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瘦够了
2019-09-12 09:15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我瘦够了

  如何来形容我的身材呢?有人说我瘦到“掰掰没一碗头”,意思就是把我整个身躯掰碎了,都装不满一碗头。这么说吧,在我待过的几个单位中的所有瘦子中,我始终是第一瘦。这不是我的错,父亲和我几个兄弟都瘦,这是遗传基因留给我的外表创伤。我大半辈子不缺营养,也有过运动健身,性格总是快乐开朗,但我永远骨瘦如柴。

  有一句中国最流行的街头问候语:吃饱了吗?可人家不问我这个,遇见我就说:怎么还这么瘦?朋友们从头到脚看我时,脸上都写满了同情,然后痛心疾首——因为我的瘦,让朋友的心情痛苦,朋友太痛苦就会影响健康,是我害到了大家。

  有一位女同学,打从我们十五六岁起,每次看见我就嫌我瘦,然后用一种很可怜我、很悲痛欲绝的眼神看我。50年来,每次见面她都如此,我终于忍无可忍,跟她翻了脸。

  更不幸的是,我长得有点点高,这使我的样子除了“排骨”,还多了个“竹竿”。过去也许瘦人做衣服比较省布,但这年头裁缝都跑光了,街上只卖成衣,我身上就永远披挂着松松垮垮的布。因为我套上衣服时,长度刚好却总是太宽;宽度刚好却又短到肚脐上;裤子够长的话,裤腰就太宽,裤腰恰恰好,长裤就变成了短裤。没有一套服装让我合身,5000块钱的衣服让我一穿就不三不四,就变成50块。总之,我没办法穿衣服,只能让衣服穿我。

  虽说人吃太肥也不好,但胖子却占了不少便宜,有发福、富态、丰满、官相等美称,我和胖子出门,常被人以为是帮领导拎包的。我的司机是个胖子,那天去拜访一家台商企业,对方刚到任的总经理不认识我,他带人在办公楼下迎接,两排员工鞠躬欢迎,保安齐刷刷敬礼。我正想上前握手,不料这位老总非常果断的把我拨开,嘴里喊着欢迎刘总,热情的跟我身后的司机握起手来,我这个主角变成了跟班——这样的喜剧场面不止一回,胖司机决定向我辞职,其实我都无所谓,他却感觉受够了羞辱,没脸干下去了。

  最痛苦的是,曾经有9年在流动单位工作,我必须在公共澡堂脱光光;而在集体宿舍,工友们全身上下只穿着裤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真是惭愧,想死的心都有。

  虽瘦,但还不至于被大风刮走,糗事却常常有。那天正想走进新华书店,却被一个从店内冲出来的五六岁小孩碰撞,俺正当壮年,却被幼童撞得踉踉跄跄,原地转了两个圈,险些不支倒地。

  朋友聚会一时找不着话题,就会拿我的身材解解闷;个别同伴喜欢突然伸手抓住别人的肩膀交谈,以表示亲热,这时我就会赶紧把那只手拿开。

  瘦子在国内影响市容,出国有损国家形象,每次出入关,很害怕他们会把我当成“鸦片仙”抓走。如今国民们酒足饭饱,都吃成膀大腰圆以及油光满面,岂容得瘦骨伶仃的混迹其中。平日同胞们见到磅秤就会站上去称重,很高兴能瘦下来一些。然后大伙开始讨论肥瘦的话题,我就会说:你们聊,我上个洗手间。

  所有书籍资料只关心胖子如何减肥,却不管瘦子死活。我不理解人们为什么梦寐以求都要把对我来说梦寐以求的肥肉减掉。我不知道如何把自己吃成胖子,只能参照减肥手册的指导,反其道而行,譬如说不能吃甜品和肥肉,我就“疲命吃”。可惜正如别人减肥总是失败,我的增肥计划也永远破产。人们吃空气都会胖,这让我抓狂。

  说我是文人吧,我长着很多胡子;说我是武夫吧,我又瘦不拉几,我无所适从,不知何处归属!总以为自己外观与众不同,总以为人家在注意我,我变得神经兮兮:当我走进大庭广众熟人,就想赶紧找个角落躲起,就会想七想八——我这辈子因为瘦而饱受煎熬!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有时梦见自己变成走不动路的大胖子,黑夜中流出了开心的泪水。我一面悲剧着,一面不死心地快活着。一位老大姐说我是全身死光光,剩下一支嘴不死。

  是,我身上没有肉,但我尽量有点别的!

  (文/刘洁成)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