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声称妻子有外遇索赔近50万元 法院:没有证据,全部驳回
2019-10-11 08:02来源:厦门网

  厦门网讯 (厦门日报记者 谭心怡 通讯员 思法宣) 老翁将老伴告上法院,控诉老伴在外有人,平时恶语相向,对他的病情不管不问,甚至将自己赶出家门。老翁因此诉至法院,要求老伴归还相关证件,支付各种费用近50万元。近日,思明法院发布一起扶养纠纷案。

  王某(化名)今年79岁,与70岁的老伴白某(化名)育有一子。王某说,他多次看到白某与外人有不正当关系,但均遭白某否认,白某还诬陷他残害她。多年以来,王某从身心两方面都拒绝与白某接触,白某也因此怨恨王某。

  2009年,儿子小王入住另一套房子,与父母分开居住。王某称,2011年6月,白某不顾他的反对,哄骗儿子重新装修老两口所住的房子,并让儿子回来一起住。房子装修好后,白某以房子是儿子的新房为由,将王某赶出家门。“两次报警开锁,我才重新回去住。”王某说,在家中,他的活动空间仅限于小铁床的范围;白某不仅怂恿儿子偷走他的房约、户口本等文件、证件,还在他接受心脏支架手术期间,不出任何费用,并将他的私蓄占为己有。王某还指出,他曾突发脑梗死,但白某不管不问,还侵吞儿子每个月支付给他的伙食费500元。王某表示,目前需预备10万元手术费用于安装心脏起搏器,故向法院起诉,要求白某赔偿自己现金近50万元,以及首饰若干、野生黑木耳1斤等。对此,白某表示,王某和家人都合不来,家里所有人他都起诉了个遍,他所言属于造谣诽谤。

  承办本案的法官曾致电老王夫妇所在的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原被告双方年轻时夫妻感情就不好,王某对家里的付出较少,与妻子、儿子的关系非常不好,之前王某还起诉过儿子,要求儿子履行赡养义务。

  法院认为,在白某全部否定王某主张的前提下,王某没有举证白某存在诽谤、虐待的报复谋害行为,也没有证据显示白某持有王某的户口本、房约等证件及医药费1万元。王某手写的现金明细及物品清单无法证明其积蓄在白某那里。在婚姻存续期间,王某要求白某支付抚养婚生子的抚养费20万元没有依据。本案中,双方均已年老体衰,王某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诉求,因此其诉求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最终,法院驳回王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伊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怀疑父亲“外遇” 两兄弟结伙殴打“小三”被逮捕

    两兄弟竟伙同他人殴打“小三”致其轻伤一级。福建宁德市周宁县检察院22日披露,批准逮捕3名涉嫌故意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8-08-22
  • 安徽为外籍新娘发放“中国绿卡” 享本地居民同等待遇

    29日,安徽省池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为缅甸女子YANSHAUKSHOW(中文姓名:杨小四)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8-08-29
  • 外卖小哥遇残疾老人:背过马路送回家 一举一动显温暖

    陈伟杰告诉记者,自己本想用电动车送老人回家,但由于老人腿分不开,无法坐上电动车,便让老人在人行道上等待,并给了他一把雨伞。“我随后离开,准备回店里开汽车来接老人回家。”[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8-11-29
  • 救援队野外实地拉练遇险情 仅三小时救下被困者

    参与拉练的房山公安分局指挥处民警孙志文说,他们的训练路线是涞丽水村——大断崖——棺材山——涞丽水村,全程10.5公里。“这段拉练路程全程都是野山,山路惊险,是喜欢穿越的驴友经常遇险的主要路线”。[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01-06
  • 送奶茶时偶遇AJ鞋 外卖小哥直接穿走了

    外卖小哥送了一杯9元的奶茶,凑巧“路过”看到一双AJ,喜欢得不得了,竟然直接穿走了。5月15日,杭州拱墅半山派出所抓住了这个“识货的外卖小哥”。日前,半山派出所接到王先生报警,称其放在家门口的一双AJ“黑绿脚趾”被偷。王先生说,这款鞋子是今年1月份花了2746元在网上买的,想不到穿了没多久就被偷了。AJ是一个以飞人乔丹命名的运动鞋品牌,每双鞋价格都不菲,一般专卖店只能买到普通的配色,如果要买热门的或比较好看的配色,只能通过官方渠道抢购,但是很难抢购到,价格也会翻倍。而王先生的这双“黑绿脚趾”就是AJ系列里面比较热门的一款。[详细]

    钱江晚报
    2019-05-21
  • 孕妇宫外孕晕厥遭遇晚高峰,多亏遇到他们!

    孕妇宫外孕晕厥遭遇晚高峰,多亏遇到他们![详细]

    人民网
    2019-06-28
  • 外卖骑手未签合同送餐途中遇车祸 找谁索赔引发争议

    新疆某速运公司将送餐外卖运输业务以服务外包的方式,发包给乌鲁木齐某劳务派遣公司,黄某与该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张某系黄某招用的送餐人员。张某在一次送餐中受伤,对于速运公司是否担责,几方产生纠纷。法院表示,张某在送餐工作中具有较强自主支配权,与速运公司劳动关系不成立。[详细]

    工人日报
    2019-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