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卖假药、行贿等罪名 天圣制药10连跌后遭退市危机
2019-05-31 10:21来源:“中新经纬”APP

  原题 涉卖假药、行贿等罪名 天圣制药10连跌后遭退市危机

  A股经历了三年上市爆发期,在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任期间共有711只新股火速上市,天圣制药就是其中一家。

  然而,天圣制药上市不满一年公司便爆雷,多名高管涉嫌犯罪被抓,刚满两年又被戴上了ST的帽子......在近日曝出的天圣制药起诉书中,涉及了公司销售假药罪、行贿罪等多项罪名,问题缠身的天圣制药为何会上市?或许这份起诉书会给我们答案。

  卖假药“黑历史”未阻止上市步伐

  公开资料显示,天圣制药成立于2001年10月,2007年12月整体改制为股份公司,公司主要从事医药制造与医药流通两大板块,是集医药研发、制造及流通为一体的医药企业集团,主要生产销售口服固体制剂、小容量注射剂、大容量注射剂,主导产品为小儿肺咳颗粒、红霉素肠溶胶囊、银参通络胶囊等。

重庆天圣药业有限公司(来源:公司官网)

  日前,天圣制药发布了一则《关于收到公司及相关人员起诉书的公告》,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公告称,被告单位天圣制药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公司实控人刘群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等;原高管李洪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一案侦查终结,移送重庆一分检审查起诉。

  经查,2016年12月中旬,重庆国中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中医药”,系天圣制药全资孙公司)因消防设施未达标而拆除位于重庆市万州区的生产车间并停止生产中药饮片,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刘群召集天圣制药集团重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圣重庆”,系天圣制药的全资子公司)、国中医药相关负责人员开会,决定将国中医药的设备、原材料、包装等运往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天圣重庆,由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厂名、厂址等标识生产、销售中药饮片。时任天圣制药总经理的被告人李洪在得知前述决定后,安排天圣重庆相关负责人员予以执行。

  2016年12月下旬至2018年4月期间,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的名义生产中药饮片,但未按规定制作生产记录,成品未经质量检验,未按规定使用生产批号、产品合格证等,并以国中医药名义对外销售。生产中药饮片价值合计人民币445万元,销售中药饮片金额合计人民币396万元。

  经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的中药饮片按假药论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单位犯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按照刑法的相关规定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6月,天圣制药申报了IPO,在2017年4月10日,这一卖假药的药企竟然获得了发审委审核通过。同年5月19日,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募资净额近11亿元,上市当天市值超68亿。

  公司带病上市全靠行贿?

  事实上,天圣制药在IPO期间就曾被质疑存在商业贿赂和毛利率异常情况。彼时,在审核天圣制药IPO的发审会议上,发审委询问的第4个和第5个问题即是与商业贿赂相关。发审委要求天圣制药说明“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和变相商业贿赂情形;获取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三家医院订单的途径及其合理性,所销售药品的品种和金额,关联交易价格是否公允”等问题。当时,天圣制药明确回复,不存在商业贿赂。

天圣制药广告(来源:公司官网)

  如此看来,天圣制药当时撒了谎。经调查,2003年至2018年初,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的被告人刘群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天圣制药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74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人民币970万元。

  200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下半年,被告人刘群为使被告单位天圣制药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共计人民币405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人民币260万元。

  重庆一分检认为,被告人刘群及被告单位天圣制药的上述行为涉嫌单位行贿罪和对单位行贿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犯单位行贿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对单位行贿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股价腰斩市值缩水近四成

  当初,天圣制药是以白马股的身份上市。2017年上市前后,天圣制药的盈利表现十分抢眼。财报显示,天圣制药2014年-2016年,分别实现扣非后净利润1.51亿元、1.65亿元和2.06亿元,2017年则为2.23亿元。

  然而,2016年-2017年建立在生产、销售假药和行贿基础上的数据没能坚持一年。2018年至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及净利润双双下滑。

  2018年,天圣制药实现营收21.71亿元,同比下滑3.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下滑55.22%。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4.75亿元,同比下滑23.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43.09万元,同比下滑84.25%。

天圣制药股价(来源:wind)

