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嶝婚礼
2019-09-26 10:59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大嶝婚礼》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八月十六这银月高悬的夜晚,我和妻子一起去大嶝岛,参加她的学生的女儿的婚礼。说起来有点绕,其实人生就是一场周而复始的弯弯绕,且听我慢慢道来:36年前,1983年,厦门职工大学创办英语专业,全市招考,这给长年失学的回城老三届知青等提供了新的机会。竞争异常激烈,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分A、B两班,学制四年,堪称厦门职大英专“黄埔一期”。他们半工半读刻苦学习的励志故事俯拾即是,至今仍在现在的母校“厦门城市职业学院”广为流传。毕业后A班的大龄男生林虹与B班的大龄女生陈凯琳在两个班的班长陈东肃与刘温实的牵成下,喜结良缘。由于我的妻子是A班的英语课任老师兼班主任,因而我也十分熟悉这“黄埔一期”的林林总总,有感而发曾写小说《林嘻和他的同学》和抒情散文《那一片明亮的灯光》,分别发表在《厦门文学》和《厦门日报》上。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转眼林虹与凯琳的宝贝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与大嶝一位帅气的小伙子小蔡悄悄好上了,所以才有我们老夫老妻八月十六兴致勃勃到大嶝吃婚宴的“月圆之旅”!

  从岛内到大嶝大约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妻子觉得有点远,我倒不以为然,轻车熟路,我常到厦大翔安校区去上课,大嶝可是校区的近邻。再说不久的将来,整个“厦门国际空港”都要“嫁”到大嶝去,新的捷运系统将再度缩短两地的间距。

  婚宴的现场位于双沪小学的边上,临时搭起红色的布蓬,布蓬里架起40多席圆桌。一家结婚,全村喜庆,仿佛邻里乡亲的男女老少人人心里都高挂着喜气洋洋的红灯笼,个个都为婚礼忙得不亦乐乎。尽管“双沪村”已在不可逆转的城市化进程中被标以“大嶝街道双沪二里”的区街芳名,但“人人帮我,我帮人人”的乡村精神依旧不改初衷!

  新房在一幢三层的楼内,不仅楼中楼十分宽敞,而且也全然现代化装修。一楼辟有祭拜土地公的神龛,贡品除了各色水果,还有的一对很大的发糕,那糕咧嘴而笑,ear to ear,充满了欢天喜地的感觉。发糕之间有一大碗圆圆的炸枣,是乡土的敬奉,是甜甜圆圆的预示?神龛前还有一尊比较大的妈祖,是从妈祖庙请来的,婚礼结束后还要送回去的。

  新娘象征性练习各种家务,熟悉环境,其中压轴好戏是抬水。据说事先把红糖、茶叶投入井中。红糖能让井水变甜,茶叶能使井水更清洁,新娘打起来的水才会甜而清洁,象征日子甜又乐。新娘、新郎在年长女性带领下来到井旁打水,水提上来后,新娘与新郎一齐抬水,新娘在前,新郎在后,用长竹竿当扁担,意义不言而喻,且很有仪式感。

  暮色四合,海风送爽,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以及全村的男女老少纷纷入席,井然有序。新郎新娘以及双方家人在土地公和妈祖面前有一些简短的仪式后,婚宴随即开始,省去城里人诸多繁文缛节。最让人点赞的是乡村婚宴不设那虚情假意的主持人,使耳根更清爽,令海鲜更鲜美,让酒杯更自由!

  大嶝婚宴的海鲜,堪称“海鲜里的海鲜”,龙虾、螃蟹、大虾、海蚯蚓应有尽有,鲜美度无可比拟,佐以冰啤酒,真乃天上人间也;最是番薯粉粿汤汁里的海蛎子,古早美味一千年!新娘和新郎联袂前来敬酒,或干杯或随意喜而优雅,连月亮也忍不住探出银盘似的笑脸祝福新人,把柔和的月色淡淡地铺满整个大嶝,整个翔安,整个厦门……

  (文/zhengqiwu)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