算给黄主任送礼金。“微信转账人家肯定不敢收!我没带现金,两个姐姐站在楼道上,掏尽身上所有现金,大姐只有900元,二姐拿出1100元,正好凑齐2000元整数。”邹三弟告诉导报记者。

  邹大姐折返跑回黄主任办公室。“我跑上去,将2000元塞进黄主任的手里,哀求他快点,然后回到陈博士办公室门口。黄主任什么也没说,收下礼金。”

  5

  亡!

  “爸,你醒醒,再坚持一会,医生马上手术!”邹家三姐弟回到父亲的重症病房,用闽南语向父亲哭喊着,但邹华安此时已经毫无反应。

  “当场的医护人员告诉我们‘不用喊了,你爸爸已经陷入重度昏迷,我们也没办法,已经催了手术室好几次了’。”邹家三姐弟闻言心痛不已。

  直到4月5日凌晨0:59,邹华安终于进行抢救手术。从《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病程记录》重症医学科(病区)“术后首次病程记录”中可以看出,邹华安的手术从0:59分一直持续到凌晨5:05才结束。邹家三姐弟和邹大妈,都在手术室外守着。

  手术结束后,医生告诉邹家三姐弟,手术不理想,一直处于神志深昏迷状态。术后,邹华安又出现了脑出血。

  4月6日凌晨2:40,邹华安再次被推入抢救室。

  凌晨3:30临床宣告死亡。这是《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病程记录》重症医学科(病区)“抢救记录”中对邹华安生命终结的记录。

  “对于重症患者的抢救,没有绿色通道吗?从医生发现病人脑出血病危,到手术抢救,为什么要等4个多小时?这算不算变相的见死不救?”邹家人寒心不已。

  邹家三姐弟表示,愿意为自己的一切陈述负法律责任。医院回应一直在为手术做准备

  就患者的质疑,4月22日,厦大附属中山医院医务科相关负责人,接受了导报记者的采访。

  是否要求患者子女办理签字?“患者本人脑出血,只要有一个亲属或者陪伴人签字我们都会同意,总值班或者医务室的人签字也可以进行手术。因为手术风险特别大,医生和病人老伴讲述了手术的风险,让家属考虑是否手术。并不是医院要求等孩子来,而是老人要求。”负责人说。

  脑出血手术准备了多久?“从CT检查出来确诊后,医院就一直在为手术做准备。因为患者前面在做溶栓,有出血的风险。当时神经内科查患者的凝血指标,麻醉科评估麻醉风险,神经外科联系麻醉科、手术室做准备。具体时间以病历记录为准。”负责人说。

  黄主任有没有收礼金?“收红包的事,当时神经外科医生已经要上手术台,家属此时冲过来往医生口袋里放了东西,医生当时有拒收,但患者家属放完东西后就直接跑了。这位医生第一时间按照医院的程序上交红包,衣服一换就进了手术室,至于红包里是卡还是现金,医生根本不知情,没时间打开红包看。这笔钱正常情况会全部打在患者住院费里,应该已经打入住院费中了,这个是通过纪检的手续。”负责人说。

  家属痛陈

  重症室办手续这么麻烦?

  针对医务科负责人的解释陈述,邹华安家属提出反驳。“医院怎么能这么说?我妈听完气得血压都高了。我爸病危,我妈求医生快救人,怎么会说等我们过来再办手续?事实上等我们过来了,跑手续还费了那么长时间。正是因为手续办不顺利,拖得太久,我们才无奈给主任送礼金。谁想得到都住重症室了,手术还要办这么麻烦的手续。”

  至于红包问题,邹大姐说:“究竟是黄主任撒谎,还是有人要帮他站台?那天晚上我们慌成一团,哪带信封和红包纸了?钱没有外包装直接塞给他,他没推辞。开颅手术完,他还跟我们交流了很长时间。事后纠纷协调,黄主任又跟我们见面了几次,怎么都没听说他退赃的事?关于受贿定性的事,我们还有其它证据。”

  专家说法

  脑出血急救有“黄金时间”

  针对脑出血手术准备时间和相关抢救的问题,导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内一位三甲医院的专家。因为行业回避原因,他表示不便发表意见,婉拒了采访。导报记者只得舍近求远,采访外省专家(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因,我们隐去其单位和姓名)。

  脑出血急救的最佳时间是多少?“时间就是生命,脑出血意外跟心脏猝死一样,危险性极高,脑出血急救在最初5分钟至关重要,最好能在2小时内手术,尽量不要超过3小时,时间长了会大大增加中风并发症和后遗症的风险,甚至有生命危险。”湖南省某三甲医院的专家说。

  脑出血的治愈概率有多高?“没办法一概而论。一旦被人们碰上,就需要采取较快的急救方法来挽救人们的生命,送得及时、出血量少且部位不太重要的,一般愈后较好,后遗症也比较轻;出血量大又被拖延治疗的,最后即使救回一命,生活质量也较差。还有少数病人病情特别危重,可能在医生赶到进行专业救治时,呼吸心跳已停止。”广东省某三甲医院的专家说。

  脑出血手术,需要准备4个多小时吗?“我不了解现场情况,这个问题不好说太细。我只能说在我们医院肯定不用!”湖南省某三甲医院专家说。

  “脑出血的严重程度要根据出血量来决定。医生应该很清楚,4个多小时的等待,对这样的病患意味着什么?!在重症室里发生这种事,完全可以第一时间着手抢救处理。”广东省某三甲医院的专家说。

  记者手记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一个做心脏病检查而住院的病人,造影手术后发现血栓,取栓手术后发现脑出血,脑出血后隔了4小时12分开始动手术……

  逐渐加剧的病情以致殒命,究竟是偶然事故,还是先后存在因果关系?病情十万火急,为何让家属疲于奔命在办理手续中?