  4月29日,公司股票简称由“天圣制药”变更为“*ST天圣”,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自此,公司股价沦陷,从4月29日开始连续10日跌停板,股价由9.68元/股跌至6.11元/股。近一个月,公司市值缩水近四成,目前仅为18.5亿元。

  上市不足两年就披星戴帽的天圣制药,套牢了约3.7万户股东。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索赔律师吴立骏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三圣制药的涉案药物主要为中药饮片类,目前可能不会像长生生物一样遭到强制退市,但在假药严打的情况下,也不排除强制退市可能。

  (高晓锳)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普通脚气药膏谎称祖传秘方 销售假药夫妇被判刑

    丈夫孙某、妻子丁某在连云港经营着一家推拿理疗店。2016年,孙某从药店购买了一盒“皮康王”药膏治疗脚气,感觉效果不错,便和丁某商议多进一点放在店里推荐。丁某提议换个瓶子包装,对外宣称是祖传秘方,这样能多赚钱。于是,孙某从网上购买了500个小塑料瓶和5元一盒的“皮康王”药膏500盒,然后将药膏挤到小塑料瓶里,没有任何标识的祖传秘方脚气膏就出炉了。孙某以每盒11元的价格向顾客推销。丁某则通过微信朋友圈推销这种秘方脚气膏。其朋友又以每盒30元至50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后被人举报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顺藤摸瓜抓获了孙某、丁某。[详细]

    扬子晚报
    2019-02-19
  • 医生推荐万元抗癌药 被食药监部门认定为假药

    近日,山东聊城一医生开具抗癌药经食药监部门鉴定属于假药一事引发关注。[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02-27
  • 假游客诱导真游客购买数万元药材 “馅饼”如何变陷阱?

    事实上,假期旅游消费中的“陷阱”由来已久。相关部门及行业协会也出台多项治理措施,仍存在不少乱象。此前,在重庆两会期间,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相关管理部门监管只是一方面,短期内更重要的是出游者应擦亮眼睛,不贪便宜。从长远来看,要从全面升级旅游产业角度入手。[详细]

    工人日报
    2019-03-03
  • 美容院销售整形假药被查 老板偷偷继续“开张”终被捕

    当下,整容技术发达,割双眼皮、打瘦脸针、美白针等微整形成为不少人的选择。可是,朋友圈、美容院推荐的高端美容药品,真的靠谱吗?[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3-25
  • 山东一医生推荐“假药” 司法:若出于好心不构成犯罪

    齐鲁大地,经过一冬酷寒,迎来春的讯息。和天气一样,山东聊城肿瘤医院医生陈宗祥的心情也由低落到明媚,3月24日,他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一扫人生中的阴霾。[详细]

    工人日报
    2019-03-30
  • 慈溪公安破特大网络销售美容假药案 涉案1亿元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如今追求颜值、“看脸”的时代,以注射、无创或微创为主要手段的微整形受到越来越多爱美人士的青睐,其中玻尿酸和肉毒素类产品是整形美容领域中颇受欢迎的整形针剂。然而,在“美丽经济”迅速崛起的同时也潜藏着不少陷阱和危害。[详细]

    法制网
    2019-04-01
  • “假宫颈癌疫苗事件”启动问责机制 查封药品彻查来源

    近日,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涉嫌注射假宫颈癌疫苗事件”广受关注。昨天,据海南琼海市纪委监委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琼海市纪委监委对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违规接种九价宫颈癌疫苗一事启动问责机制。[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05-05
  • 警方侦破制售假“救命药”案 起获假药5000余盒

    波立维、立普妥都是救命药,可黑心的犯罪嫌疑人,竟疯狂制售假药。昨天,房山公安分局通报,侦破一起制售假药案,抓获5名嫌疑人,起获假药5000余盒。[详细]

    北京日报
    2019-05-08
  • 成本2元假药吹成“特效药”卖80 通过乡村游医贩售

    查获了一批与治疗哮喘、胃病、筋骨劳损等病症相关的假冒伪劣药品,此类伪劣药品制造成本仅2元不到,却被吹嘘成“特效药”进行贩卖。经查,该团伙在外省进行生产,在全国各地设置代理商,最终通过乡村游医贩卖给病患,团伙涉案金额高达2000余万元。[详细]

    重庆晨报
    2019-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