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侵财案件:如何运用“定性三阶段”标准
2019-04-28 14:50来源:检察日报

  ◇信息网络只是导致犯罪的时空场域、行为外观、财物样态发生变形,但并不影响犯罪构成要件的基本判断,网络侵财犯罪的罪名认定,应当从财物所有人、被害人意识、财物管控状态以及犯罪行为方式等方面综合考量。

  ◇网络侵财行为定位宜构建三阶段判断标准:区分案件人物之“案件被害人”与“案件关联人”;界分行为类型之“双方合意”与“单方排除”;划分行为特征之“人身性”与“非人身性”。

  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传统犯罪表现出明显的网络化趋势。刑法分则第五章侵犯财产罪作为传统的自然犯,其内部罪名之间因作案方式的网络化、涉案财物的电子化、物理位置的隔空化,导致在行为性质、罪名认定等问题上出现认识分歧,尤其是盗窃、抢夺与诈骗三个常见罪名之间存在较为普遍的人物交错、行为交叉、罪名交织现象,而司法机关在相关个案的处理上各不相同,尚未形成明确、清晰的认定标准。行为性质的准确评价、法律条文的正确适用,直接影响到法秩序的统一,关涉到正确适用法律,关乎到对行为人的公正处罚,因此,实务中的分歧亟待理论上予以廓清。本文结合一起具体案例,提出认定网络侵财犯罪的“定性三阶段”标准,以期抛砖引玉。

  网络侵财行为定性争议

  目前,网络侵财行为定性通常涉及到诈骗罪、盗窃罪和抢夺罪等法律适用争议。现以下面案例为样本,分析如何运用“定性三阶段”标准,正确处理网络侵财案件。行为人王某为牟取不法利益,冒充家长混入某小学班级家长微信群。某日该班级统一收取班费200元/人,缴费方式为家长以微信红包方式发送至微信群,由班主任点击收取。王某在家长将微信红包发送至微信群后,趁班主任老师正在课堂授课之机,先后点击微信红包30个,合计金额6000元,然后退出该微信群。关于这一案件,实务中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构成诈骗罪,理由是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学生家长混入微信群,继而在家长缴纳班费时冒充班主任进行点击,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第二种观点认为构成盗窃罪,理由是家长将微信红包发送至微信群后,红包内的金额即已交付给了班主任,王某利用班主任暂时难以管控之机实施不法占有,应评价为秘密窃取。第三种观点认为构成抢夺罪,理由是微信红包被发送至微信群后,王某采用点击的方式排除了他人的合法占有,公然建立了自己的不法占有,符合抢夺罪的构成要件。

  对此,笔者认为,信息网络只是导致犯罪的时空场域、行为外观、财物样态发生变形,但并不影响犯罪构成要件的基本判断,网络侵财犯罪的罪名认定,应当从财物所有人、被害人意识、财物管控状态以及犯罪行为方式等方面综合考量加以认定。

  犯罪定性三阶段判断标准

  笔者认为,常见网络侵财行为定性宜构建三阶段判断标准。

  第一阶段:区分案件人物之“案件被害人”与“案件关联人”。在微信红包类网络支付中,家长将红包发送至微信群后,班主任尚未点击,此时班费缴纳尚未完成,此类资金已经支付但尚未收取,实际属于“在途资金”。从民法意义上讲,微信群中红包的所有权依然属于家长,班主任只是具有代收班费的民事权利。“在途资金”并未实际抵达收取方,双方“支付——收取”的民事法律关系处于待完成状态,此时支付方对红包内资金的控制力弱化,但是从一般观念及法律认定而言,支付方仍然占有红包内资金,管控力减弱并不等于所有权的转移。因此,行为人点击红包侵犯的是支付方的财产法益,其行为性质的判断应当以此为基点,切不可将收取方作为被害人,进而导致罪名认定偏差。实质上,网络侵财案件中案件被害人的判断对于罪名认定具有基础性的导向作用,是确保后两个阶段判断准确的前提性条件。本案中,王某不法占有之微信红包,其真正的所有人是学生家长,家长系刑法上的案件被害人;班主任只是民法上的财物收取方,但并未受到刑事犯罪的实际侵害,系刑事案件的关联人。

