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剪店风靡资本也抢入 业界估算厦门已开出逾100家店
2019-10-18 14:26来源:厦门网

  位于体育路大润发的CQ2快剪店面积约10平方米。

  市民在投币机里投入10元,机子里吐出号码纸,凭号码纸可理发。有厦门企业瞄准这一设备,专门生产。

   厦门网讯(厦门晚报记者张海军图/陈立新)上周末,家住体育路附近的李大爷到大润发的CQ2门店剪头发。结果,投入10元钱,迟迟没出号码纸。原来这家店在9月涨价了,剪发一次要15元。李大爷二话没说,赶紧再投了5元钱。“在这里剪发,便宜方便!之前8年没涨过价,现在虽然涨了5元钱,但还是选它。”他说。

  不洗头、不染发、不烫发,不用办会员卡,没有店长,自助买票,剪个头只要三五分钟。乍一看,这样的机制似乎与拼服务、拼产品的销售逻辑背道而驰。但是,这种模式的快剪店在厦门已越开越多,而且不少公司还从快剪项目中找到生存之道。

  【现场】

  客户投币取号排队理发师戴着口罩几乎全程一言不发

  2011年,市民黄良生引入台湾快剪品牌CQ2,在体育路大润发开了首家门店。

  在投币机里投入10元,机子里吐出一张号码纸,顾客根据此号码顺序排队,排到后,就进到这个10平方米左右的玻璃屋里理发。屋里有两位理发师接待客人,他们给客人围上一次性护领巾和披风,稍加沟通,就对头发进行打薄和修短,基本上保持顾客原有的发型。剪完后,再用一根吸附管,除去发屑,头就剪好了。

  理发师将用完的工具放进消毒柜里消毒,并打开墙内的吸尘系统,用扫帚将地上的头发扫到吸尘口,毛发一下就吸进墙里。理发师再从第二套消毒柜里取出一套工具,继续为下一个顾客服务。这里没有发型师Tony老师、Kelvin老师,理发师不做任何产品推荐,可以戴着口罩全程一言不发。

  黄良生说,这样的快剪店,他在厦门已经开出五六家。而在他开店之后,形形色色的快剪店就在厦门冒出来。黄良生说,目前厦门快剪店已超100家,大多开在大润发、中闽百汇等超市卖场里,也有传统的老式理发店改造为快剪店。

  记者在百度地图上以“快剪”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跳出了76个门店的信息。中山路、厦禾路、前埔、将军祠等地都有快剪门店,岛外的快剪店也不少,岛外四区都有开快剪店。从名称上看,这些快剪多为个人开设,连锁加盟店的占比不高。

  【变化】

  个别快剪店开始涨价部分快剪店考虑加入洗头等新项目

  收费从开业起一直维持在10元的CQ2快剪店涨价了。从9月1日开始,这家厦门最早的快剪店单价涨到了15元。涨价并没有影响生意,大润发店的美发师说,现在每天最多可以给100个人剪发,平常一个美发师也能剪七八十人。“一天100个顾客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体力消耗也是巨大的。而且还需要你的手够快,技术够娴熟才行。”该名美发师说。

  虽然CQ2快剪店涨价了,但是跟进的快剪店却不多,市民朋友很容易找到价格为10元的快剪店。于先生经朋友介绍到快剪店理发。在江头附近的莲花广场,一楼、二楼各有一家快剪店,花上10元钱,只要三五分钟,就可以剪个头,这让他感觉很方便。据他观察,来这里剪发的大多是男性、老人和小孩。

  不涨价的话,如何抵消成本压力,也有快剪店考虑加入新项目。比如,在快剪的基础上加入洗头项目,价格依然不高,只要15元。或是既有10元的快剪服务,也提供30元、40元的精剪服务,顾客可以按需选择。

  【影响】

  有人投千万开快剪连锁也有人瞄准生产快剪设备的行业

  快剪店开办的门槛不高,部分原来在美发店工作的理发师选择开快剪店。仙岳路附近的一家快剪店的老板林女士说,原来她在一家美发店上班,后来自己开店,除了工资和房租水电开支,每个月约有七八千元的盈利。

  也有资本看中这一市场,厦门甚至有注册资本达到1000万元的快剪公司。凌凌快剪是厦门企业凌凌在线旗下的商超配套生活服务项目,主营业务就是快速剪发服务。这家在2017年9月成立的公司,注册资金达到1000万元,现在在厦门有五六家小门店,并陆续布局福建省内的其他城市。“快剪生意也能做到很大。”厦门一家快剪店经营者王先生说,国内连锁快剪品牌星客多去年曾完成规模为1亿元的B轮融资。

  快剪在厦门的急速生长,也带动了这个行业的供应商。厦门人张福进在2016年时成立了一家叫作“快剪新趋势”的公司,它本身不是做快剪,而是生产快剪设备。它生产快剪店的自助售票机,还供应快剪店里的吸发器和围脖纸。

  黄良生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女性是美发业的主要目标人群。而快剪以服务男性顾客和儿童为主。由于价格便宜,所以快剪店的回头客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快剪店经营没有风险。他说,快剪选址应在人口流动大的超市商场入口、各大院校、大型社区附近。而且剪发水平要高,只有体验好,才会有“回头客”。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