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乡愁似那“胡仁豆”
2019-06-17 15:21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乡愁似那“胡仁豆”

  余光中先生在《乡愁》中写到:“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以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生长在厦门,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但我却想说:乡愁似小时候那碗咸香入味、绵密清香的胡仁豆。

  “上小学时,每天早上,母亲总让我带五毛钱买早餐。而我揣着五毛钱经过菜市场,看到卖‘胡仁豆’的阿婆,见她桶里的‘胡仁豆’还升腾着热气,就用五毛钱换一袋‘胡仁豆’。阿婆总是小心翼翼地用塑料袋帮我扎好,递给我时,还不忘嘱咐我要赶紧趁热吃了。可是,每次到了学校以后,就会发现那袋子里的‘胡仁豆’已经变成了‘胡仁豆咋渣’了。哈哈哈……”这是我的一位八零后同事回忆童年关于“胡仁豆”的故事。

  她的讲述同样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我,当然更熟悉“胡仁豆”,她也是我小时候早餐的美味。那时,每天早上,奶奶必定在餐桌上摆着稀饭,还有酱瓜、油条或者咸牛奶、菜脯煎蛋等。“胡仁豆”也是其中一种,黄色的豆子蒸得特别松软,热乎乎的,加点酱油,扒一口塞在嘴里,绵绵密密,舌头上的味蕾都被挑逗得异常舒服,正当你沉醉其中,奶奶已经把一大汤匙稀饭塞进我的嘴里,我来不及享受“胡仁豆”的滋味,只能赶紧吞下豆子,再吞下稀饭。若我不想吃稀饭,奶奶就会半带威胁地说:“好,你不吃稀饭,那我也不给你‘胡仁豆’……”我一听,只好乖乖地一口稀饭,一口“胡仁豆”,很快就吃完早餐,奶奶才放心地去忙活了。

  “胡仁豆”对于新厦门人来说或许不太熟悉。到底它是什么豆呢?即使是老厦门人,有的也未必知晓它是什么豆制成的。它的发音和“荷兰豆”的闽南语同音,但和“荷兰豆”没关系。其实,它是豌豆的一种,蒸熟后,松软绵密,入口即化,是老厦门人早餐经典的“菜咸”。它与腌安瓜、麦螺、菜脯构成了厦门人早餐“菜咸”的四大代表。

  “卖胡仁豆喽!咸咸香香的胡仁豆,好吃,快来买喽……”记忆深处,除了那碗“胡仁豆”,还伴随着这一声声的叫卖声。尤其记得,夏天的早晨,母亲常带我到外公家,每当听到“卖豆花,卖胡仁豆”的叫卖声飘荡而来,我和妹妹就会飞奔到门口,看到一个阿婆挑着担子渐渐走来。担子的一头是一个木桶,装着豆花;担子的另一头是一个铁桶,装着则是胡仁豆。不等我们说要吃,外公早站在我们后面等阿婆的到来,然后,一向很严肃的他此时变得很有耐心,除了问我俩要吃哪种,再等阿婆装好豆花或胡仁豆,看着我们吃着美味早餐时,他才露出微笑把钱递给阿婆。我们享受美味,沉浸其中,那阿婆挑着担子远去,留下逐渐模糊的背影和渐远渐逝的“卖豆花喽!卖胡仁豆喽!”的吆喝声……

  如今,已是二十一世纪。“胡仁豆”早已成为稀缺品,尤其珍贵。新厦门人或许无法体会,而怀旧的老厦门人特别思念它。若是早餐时还能见到“胡仁豆”,一定倍感亲切,若还有稀饭,那稀饭必定要多喝几碗。我们学校食堂每周四的早餐必定是稀饭配胡仁豆。胡仁豆是食堂阿姨一大早来蒸的,等到八点,老师们就能吃到热乎乎的稀饭和胡仁豆了。大家围坐在一起吃早餐,即使匆忙,也不忘拉拉家常,聊聊工作,甚至回忆往事……可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又得各自忙工作去了。

  “胡仁豆”是老厦门人的美食之一。而今,市面上哪里寻找呢?朋友们告诉我,老市区的几个菜市场还能见到,特别是我小时候经常在那里瞎转的第八菜市场。“小时候,美好的早餐就是从那碗仁香入味,入口绵密的“胡仁豆”美食中开启的。那时,母亲用高压锅煮熟胡仁豆,随着豌豆被越压越烂,那香味也扑鼻而来,我们早就垂涎欲滴了……”我的一朋友和我结伴走在路上说起童年关于美食的记忆,而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位推着自行车的小贩,自行车后载着一个铁桶,或者车把上挂着一个铁桶,在街边吆喝着:“卖胡仁豆喽!咸咸香香的胡仁豆!好吃的胡仁豆,快来买喽……”于是,一群家长带着孩子们争先恐后的簇拥着他,热闹蔓延开来……

  当我在朋友圈里回忆“胡仁豆”时,我的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老邻居留言到:“胡仁豆”也是我小时候的最爱,记得我奶奶楼下卖的“胡仁豆”最好吃!还记得,卖“胡仁豆”那家有三个女儿……记忆再次被唤起,“胡仁豆”的故事怎么也说不完……

  乡愁,就是那碗咸香绵密、松软可口、飘香沁鼻的“胡仁豆”;乡愁,就是那声声入耳,渐行渐远,又渐远渐近的“卖胡仁豆喽!”的吆喝声。

  (文/碧水柔情)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