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石头地”里种出新希望——云南西畴县脱贫记
2019-06-10 16:23来源:新华网

  原题 “石头地”里种出新希望——云南西畴县脱贫记

  西畴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是云南乃至全国石漠化程度最深的地区之一,全县1506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99.9%是山区,喀斯特面积占75.4%。过去,这里基本失去生存条件,山大石头多、贫穷落后是它给外界的最深印象。

  这里的群众,面对恶劣的环境,没有懦弱退却,他们奋起抗争,与天斗,与地拼,闯出了一条脱贫新路。现在,这里的全部村寨通了公路,石旮旯中造出了大片“梯田”。今年4月30日,云南省政府宣布,西畴县达到脱贫标准,退出贫困序列。西畴县的脱贫故事值得细细品味。

  “那个时候太穷了,路不通,电不通,房子破烂,田地少得可怜,粮食不够吃,说起来都是泪……”回想起20多年前刚嫁到西畴县蚌谷乡海子坝村时的生活状况,48岁的谢成芬仍然唏嘘不已。

  “山大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只见石头不见土,玉米长在石窝窝,春种一大片,秋收一小箩。”这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一句顺口溜,也是昔日西畴人民在石头缝中艰难求生的真实写照。

  石漠化号称“地球癌症”。过去的西畴,漫山遍野的石头,贫瘠稀少的土地,水土流失严重。有地质专家认为,这是一个“基本失去人类生存条件的地方”。

  20世纪80年代末,全县处在温饱线以下人口占到总人口80%以上,食不果腹、房不遮雨是普遍现象。1985年全县农民人均占有粮仅135公斤。

  江龙村、多依坪、岩头村……这些村寨都有一个共同外号“三光村”——“树木砍光、水土流光、姑娘跑光”。

  江龙村70多岁的刘超仁说,他们村过去不仅是“三光村”,还是有名的“口袋村”,辛苦种一年地只够吃半年,村民经常扛着口袋借粮食吃。

  面对极端恶劣的环境,失去生存条件的窘境,当地老百姓将如何抉择:搬家?等政府帮扶?靠社会救济?

  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1990年12月3日,王廷位、刘登荣等党员干部带领蚌谷乡木者村300多名群众,喊出了“搬家不如搬石头”的口号,男女老少齐上阵苦战105天,用铁锤、铁杆等原始工具,在石旮旯里刨出了600多亩保肥、保水、保土的“三保”台地,秋收时玉米增产了4倍,一举甩掉了“口袋村”帽子。

  这一声炮响,拉开了西畴人民与石漠化抗争、向石旮旯要地的序幕。看到了希望的各村寨群众,纷纷投入到炸石造地的抗争中。

  当地县委、县政府因势利导,出台炸石造地和中低产田地改造补助政策,全县掀起了以炸石造地为主的基本农田建设高潮。

  有了三保地,粮食大幅增产,解决了吃饱问题,但出行仍是难题。

  一个个村寨喊出了“要发展,先修路”的口号,立下了“与其等着看,不如自己干”的誓言。

  居住在深山里的董马乡张家老林村的张仁贵家,一家4口,3人是残疾。一家人凭着大锤、铁杆和锄头等简陋工具,用两年时间硬是在石山中“抠”出两公里多的进村公路。

  鸡街乡的肖家塘村,邓招才、侯寿高、姚仕元、姚仕斌4个人,每天清晨7点半开工,晚上8点收工,风雨无阻苦战6年,在石头山中修出了5公里道路,小货车可以开到每家房子边。邓招才的一只手指被石头压断,简单用草药包扎后,又继续修路。

  为凑钱修路、造地,有的村民卖了年猪,有的把儿女办婚事的钱拿出来……

  20年来,当地群众凭着一股子韧劲,在悬崖峭壁中开挖出了3000多公里道路,公路密度达到云南省平均水平的3倍,行政村、自然村全部通了公路。

  20年来,当地群众炸石造地10多万亩,人均耕地从过去的0.3亩增到了0.78亩,村民告别了在石头缝、石头窝里种庄稼的尴尬和无奈。

  党的十八大以来,西畴人民大力推进“山、水、林、田、路、村”的石漠化综合治理。很多村寨把保护植被、植树造林写进村规民约,村民自发种树,努力把水留住。2012年以来,全县共治理石漠化140.2平方公里,封山育林12.62万亩,人工造林3.35万亩,森林覆盖率从20世纪80年代的25.24%提高到53.3%。

  产业发展大力培植,苦参、三七、重楼、核桃、烤烟、蔬菜……一个个产业快速发展起来。

  曾经石漠化最严重的“三光村”多依坪村,如今是连绵的“梯田”,种上了5000多亩猕猴桃,村民增收有了保障。

  初夏时节,远处看去,蔚蓝的天空,碧绿的“梯田”,崭新的民居,与层层叠叠的山丘,犹如一幅秀美的田园风光画。每逢节假日,游客争相前来旅游参观,一些村民开起了农家乐。

  一个个“三光村”“口袋村”,甩掉了“贫困帽”,成了远近闻名的生态村、小康村。

  西畴县委书记蒋俊说,西畴人民在极度贫困的石漠化地区闯出了一条脱贫新路,这个不被看好的地方,提前摘掉了“贫困帽”。他们将继续加大综合治理力度,让当地群众过上更美好的生活。新时代的奋进道路上,西畴人民将迈着坚实步伐,勇毅前行。

