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营欲借土开公司人事案卡韩国瑜 高雄市府拆招破局
2019-06-11 14:38来源:中国台湾网

  中国台湾网6月11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举用程建腾担任高雄港区土地开发公司(土开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绿营从上到下炮轰家臣变高官,气得程建腾拒绝职务。不料,高招“卡韩”在后头,绿营欲掌控高雄港区土地开发公司董事会,甚至已安排原总经理沈妙姿宣誓就职董事长,但高雄市都发局长林裕益当场提议市、港各派代董事长、总经理,打乱绿营规划,会议二度暂停,最后以缓议收场。市府暂时守下“可带来5千亿元(新台币,下同)产值”开发利益的城池。

  土开公司由台湾港务公司持股51%、高雄市府49%,共4席董事,双方各占一半,原先议定总经理由市府派任、董事长由台湾港务公司派任,在台当局和县市同党执政下自然没问题,未料高雄绿地变蓝天,土开公司摇身一变成为“卡韩”战场。

  据报道,土开公司掌握中油、台电、台糖等台当局经营事业土地,韩国瑜上任以来,至少8、9家厂商表达进驻高雄亚洲新湾区意愿,光是高雄市图书馆总馆旁“特贸三”用地,市场估算开发价值至少3、400亿,一旦卡关,马上拖慢“高雄发大财”脚步。

  土开公司昨天开董事会讨论董事长、总经理人事,台湾港务公司却提前主导向市府登记多1席劳工董事,希望在董事会确保3比2优势,市府发现后撤回登记,但港务公司仍将“员工票决多1席劳工董事”列入昨日董事会议程。

  在场人士透露,市府派董事、经发局长伏和中、都发局长林裕益11点抵达,就被土开公司董事长郭添贵请至会客室泡茶,一拖40分钟,距中午散会剩20分钟才开会。此人爆料,夸张的是尚未讨论,议程表竟已列董事长宣誓就职,林裕益立刻要求删除这项程序。

  董事会开始即充满火药味,林裕益指责对方破坏市港互信,台湾港务公司引台“立法院”1篇议题研析,称增加劳董有理。林裕益则以台当局相关规定和公司规定反击,“10多名员工的土开公司连工会都没有,怎可聘劳工董事?”

  据报道,双方2席对2席陷入僵局,郭添贵2度喊暂停,拉着林裕益、伏和中到阳台沟通半个多小时,因他下周一即将接任市航港局长,急着解决土开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继任人选,甚至当场打电话向台当局请示。

  市府担心未来提的总经理人选再度遭卡,坚持“董事长、总经理人事一起谈”,因市府局处长无法兼任总经理,林裕益干脆提议过渡期互换,“董事长由市府派代、总经理港务公司派代”,还举台北市副市长陈景峻代理、兼任北农(台北农产运销公司)董事长为例,郭添贵没料到这招,只能宣告缓议,匆匆结束董事会。(中国台湾网贾若澜)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韩国瑜造势大会没有年轻人? 台北议员脸谱网晒照辟谣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表态选2020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人气未减,1日凯道大会师以及8日花莲东大门造势活动都吸引大批支持者现身力挺。然而,韩国瑜总是被外界认为年轻人支持度较低,台北市议员王欣仪在脸谱网(facebook)上贴出年轻人参加“挺韩大会”的照片,直呼“谁说没有年轻人?”[详细]

    中国台湾网
    2019-06-11
  • 蔡英文高规格维安遭批 网友发韩国瑜搭高铁照赞亲民

    岛内2020年大选逼近,蓝绿两方参选人为造势活动南北跑场,据台湾《联合报》报道,蔡英文先前为了初选南北拜票,但车队高规格维安让议员痛批,为了顺利赶场,不惜让警车封闭整条高速公路,且频率甚高,造成用路人的困扰。有网友表示,以前领导人维安只有戒护没有封路,并发出照片表示,他朋友参加6月1日韩国瑜台北凯道造势大会,发现韩国瑜没有利用权势要求特别待遇,反而跟着民众一起搭高铁站着回家,显示两样情。[详细]

    中国台湾网
    2019-06-11
  • 韩国瑜郭台铭竞争如此激烈 未来还合作空间吗?

    中国国民党日前公布2020初选名单,五位人选包括韩国瑜、郭台铭、朱立伦、周锡玮、张亚中,都已完成缴交新台币500万元作业费用的程序。依目前的态势,以韩国瑜、郭台铭的呼声最高,竞争也最为激烈。[详细]

    中国台湾网
    2019-06-11
  • 韩国瑜交通政见行不通?蔡正元:一点问题都没有!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8日抛出将“国道”六号从南投县延伸到花莲县的交通政见,却遭蔡英文驳斥,在马英九时代就已评估过,且现行技术“不可行”。对此,前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表示,蔡询问过参与过西藏铁路和四川雅康高速公路的大陆营建工程师,答案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详细]

    中国台湾网
    2019-06-11
  • 韩国瑜深夜发文:庶民与否不重要 拯救台湾靠你我

    韩国瑜指出,“最近黑韩的重点之一,就是韩国瑜过去做过民意代表,现在又是高雄市长,怎么能算是一个庶民呢?其实我觉得既然英雄不怕出身低,做一个庶民又何必在乎曾经登过庙堂?”他表示,很少有人像他一样云端地表几番来回,正因为曾经从庶民到庙堂,又从庙堂做回庶民。他觉得庶民有庶民的骄傲、权贵有权贵的荣耀,无论如何自我界定,相信大家都对这个社会各有贡献,只不过两相比较之下,在地表趴趴走还是比较符合他的生活志趣,所以庶民于他而言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心态。[详细]

    中国台湾网
    2019-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