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彝海结盟:民族深情 坚如磐石
2019-07-25 22:25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四川省凉冕宁县是少数民族聚集区,1935年5月,红军先遣队为大部队开路来到此地,用真情宣传革命主张、团结彝族同胞共同抗争,流传下了一段“彝海结盟”的佳话。

  1935年5月22日,中央红军先遣队进入四川凉山彝族地区。虽然在这风景秀丽的山乡,红军暂时摆脱了国民党大军的围追堵截,但他们却遇到了另一种困难。

  1935年5月,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继续北上。他们要前往大渡河,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条走大路,翻越国民党军重兵把守的山岭;另一条走小路,经冕宁,但要穿过彝族区。

  四川省冕宁县史志办主任王大钊:冕宁地下党当时有十多人,向先遣队首长汇报了地理民情到大路或小路的情况。当时中央红军刘伯承听到汇报之后,认为走大路,国民党已经有布防,而走冕宁,国民党没有做布防,冕宁是一座空城。所以决定改变原定走大路为小路。

  由于国民党军、地方军阀对民族地区的长期压制,这条小路上的民族矛盾十分尖锐。1935年5月22日清晨,中央红军先遣队走到冕宁北部的彝海附近,一群彝民突然将红军包围,后面的工兵连也被围击,物资被抢走。红军当即布置自卫阵地,并由向导不断用彝语喊话。

  四川省冕宁县史志办主任王大钊:就是宣传党的政策,民族政策,是借道过,不在这里停留,但是彝族武装认为红军和国民党军是一模一样的,或者说应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不相信红军的宣传。

  家住羊坪子的果基小叶丹是一位头人,通晓汉语,在听懂了红军的宣传后,就派精通汉话的管家沙马尔各,下山进一步探听情况。

  沙马尔各的孙子沙马依姑:在彝族人不断地以各种方式来阻止这支队伍进入的时候,他们反而原地坐下不还一枪一弹,所以这些举动就完全与国民党的兵不一样。

  深入了解红军才知道,其实在双方相遇这一天,中央红军在县城张贴《中国工农红军布告》,其中说到:赶快团结起来,共把军阀驱逐;设立彝人政府,彝族管理彝族;真正平等自由,再不受人欺辱。

  不仅如此,红军还救出关在狱中的彝族人质,为彝民开仓放粮。这些行动都让彝族人看到了一支为人民而战的军队。

  沙马尔各的孙子沙马依姑:我爷爷说红军是主张民族团结民族平等的,反对国民党反对派和地方军阀这样的一支队伍,专门为受苦受难的穷人打天下的一支队伍。

  得知红军如此,果基小叶丹就经人介绍,与刘伯承在彝海边相见。这第一面就让小叶丹难以忘记:当时他要向刘伯承鞠躬行礼,但刘伯承却跨前一步,一把扶住小叶丹,这让他感受到几十年来和汉军打交道从没有遇到过的尊重。

  果基小叶丹的孙子果基伍哈(沈建国):他们见了面以后互相沟通,我爷爷也把我们这边的一些情况。比如说为什么原来汉族队伍不能从我们这过,那是几百上千年来的这种汉族和彝族之间这种冲突,那么在这种前提下形成了这种隔阂,他们两个都非常地坦诚相见。

  开诚布公,一见如故。双方达成共识:讲和不打,结成盟友,共同对付国民党军和地方军阀。为了表示守信用,小叶丹提出要按彝族的传统风俗习惯喝血酒,义结金兰,而刘伯承欣然答应。

  果基小叶丹的孙子果基伍哈(沈建国):当时由于是临时在这个海边集结没有酒,刘伯承就说了兄弟只要坦诚,用水也是可以的,这样他从身边的警卫员身上取了两个瓷盅,让他们警卫员从海里面舀了两盅的水,然后把这个鸡血滴在里边,

  央视记者闫乃之:这里就是刘伯承和小叶丹在1935年歃血为盟、结为兄弟的所在地。您看我面前有三块石头。当年,刘伯承就是坐在画面右侧稍微高一点的石头上,小叶丹和他相对而坐,中间这块石头就是结盟仪式的主持人坐于其上。历经多年岁月,这些石头被原样保留下来,虽然人已不在,但是彝海结盟的民族情谊却像这些石头一样,坚定如初。