  (记者浦超)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脱贫攻坚看云南】创新举措 看大理州脱贫攻坚的“六脉神剑”

    大理是全国14个扶贫片区“滇西边境片区”的主战场,全州12县市中有11个县市贫困县。不过让人欣喜的是,大理州脱贫攻坚工作始终走在全省前列。全省2016年要率先脱贫的12个贫困县中,大理占了祥云、宾川、洱源、巍山4个。而目前,这4个县已经通过了脱贫摘帽的州本级验收,已向省上申报。[详细]

    2017-03-02
  • 【脱贫攻坚看云南】看云南脱贫攻坚成效 网媒记者最关心啥?

    3月1日上午,“迎接党的十九大”系列网络主题活动之“脱贫攻坚看云南”活动正式启动。此次聚焦云南脱贫攻坚采访之行,网媒记者各自关注哪些角度?央广网记者杨明表示,大理盛名在外,但此前还从未到过大理,大理是民族自治州,他想从民族角度深入了解大理脱贫攻坚工作。杨明说:“我长期关注全国各地扶贫情况,云南脱贫攻坚工作做得不错,希望云南能与全国同步迈入小康社会。[详细]

    2017-03-02
  • [脱贫攻坚看云南]“脱贫攻坚看云南”采访活动启动 网媒聚焦云南脱贫

    由中央网信办、国务院扶贫办指导,云南省委网信办组织,大理州委宣传部(网信办)、云南网承办的“脱贫攻坚看云南”网络主题采访活动今日(3月1日)正式启动。多家中央驻滇媒体、省内主要网络媒体走向云南扶贫一线,走进田间地头,深入群众生活,以生动的镜头、感人的笔触、丰富的影像图片,运用各种新技术新手段集中宣传报道云南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面取得的进展和显著成效。[详细]

    云南网
    2017-03-02
  • 滇西边境片区精准脱贫步履加快

    春深时节,彩云之南传来好消息,记者从2017年滇西脱贫攻坚部际联系会上获悉:自中央2012年启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扶贫开发以来,教育部定点联系滇西边境片区,与28个部委以及云南省合力攻坚,截至2015年底,滇西片区贫困人口192万人,贫困发生率15.5%,贫困发生率和贫困人口下降幅度、GDP增速、投资效率等指标,都优于全国片区平均水平。2016年一年,各部门实施的推动滇西脱贫攻坚的举措有150多项。[详细]

    人民日报
    2017-04-12
  • 云南:党群心心相印 脱贫步步为营(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路面铺好那天是立冬,佤族人心里却跟开春一样温暖。”隆冬时节别样“暖”,云南省沧源佤族自治县勐来乡班列村的第一条水泥路刚过“保养期”,村民们这样开心地说,“班列村告别晴通雨阻,多亏省物价局扶贫工作队。”这个工作队驻村的6名党员,组织关系全转到村。如今在云岭大地,这样的工作队有7000多支,平均每个贫困村有5名队员扎根帮扶。[详细]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7-12-24
  •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云南:补短板 打赢脱贫攻坚战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我国贫困县最多的云南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打响十大脱贫攻坚战,确保各族群众如期摆脱贫困,实现共同富裕。[详细]

    央视网
    2018-01-21
  • 【脱贫攻坚在行动】云南洱源:一颗梅子带动数千户增收 酸果子甜了百姓生活

    “梅子吃起来是酸的,但其实是碱性水果。”而对于洱源人来说,一颗颗酸酸的小梅子,则为他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给他们的生活加了一份糖。[详细]

    未来网
    2018-07-28
  • 【脱贫攻坚在行动】云南边陲小镇片马:依托中药材种植 村民走向致富路-新华网云南频道

    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城区向西出发,沿着一百多公里的蜿蜒山路,翻过浓雾重重的高黎贡山,经过三个多小时,记者来到与缅甸接壤的西南边陲小镇片马镇。在片马镇的片四河村记者看到,白云之下、绿树之间的坡地上盖着黑色的遮阳网。[详细]

    新华网
    2018-07-31
  • 云南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开幕 首设“委员通道”

    报告称,2018年云南省政协围绕云南省委中心工作和省政府工作部署,发挥政协代表性强、联系面广的优势,聚焦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围绕提升和完善重点口岸城市功能、打造特色小镇、旅游市场整治等议题,召开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专题协商会等,深入调研、认真协商、务实监督。[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1-25
  •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云南贡山独龙族整族脱贫纪实

    站在波涛滚滚的独龙江畔,江风顺着峡谷吹向远方。曾经泥泞狭窄的土路、简陋破败的茅草房不见踪影,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灰顶黄墙的独龙民居、整洁的街道如同一幅画卷,让人难以想象这里曾是与世隔绝的“贫困孤岛”。[详细]

    新华社
    2019-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