  第二阶段:界分行为类型之“双方合意”与“单方排除”。认定网络侵财行为的罪名,应重点考察财物所有权转移之原因。诈骗是被害人参与的犯罪,被害人受到行为人的欺骗后陷入错误认识,建立了一种所谓的“双方合意”,自愿让渡财产所有权,一般体现为被害人主动将财物交付给行为人,可归类为交付型财产犯罪。盗窃、抢夺是行为人单方实施的犯罪,行为人违背被害人意志,采用秘密窃取、公然夺取等方式,“单方排除”被害人的合法占有,进而建立起对财物的非法占有,可归类为排除型财产犯罪。通过对行为类型的“双方合意”或“单方排除”的判断,可将诈骗罪与盗窃罪、抢夺罪准确区分开来,形成针对罪名的第一次判断。就本案而言,家长将红包发送至微信群,其目的在于缴纳班费给班主任,并无将红包内资金转移给行为人的主观意图,红包被发送至微信群后,虽然从网络技术而言群内人员均可点击,但该红包有明确的交付对象(班主任),不能视为针对群内所有人员的概括性交付,由于欠缺被害人对行为人的交付意图与交付行为,诈骗罪不能成立。

  第三阶段:划分行为特征之“人身性”与“非人身性”。抢夺罪的特征是人身性、公开性,行为人为实现对他人财物的非法占有,对财物施加物理意义上的不法有形力,以公开方式排除被害人的合法占有,近身地夺取他人财物,是一种非和平的占有方式。盗窃罪的特征是和平性、秘密性,既可以体现为人身性(如扒窃),也可以体现为非人身性(如盗窃无人仓库),行为人试图通过隐蔽的方式和平地占有他人财物,并隐匿自己身份、避免发生冲突。通过对行为特征的“人身性”或“非人身性”的判断,可将盗窃罪与抢夺罪准确区分开来,形成针对罪名的第二次判断。抢夺罪应当具备人身性(贴身或近身)与非和平性,当行为体现出非人身性与和平性时,抢夺罪不能成立。本案中,因微信红包设置了“无人领取,24小时后退还”的支付规则,家长对微信群红包的现时管控并未中断,只是管控力度出现弱化,在一般观念上,红包仍然处于家长的现实管控之下,王某的点击行为本质上是窃取行为的网络化,秘密地通过和平方式非法占有了微信红包内资金,应认定为盗窃罪。当然,随着生活网络化发展,有专家提出抢夺概念也需要与时俱进,“网络抢夺”也有合理性。故而,有观点认为,在网络环境中夺取财产行为可呈现为电子形态,行为人发出的信息指令正是针对财物施加的“力”,公然排除了他人的合法占有,并建立起自己的非法占有,也可以抢夺罪论处。笔者认为,在网络空间中,行为人针对被害人电子形态的财物发出转移占有的信息指令后,网络系统基于预设的交易操作规则,会将相应的财物转移至行为人的账户,这个过程和平且不涉及人身性,评价为抢夺罪实难证成。

  概言之,传统犯罪的网络化已不是未来之“前景”,而是当下之“实景”,技术进步虽然会造成犯罪行为之外观形态发生嬗变,但是不会动摇罪刑法定原则的刑法基石地位。一方面,司法实务应恪守罪刑法定原则,以刑法规范为圭臬,对犯罪行为之性质作出准确认定;另一方面,司法实务应重视动态解释的方法,在时空变迁中对犯罪行为之外观作出与时偕行的合理解释,不应囿于传统形态而自我封闭。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浙江绍兴警方破获特大网络赌博案 刑拘48人

    通过微信群等平台进行结算,一个看似普通的手机棋牌软件成为犯罪分子的“摇钱树”。浙江省绍兴市滨海警方日前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赌博案,涉案金额数亿元,犯罪嫌疑人阳某等48人已被刑拘。1月28日,绍兴市公安局滨海分局接到群众报警,称其加入一个赌博群,群内通过一款名为“象样游戏”的App进行赌博。民警顺藤摸瓜,迅速锁定了湖南长沙亿迈集团及其下属4个分公司。[详细]

