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读”一书 照亮前行路——记2018年“世界马克思经济学奖”获得者陈征
2019-09-25 16:00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福州9月24日电题:一生“读”一书照亮前行路——记2018年“世界马克思经济学奖”获得者陈征

  新华社记者陈弘毅、林超

  一辈子,陈征教授都在研究《资本论》,将毕生心血倾注到这部经典著作上,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研究道路上点亮了一座座“灯塔”。

  1928年,陈征出生于江苏书香门第。抗战胜利后,他读到了马克思的《资本论》。“虽然那时年少还读不太懂,但没想到,从此和这本书结下了一生的缘分。”陈征说。

  1949年5月,新中国成立前夕,各行各业急需一批经济管理干部。为此,陈征所在的苏南公学特设企业财务管理系,旨在培养经济管理人才,但师资匮乏。

  “我边学边教。”年轻的陈征满腔热情地承担了这个任务,从此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国内政治经济学课程没有统一的教材,唯一可选用的两本经济学书籍也都是从《资本论》中节选摘录的。为了讲好课,陈征下决心读懂《资本论》。三卷艰涩深奥的理论,陈征反复研读,一点点“啃”。

  “从不懂到基本上懂,从摸不着头脑到能通俗地介绍基本内容,并说明其来龙去脉,不知反复看了多少遍,才‘摸’进了《资本论》的大门。”陈征说。

  随后,陈征除了广泛阅读相关书籍和资料外,还到党校进修、得名师指点、找同学切磋。“钻研得越深,体会越深刻。”他逐步坚定了深入研究《资本论》的决心和信心。

  1955年,陈征到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工作,主讲课程之一正是《资本论》。在一期业余学习班上,学员们因为经常出差,希望陈征能发讲稿供他们自学。陈征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讲稿铅字排印,不仅发给学员,还发给各县的讲师团作参考。

  学员们反响热烈:即便没听讲课,光看讲稿也基本上可以读懂《资本论》了。学员们拿到的“讲稿”,实际上是陈征根据学员听课、讨论情况,反复研究、整理、修改和充实的成果。

  “我始终对《资本论》研究充满信心和动力。”陈征说,理论最大的魅力,就是可以洞穿古今,具有深远指导意义。

  上世纪60年代,陈征一度被派往农村工作,上午劳动、晚上开会。他就利用休息时间学习《资本论》和有关资料,并结合当时的农村情况,较深入地研究了我国农业和农民问题。

  改革开放后,社会上掀起学习《资本论》的热潮。由于《资本论》比较难懂,于是,陈征将党校上课时期的讲稿进一步整理、修改,定名为《〈资本论〉解说》陆续出版。

  《〈资本论〉解说》不仅对原著的重点难点进行了详细标注,还注明了涉及的典故、历史资料以及译文原文中的笔误之处。这部倾注了陈征心血的著作,被誉为“我国第一部对《资本论》全三卷系统解说的著作”。

  《〈资本论〉解说》一印再印,并作为教材被全国各地学校广泛使用。有人说,《〈资本论〉解说》培养了“一代经济学人”;有人把学习《资本论》的收获运用到从政、从商实际工作中,取得很大成就。陈征欣慰表示:“这充分显示了《资本论》巨大的学术威力和思想作用。”

  此时,距首卷《资本论》出版已经过去了百余年,社会上也出现过“《资本论》过时”的声音。陈征坚定表示:“《资本论》没有过时,也永远不会过时。因为《资本论》分析了资本主义的问题,预见了资本主义一定要向更高级社会形态演变的规律,对现在依然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从1996年开始,年近7旬的陈征又和学生们创造性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城市地租理论”和“现代科学劳动理论”,回击“资本论过时论”:前者为社会主义城市土地制度改革和房地产市场的建立与完善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后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