  生死关头,准备了4个多小时才得以进行的手术,是行业规定时间,还是特殊个例?以后还会不会有类似的病人遭遇这样的对待?

  病患的不幸遭遇和家属的这些疑惑,希望能得到相关部门权威公正的总结和解释。

  希望在这起悲剧中的医务工作者,牢牢记住“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殷殷嘱托,认真回顾“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的仁心厚德,要向筚路蓝缕的前辈医护工作者学习,用仁与敬畏对待生命之义、以爱与继承传递本草之情。

  重温誓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厦门长庚入选首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

    近日,“中国医师协会分娩镇痛专家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分娩镇痛正式在全国推广。同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首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名单,全国有900多家医院入选,厦门有三家医院入选,厦门长庚医院成为其中一家。另外两家是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厦门市妇幼保健院。[详细]

    厦门网
    2019-04-12
  • 口腔黏膜移植再造尿道 厦门儿童医院成功治愈难兄难弟

    张先生的孩子出生后查出尿道下裂,前后在多家医院做了5次修复手术,每次手术后不久又再次出现尿道狭窄,不能排尿的情况。医生告诉他,孩子是严重的疤痕体质,难以治疗,建议去上海、北京的大医院。近日,患儿终于在厦门市儿童医院成功手术并康复出院。[详细]

    厦门网
    2019-04-12
  • 全国首批分娩镇痛试点医院 厦门三家医院入选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名单的通知》,确定了全国913家医院作为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福建省有32家医院入选,厦门市有三家医院榜上有名,分别是:厦门长庚医院、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厦门市妇幼保健院。[详细]

    东南网-海峡导报
    2019-04-12
  • 高龄老人就医难引发医院重视 部分医院将采取改进措施

    4月9日,本报刊发了《高龄老人看病难能否设专属通道》报道,聚焦老人就医困惑,引发多方关注。多家医院对此甚为重视。有的院方表示,记者的采访让他们发现了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将采取有效措施改进并提高服务质量。也有医院负责人表示,其他医院的有些做法值得参考和推广。此外,还有业内人士及网友也给本报提供了不少思路及解决“老人看病难”的应对方法。[详细]

    厦门网
    2019-04-12
  • 她专挑医院电梯内“下手” 女惯偷多次扒窃被刑拘

    近日,中华派出所接一男子报称在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被扒2100元。接警后,民警认真询问案发过程,通过案件串联及缜密调查研判,迅速锁定嫌疑人身份,并部署第一医院特勤开展布控。[详细]

    东南网-海峡导报
    2019-04-14
  • 到医院不看病专偷病人医药费 女子在医院电梯多次偷钱被抓

    10日,张先生去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给父亲开药,一共取了6000元装在口袋里带去医院。张先生从一楼坐电梯上楼,要去结账取药时突然发现钱少了2100元。张先生报警后,民警经过调阅监控录像,一名“男子”进入民警视线,张先生乘电梯上楼时,该“男子”也跟着进了电梯,之后一直在张先生旁边蹭来蹭去。[详细]

    厦门网
    2019-04-16
  • 厦门医学院新增5个本科专业 将于今年秋季开始招生

    近日,根据《教育部关于公布2018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的通知》(教高函〔2019〕7号),厦门医学院申报的麻醉学、预防医学、口腔医学技术、助产学和化妆品技术与工程5个本科专业成功获批,至此,该校本科专业共达到15个。此轮新获批的5个本科专业将于今年秋季开始招生。[详细]

    东南网-海峡导报
    2019-04-16
  • 为妇女儿童健康护航 厦门市妇幼保健院挂牌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妇女儿童医院”

    今年正值厦门大学98周年华诞,也恰逢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厦门大学附属妇女儿童医院建院60周年,该院表示,将以附属医院挂牌为契机,充分发挥厦门大学的学科、平台和资源优势,按照厦门大学附属医院的条件和标准定位,通过引进高层次人才和高质量管理,进一步提升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建立高起点、高水平、高标准的医学平台,在推动医院发展不断迈向新台阶的同时,让老百姓享受到更加优质的医疗卫生服务。[详细]

    厦门网
    2019-04-16
  • 厦门一男子被送医院醒酒 一查竟发现脑出血

    原本到医院只是为了请医生帮忙醒酒,但经检查,竟发现脑出血。好在经过有效抢救,患者小杨已解除生命危险。前几天,二十出头的外来务工青年小杨晚上下班后,和一帮老乡喝酒聚会。大家喝得很嗨,很快就都有了醉意。小杨虽然只喝了自己酒量的一半,但头昏脑涨,感觉身体非常沉重,还呕吐不止,很快便神志不清。朋友们急忙将他送到前埔医院看急诊,希望医生帮小杨醒酒。[详细]

    厦门网
    2019-04-18
  • 厦门眼科中心五缘院区 本周六有流泪公益讲座

    总是流泪怎么办?有些市民朋友不仅流泪,还伴有眼干、眼痛、眼部不适等各种症状,究竟是流泪导致了这些问题,还是这些问题导致了流泪,要想有效地解决流泪问题,确诊病因是关键。其实,日常生活中,小到新生儿,大到百岁老人都可能受流泪困扰。据统计,中老年人泪道病的患病率甚至高达75%~80%。[详细]

    厦门网
    2019-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