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父母放弃儿子救儿媳:做这个决定有多难不敢想
2019-05-15 21:11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陕西延安5月15日电(记者高庆国)陕西延安村民陈岗和妻子杨红燕,在租住的民房用煤炉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双双陷入昏迷。因昂贵的医疗费让家人无力承担,陈岗的父亲陈立有做出了选择:放弃治疗儿子,先救情况较乐观的儿媳。

  今年3月19日,延安天气较为寒冷,在市里打工的陈岗和妻子杨红燕便在租住房内用煤炉取暖,结果导致两人一氧化碳中毒,次日被房东发现,紧急送往医院治疗。

  据了解,两人送医后,陈岗被医院诊断脑死亡超过50%,同时因胳膊供血不足需要截肢。杨红燕则属于一氧化碳中毒(重度)转为迟发型脑病,目前认知反应差、计算力无、大小便失禁。

  杨红燕正在医院接受治疗。高庆国摄

  医生表示,陈岗治疗好的希望甚微,杨红燕的治疗情况相对而言较为乐观。因家中经济条件有限,陈岗的父亲陈立有决定放弃治疗儿子,先救儿媳妇。

  陈立有的二儿子陈阳5月15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介绍,他的哥哥陈岗和嫂子杨红燕育有一儿一女,儿子14岁读初二,女儿才7岁。两人靠打工供孩子在延安市上学,家中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两人的治疗费用对他们家而言难以承受。

  为了让两个孩子不至于同时失去父母,陈立有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放弃治疗情况不乐观的儿子陈岗,将有限的费用用来救治儿媳妇。为此,陈岗的母亲还与陈立有争执数次,好几次都哭得晕厥过去。

  “那种情况下,做出这个决定有多难我都不敢想。我爸认为我哥这么个情况,治好的希望很渺茫。一次性有两个病人需要治疗,花费实在太大了,就我们家的情况,是真的负担不起。我爸就说把我哥放弃了,钱给我嫂子看病。”陈阳告诉记者。

  4月初,处于昏迷状态的陈岗被父母带回老家,因生活不能自理,老两口衣不解带照顾儿子,每次喂儿子吃饭,只能用针管将营养液注射到儿子嘴里,勉强维持着儿子的生命。

  陈阳告诉记者,做出这样的决定让老两口心疼又犯愁,为人父母,他们并不忍心看着儿子等死。可如果将儿子送往医院治疗,这样子的病情花费不在少数,可能导致两个人最后都没钱医治。

  为了挽救哥哥的生命,陈阳拿着陈岗的病情资料到西安的一家大医院寻求治疗。该院医生则告诉陈阳,由于陈岗胳膊上的肌肉已经被挤压坏了,所以需要先进行手臂治疗。但是手臂治疗需要病人清醒过来,用大腿上的肉补胳膊上的肌肉,属于大手术,术后恢复需要人有清醒的意识,但陈岗尚属昏迷状态,所以暂时仍无法进行治疗。

  据了解,仍躺在家中的陈岗目前仍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在听到别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会流出眼泪。在陈立有看来,这是儿子的病情有所好转的征兆,也让他的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做父母的对自己的儿子也要尽心一点,有点希望就要给他治疗。”

  陈阳告诉记者,这几天他们也收到了一些捐款,很感谢大家。(完)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易红秀,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男童遭养父女友毒打致脑死亡 家人放弃治疗

     7月9日下午,小天遇疑遭养父的女友文某虐待,昏迷不醒,入院第三天,主治医生就宣布小天遇脑死亡,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昨日,经医院建议,杨师傅与家人商量后决定放弃治疗,并同意捐献小天遇的器官。经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于7月22日12时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的文某执行逮捕,现羁押在昆明市看守所。[详细]

    昆明信息港
    2016-07-29
  • 男孩溺水家长想放弃治疗 医生急了:再给一天时间!

     3月14日下午4点多,120急救车接回一个两岁不到的溺水男孩,随车医生一路心肺复苏到达余杭区中医院急诊,当时孩子全身痉挛、皮肤黑紫,嘴里大量粉红色泡沫痰,心跳一度停止。急诊、儿科、内科医生们立即展开急救,气管插管,心脏按压……所幸,孩子的心脏终于又开始跳动。这个男孩叫平平,跟着父母、外婆从云南来余杭,家里还有一个4岁的姐姐。那天下午,外婆从地里干活回来,看到姐弟俩在房前玩,就去洗澡了。[详细]

    钱江晚报
    2017-03-17
  • “渐冻症”女博士欲放弃治疗 病友用眼动仪写信鼓励

    近日,北京大学历史系女博士娄滔患“渐冻症”,口述遗嘱希望捐献遗体一事引发多方关注。在医生的全力救助下,娄滔的病情已经逐步稳定,一家“渐冻人”关爱机构还为娄滔安装了眼动仪,通过眼动仪打字,她可以和外界较为顺利地进行交流。不过娄滔的家人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娄滔的情绪经常出现起伏,多次表示希望放弃治疗,而许多“渐冻症”病友则通过各种方式,鼓励娄滔能够坚强地生活下去。[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7-10-25
  • 爷孙两人同患癌症 爷爷放弃治疗餐厅打杂赚医药费

    “借了30万元,还差30万元,为了救孙子的命,我们一家人都没放弃。”在光谷广场附近一家小餐厅打杂的万义权,脸色有些蜡黄,眼神却十分坚定。今年67岁的万义权家住新洲区徐古街万岗村,2016年便查出肝癌,因为年龄大一直选择保守治疗,直到2017年5岁的孙子熙熙被查出癌症后,他便再也舍不得去买昂贵的抗癌药物,在餐厅每个月打杂赚的2000多元钱,他基本都留给孙子治病。[详细]

    荆楚网
    2018-04-13
  • 乡村女教师命悬一线 医生30天“不放弃”救活

    我的眼泪都哭干了,就每天坐在病房门后面发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女儿一定能救活!”来自甘肃天水武山县的“95后”女孩马玲的妈妈马金兰近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回忆,最终手术成功后,女儿苏醒那一刻,她看到医生高兴地跳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在欢呼着笑。[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8-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