  兄弟之情,肝胆相照。为了帮助果基小叶丹组建一支像红军一样的队伍,中央红军赠送枪支弹药,授予他“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旗帜,这在小叶丹去世后,成为夫人用生命守护的宝物。

  果基小叶丹的孙子果基伍哈(沈建国):果基小叶丹的夫人把红旗穿在身上,国民党是翻箱倒柜到处查找,从来就没有想过会不会在她的衣服里面。所以我奶奶冒着生命危险带着它,就是旗在人在,只要能够保存下这个红旗,命都可以不要。

  彝海岸边,结下民族情谊,也在充实红军力量。据不完全统计:1935年5月中央红军过冕宁期间,县内有200多名青壮年参加红军,但仅有16人胜利到达陕北。

  由于正确执行党的民族政策, 1935年5月23日,果基小叶丹派得力的彝族青年为红军带路,红军所到之地,通过与彝族同胞交涉后都顺利通过,为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四川省冕宁县史志办主任王大钊:长征精神和我们这个民族团结这个精神,应该说它都是统一的,特别是现在脱贫攻坚,富裕我们凉山,多数都是汉族干部在帮少数民族干部,当时的军民团结也是为了革命,为了后来的过上好日子,今天的这个发扬长征精神,各民族这种共同进步也是为了过上好日子。

  青山作证,彝海目睹。一位彪悍英武的彝族头人,一位身经百战的红军将领,两人用“彝海结盟”,化干戈为玉帛。红军在长征中,经过了众多少数民族地区,始终把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放在重要位置,得以团结更多力量,不断向胜利走去。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易红秀,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红色精神 前行力量(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进军长达4个多月,足迹遍布40多个县份,贵州是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活动时间最长、活动区域范围最广、发生重大事件最多的省份之一。黎平会议、猴场会议、遵义会议,一个个决议的出台,让中国革命重新走上正确道路;强渡乌江、娄山关大捷、四渡赤水,一场场拍案叫绝的经典战役,打出了一片红色新天地。[详细]

    人民日报
    2019-07-15
  • 拼将己命换民心【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1935年1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贵州遵义召开。会议前后,为防止国民党部队从川南进军,对遵义构成威胁,红一军团在攻克娄山关、桐梓县城后,继续向贵州新站、松坎方向挺近。遵义会议后,为给四渡赤水制造宝贵战机,红一军团从松坎进占綦江石壕,造成佯攻重庆之势,牵制兵力。重庆市綦江区委书记袁勤华对记者说,綦江是遵义会议的最前哨,中央红军到綦江是四渡赤水的前奏曲。[详细]

    光明网
    2019-07-16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这里的民谣说:唯独当年红军过 一来一去很清静

    綦江,是中央红军长征在重庆唯一经过的地方。这里自古是川黔边界军事交通要地,有“渝南门户”“黔蜀变,则綦江必先被兵”的说法。80多年前,红军在这里一次短暂的过境,给当地百姓留下了永恒的红色记忆。记者再走长征路来到重庆市綦江区石壕镇。“綦江地处大娄山脉,山高林密、关隘重重,是由黔入渝、由渝入黔的必经之地。”綦江区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平介绍。[详细]

    经济日报
    2019-07-16
  • 讲述长征故事 见证信仰力量(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历史是现实的向导,历史也总能给人以现实的力量。自6月11日“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启动以来,本报多路记者跋山涉水追寻革命先辈足迹,深情讲述红军和人民鱼水情深、生死相依的感人故事。在锤炼脚力、眼力、脑力、笔力的同时,通过笔触和镜头让历史照进现实,让人们在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的长征路上,坚定信心,凝神聚力。[详细]

    人民日报
    2019-07-20
  • 讲好长征故事 收获信仰力量——“记者再走长征路”活动引发热烈反响

    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组织的“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自6月11日启动以来,媒体记者们沿红军长征经过的13个省区市接力式采访,踏寻革命先辈的足迹,用镜头和笔触传承长征精神,推出一批精品报道,持续引发社会各界热烈反响。[详细]

    新华网
    2019-07-21
  • 【记者再走长征路】龙云“献”图:“助力”巧渡金沙江

    “曲靖公路上,巧获两件宝;地图辨方向,白药治伤号;渡江走捷径,龙云有‘功劳’。”这是云南省曲靖市经开区西城街道西山脚下一带至今仍在流传的诗句,讲的是红军当年途经曲靖时发生的一个故事。[详细]

    新华网
    2019-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