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
报告:我国六成儿童参与课外班 平均每年花费近万元
2019-08-21 08:56来源:光明日报

  本报北京8月20日电(记者王海磬)中国儿童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日在北京联合发布《中国儿童发展报告(2019)——儿童校外生活状况》(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我国儿童参与课外班日常化,课外班已成为校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六成儿童参与课外班,上学日5天参与课外班的累计时间为3.4小时,周末两天参与课外班的累计时间为3.2小时。每个儿童平均每年课外班的花费为9211元,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为12.84%。

  《报告》以全国10个城市和农村的14874名幼儿园、小学和初中阶段3岁至15岁儿童(或家长)的问卷调查为基础,从儿童的校外生活时间利用、课外班参与、日常作息时间、假期校外生活、校外生活评价五个方面分析其基本状况、影响因素和对儿童发展的影响。

  《报告》指出,应试教育对儿童参与课外班目的有较大影响,44.39%的儿童或家长认为参与课外班是为了“提高成绩”,32.83%为了“掌握知识”、21%为了“掌握学习方法”、17.81%为了“培养学习习惯”等。

  报告显示,在上学日,平均每个儿童的校外生活时间分配中,花费时间最多的类别是做作业(包括学校作业、课外班作业、家长布置的作业、其他作业),占时87.85分钟。在周末,占据儿童校外生活时间最多的事项是外出游玩,占时116.20分钟。在假期,78.7%的儿童有暑假走亲访友的经历,62%的儿童有外出旅游的经历。

  对于儿童的校外生活,85%以上的家长表示“很重视”,60%的家长、59.3%的儿童对目前的校外生活表示“很满意”或“比较满意”。90%以上的家长认为校外生活对孩子的成长很有价值。95%以上的家长、89.5%的儿童认为校外生活有效提高了(儿童)人际沟通交流方面的能力。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指出,儿童使用电子产品游戏休闲时间较长。儿童在上学日平均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长为43.24分钟。其中,利用电子产品学习的时间为13.90分钟;看抖音、动画片、快手进行娱乐的时间为16.60分钟;玩网络游戏、进行网络聊天的时间为12.75分钟。儿童在周末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更长,平均为96.27分钟。尤其是到了初中阶段,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已经跃居第二位。乡镇农村儿童的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108.18分钟)明显高于城市儿童(88.40分钟)。

  《报告》认为,政府、社会、家庭、学校都要更加关注儿童校外生活,科学规划儿童校外生活时间,提高儿童校外生活质量,为儿童的健康全面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和保障。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钱、童年、教育公平……课外辅导班圈走了什么

    在教育部门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同时,在线英语、在线作业等新兴互联网教育企业通过“影子教育”的方式,满足了人们强烈的补课需求和追求特色教育的冲动。所谓影子教育,是存在于正规学校教育之外的课外辅导的学术名称。[详细]

    半月谈网
    2018-02-08
  • 培训班收费上万元 中小学生课外“坑班”“点招”何时休?

    今年2月26日,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原工商总局办公厅联合印发了一份重磅文件——《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将针对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学科类培训及竞赛活动的培训机构实行严格规范和整顿。近日,很多读者来信反映,这个通知下得好,中小学生课外班真该整治了。[详细]

    经济日报
    2018-03-31
  • 多地无视“最严减负通知” 校外补课班依旧火热

    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减负通知”,明确要求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这个“减负通知”效果如何呢?我们的记者在多个城市进行了调查。[详细]

    央视新闻
    2018-04-26
  • 课外班每年花数十万?小学“填鸭式”教学越来越普遍

    港媒称,一个全国教育协会说,中国内地家长每年花在孩子课外辅导上的费用平均为12万元人民币,有些家长花费多达30万元人民币。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4日报道,隶属于中国教育部的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说:“与传统的学校教育相比,课外班越来越受欢迎。[详细]

    参考消息网
    2018-12-06
  • 四五年级上各种课外班 整治“掐尖儿”招考要动真格

    “从五年级开始,儿子就没有双休日、没有寒暑假。学校放假时,我们都在补课。”最近,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李芸准备带小学毕业的儿子出门旅游。李芸告诉记者,这是她对儿子的“奖励”,在今年的小升初考试中,儿子考上了市实验教育集团启秀校区。[详细]

    人民日报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