    新华网
    2019-04-12
  • 三成未成年人曾网上接触色情等信息 背后黑色利益链曝光

    在网络带来海量信息的同时,不良内容成为影响未成年人网络安全的主要隐患。研究报告显示,有15.6%的未成年人表示曾遭遇网络暴力,最常见的是网上讽刺或谩骂、自己或亲友在网上被恶意骚扰、个人信息在网上被公开。30.3%的未成年人曾在上网过程中接触到暴力、赌博、吸毒、色情等违法不良信息。[详细]

    央视财经
    2019-04-13
  • 网络贷款套路深,借钱须谨慎:一看二懂三留痕

    “无担保小额贷款,手续简便立即放款”。[详细]

    法制日报
    2019-04-14
  • 广西贺州警方打掉一特大吸贩毒网络 涉及百余人

    当地警方经扩线深挖,打掉一个特大吸贩毒网络,缴获毒品海洛因、冰毒共2.4千克,抓获朱某清、何某有等11名涉嫌贩卖、运输毒品犯罪嫌疑人,查处涉及到该毒品供应链的100余名吸毒人员。[详细]

    中新网
    2019-04-15
  • 乌鲁木齐海关破获涉11省走私贩卖象牙及其制品网络平台案

    乌鲁木齐海关缉私局近期摧毁一个涉及11省的走私贩卖象牙及其制品的网络平台,查扣疑似走私入境象牙制品毛重52.4891千克,疑似红珊瑚制品毛重11.95千克,疑似象骨制品1.502千克,疑似玳瑁标本毛重0.7395千克,案值高达500余万元。[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4-17
  • 男子赌博一晚输30万 涉嫌开赌场的7人被批捕

    今年2月,市民程先生报案称,在网络上玩返利游戏,输了上百万。南京玄武警方侦查后挖出了一个网络赌博群。近日, 7名涉嫌开设赌场的组织者被依法批准逮捕。2月28日,程先生向南京板仓派出所举报,称自己在一个游戏群里玩押红包游戏,结果上了瘾,一下输掉了上百万元。“有时候也会赢,就总想继续玩,但是运气不好时,一晚上能输30万,我为了捞回本,都卖了一套房,可是半个月来都输得差不多了。”程先生告诉民警。[详细]

    扬子晚报
    2019-04-20
  • 1.8万元被5岁孩子玩游戏充值了 这笔钱能要回来吗?

    网络交易的发达,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但也给不少家长带来烦恼,有的孩子会拿大人的手机给网络游戏充值,花费数千元甚至上万元。那么,家长能否追回这些钱款呢?近日,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法院通过调解方式对一起网络合同纠纷案结案,经调解,孩子4个月时间花掉的1.8万元,网络游戏公司同意退回家长1万元。[详细]

    检察日报
    2019-04-24
  • 巨人网络:史玉柱被警察带走为恶意、不实谣言

    网络传闻“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在杭州被警察带走”,为恶意、不实谣言。史玉柱24日下午一直在巨人网络上海总部开会,有麦肯锡团队参会。公司已联系警方,将严肃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4-25
  • 重庆警方打掉一电信网络诈骗集团 受害人涉及20余个省市

    2018年7月,重庆市公安局万盛经开区分局东林派出所社区民警罗警官在日常走访中发现,其责任区的某居民小区一出租屋内摆放着大量电脑、手机,多名青年频繁出入,形迹可疑。万盛警方随后深入摸排核查查明,该出租屋是一个实施新型电信网络诈骗的违法犯罪窝点。该团伙以婚恋名义,引诱受害人在网络游戏中充值,从而获取大量非法利益。因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隐蔽性高,受害者涉及全国多地,案情重大复杂,该案被公安部确定为挂牌督办案件。[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4-25
  • 河南打击“冒充白富美”等网络诈骗 刑拘1324名嫌疑人

    针对近年来不法分子通过“冒充熟人、领导”“冒充公检法”“冒充军警购物”“购物刷单”“冒充白富美”“平台投资”等诈骗行为,河南警方重拳打击上述电信网络诈骗行为,刑拘1324嫌疑人。[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