  “不发展不是科学,是死路一条。”陈征说,经典理论一定要结合不断变化的实际,才能永葆生命力。由于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不断向前发展,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这就要在运用《资本论》有关原理的基础上,提出新的理论、观点,实现创新性的发展。“在坚持运用中发展,在运用发展中坚持,是学习和研究《资本论》的最终目的和最高要求。”

  如今,年过90的陈征依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报,去年还在指导学生的课业。 “我还没有退休,也不需要退休。”陈征笑着说。

  70载学术生涯中,陈征作为学科创始人,亲自组建和发展了福建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点、博士点、博士后科研流动站,成为国内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重要阵地。2018年,陈征获评“世界马克思经济学奖”。

  “我十分高兴和自豪,因为这是世界的奖项,说明世界认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国化的研究,也把中国对《资本论》的研究推向了全球。”陈征说。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马克思的故事】张雪琴:当马克思遇上数学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出生在德国最早产生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之一的特里尔城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资本主义贫富差距的巨大现实教会了马克思用批判的眼光审视“街头巷尾”。1835年8月12日,年仅17岁的马克思在中学考试毕业的作文中,已经树立了为人类利益而牺牲生命的伟大理想和信仰。[1]“为人类工作”的理念指引着马克思去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动规律,对于规律的揭示需要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及在此基础上对现代社会经济运动规律的深刻阐发,也就是要在政治经济学的海洋中找到解剖“市民社会”的钥匙。正是通过这种方式,马克思有了系统研究数学的动力,并且在这种百科全书式的整体性研究过程中,结出了共产主义信仰的果实,从而也就把解放全人类的理想扎根在了坚如磐石的科学的基础上。[详细]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8-05-26
  • 现代化经济体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新的里程碑

    5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在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新时代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全方位、开创性历史成就,发生深层次、根本性历史变革,中华民族迎来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详细]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8-06-01
  • 《资本论》的当代价值

    恩格斯在回顾和总结马克思的理论时提出,马克思毕生有两大贡献,一是提出了唯物史观,二是发现了剩余价值论。马克思的这两大贡献是一个有机整体,这种整体性或内在联系具体地体现在其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理论上。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理论的首要任务,是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上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动态效率提出一个解释。相对剩余价值生产是通过缩减劳动力价值实现的,而要达到这一目标,前提是通过提高生产率降低消费品的单位价值量。依照马克思的论述,全社会生产率的普遍提高,是以个别部门的先进企业率先实现生产率进步为前提的,这些先进企业为此将取得超额利润,并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部门内的其他企业迫于压力,也会采纳同样先进的技术。这一过程若普及开来,就会造成全社会所有部门的产品尤其是消费品的单位价值量下降,从而削减劳动力价值,提高整个社会的剩余价值率。[详细]

    光明网-《光明日报》
    2018-06-05
  • 马克思学说对现代社会科学的积极建构

    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恩格斯把马克思的理论贡献概括为两个方面: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学说。唯物史观揭示的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剩余价值学说揭示的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在笔者看来,正是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学说,促进了西方社会科学的近现代转型,批判性地开创了现代社会科学。[详细]

    光明网-《光明日报》
    2018-07-30
  •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典范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深刻阐明了新发展理念、经济发展新常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内容,丰富和发展了我们党的经济理论,续写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篇章,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蓬勃发展,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典范。[详细]

    光明网-《光明日报》
    2018-08-02
  • 历史学家章开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吴易风获吴玉章终身成就奖

    作为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重要奖项,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日前在中国人民大学世纪馆颁奖。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教授和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吴易风教授荣获终身成就奖。章开沅在辛亥革命史、中国资产阶级及中国商会史、近代化道路比较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文献研究等研究领域均有开创性的学术贡献,论著丰厚,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其主要著作《辛亥革命史》是世界上研究辛亥革命史的第一部综论性大型专著。[详细]

    新华网
    2018-12-12
  • 大型政论专题片《必由之路》(三)“伟大跨越”四分钟速览

    梦想的力量有多大?深圳前海的创业者知道。[详细]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8-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