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
2020-01-05 10:48 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冬天

  如今该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但是厦门的冬天是如此知情识趣,一点也不冷。而且花开不败,叶老不枯,毫无冬天的萧疏气象。沉醉在厦门温柔的冬天里,不由想起家乡的冬天,关于冬天点点滴滴的记忆便会从脑海中浮现。

  家乡的冬天虽不如北方的冬天那般冷到让人惊恐,但也是有点小冷的。那年头没有取暖器,空调,暖气更没有,也没有烧炭盆取暖的习惯,所以屋外冷,屋内也冷。受不了,就站着,再受不了,就走来走去,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才有资格挂着一个小火笼取暖。记得小时候外婆在冬天里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老是提着一个小火笼。铁皮做的,外面裹着一层黄泥,形状似水桶,有一个铁丝做的提手,提手上包了一层棉布。这种小火笼里面烧炭,轻便,小巧,便于携带,可挂在手腕上,很适合一个人使用。外婆挂着小火笼的样子颇有太后娘娘的气派,那时我们年少一辈的只能偶尔蹭点暖,但绝没有占据的权利,这是家规。所以那时当我冷得坐不住的时候,看到外婆能独自拥有一个小火笼是多么羡慕呀。

  家乡的冬天最会下雨,有时候会一连下上半个月。本来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除了灰暗的天就是灰扑扑的房屋,毫无看头。加上下雨,冷而湿,哪里也去不了,实在无趣得很。但是如果连日阴雨,衣服老是干不了。晚饭后,母亲便会狠下心来烧上炭盆来烘干衣服,于是冬天的夜里便添了些许乐趣。全家人会围坐在炭盆边烤火取暖,说说笑笑。要是父亲在家,会给我们讲故事。外婆性质好的时候,还会给我们在炭灰里埋几个地瓜,一把花生什么的。待到地瓜被烤熟后从炭灰里取出来,烤熟的地瓜外皮焦黄焦黄的,掰成两半,地瓜呈现着明黄的色泽,呼呼的冒着热气,发出甜润的香气,看着就让人由衷的高兴。咬着绵软的烤地瓜,烤着火,那个冬夜过得美滋滋的。就是什么也不做,光看着那燃烧的炭火,发出暖暖的热气和红通通的光,心里头好像就有了依靠,精神有了寄托似的。我还喜欢看母亲坐在炭盆边为全家人烘烤衣服的样子,散发着一种女人特有的温柔和沉静,很迷人。因为有了炭盆取暖,那个冬夜都变得喜气洋洋的。只是冬天里家里烧炭盆的日子屈指可数,除非下了长时间的雨,或者非常冷的几天,所以全家人围坐炭盆边取暖的夜晚让我无比向往,留恋。

  也难忘冬天母亲做的萝卜丝泡饭。母亲做的萝卜丝泡饭很香,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回味。经了霜的萝卜擦成丝,用猪油炒香,放水烧滚,倒入剩饭,大火烧开几分钟,转入小火焖半小时,再放盐,酱油,味精,葱花,萝卜丝泡饭就做好了。看似简陋的萝卜丝泡饭被母亲煮得很可口,萝卜丝酥软而不失爽口,有一丝清甜之气,泡饭跟粥似的粘稠。一大碗滚烫的萝卜丝泡饭就上一小块豆腐乳和几根腌菜梗便是那时我们家冬天里最常吃的早餐。寒冷的冬天,早餐最适合吃上一碗热乎乎的泡饭,让人一上午身子都是暖暖的。

  冬天里特喜欢下雪,盼着天天下雪才好。其实那时并不懂得欣赏雪景的美丽,只不过觉得下雪天好玩罢了。冬天早上一睁开眼,最快乐的莫过于看到屋外的地上,屋顶上堆着厚厚的雪,那几乎可以让我跟过年似的兴奋。碰巧学校又放了寒假,大人也不会过于管束。于是心急火燎的起床,穿衣,洗漱。心不在焉的扒拉几口饭,便飞奔到屋外,生怕晚了雪会飘走。站在雪地上,看到四处白茫茫的一片,处处都显得干净,整洁,觉得雪真奇妙,遮盖了一切污浊和丑陋。雪有魔力,让全镇的男女老少都从屋子里跑出来,让最矜持的女孩都变得活泼,大家都在雪地上玩得很专注很乐呵。那一天,我玩得可欢了,只记得玩雪,什么都忘记了。堆雪人,打雪仗,滚雪球,在雪地上打几个滚,抓一把雪握在手上慢慢的看着,恨不能把雪抱在怀里,恨不能躺在雪地上与雪融为一体,压根不想吃饭,不想回家。那一天,过得真是满足而幸福。可惜这样的欢乐时光很短暂,往往只能持续一天。第二天太阳一出来,雪便开始拼命的融化。看着雪融化的过程是失落的,当看到屋顶上,地上的雪融化得一点不剩,大地露出了它本来的颜色,屋顶上显现出了面目狰狞的黑瓦时,我实在无法形容那时的心情,有一种莫名的忧伤和怅然。于是跑到野外,看到太阳晒不到的树叶间,草丛里还残留着一点点积雪时,心情便会好些。捧着那残留的一点雪,宛如捧着绝世珍宝。于是接连数日去看,当看到最后一点雪的痕迹都荡然无存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仿佛所有的欢乐和希望都随着雪的融化而彻底消失。可爱的雪呀,我多希望它永留人间。于是日日盼,夜夜盼,盼着下一次雪的降临。

  冬天除了下雪带给我无穷的乐趣外,有腊肉,腊肠吃也是冬天里的大窃喜。那时每年一到十一月份,小镇的主妇们便开始忙着做腊肉,腊肠。晴朗的日子里,人家的空地上,院子里,除了晾晒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外,还晒着一串串非凡的腊肉,腊肠。那个年代,腊肉和腊肠的数量就是一个家庭富裕和贫穷的象征。家里宽裕的,冬天会做上几十斤或上百斤腊肉和腊肠,家里拮据的,最多做个十来斤。冬天里走在小镇的大街小巷里,经过人家的门前,门后,看到那红色的腊肉,腊肠用草绳系着,挂在暗绿色的竹竿上,绿瘦红肥,给单调的冬天添了一抹鲜艳的颜色,让冬天一扫沉闷之气,也算是小镇冬天的一大风景。从一串串晾晒着的腊肉,腊肠旁走过,仿佛看到了日子的安稳,富足,让人心花怒放。经过个把月的晾晒,风干,腊肠与腊肉不仅会散发出隐隐的肉香,还会散发出阳光的香气。做饭的时候,把腊肠切成极薄的片,淋点酱油,放在锅里蒸。腊肉切片放在滚水里煮一下,和蒜苗一起爆炒。香死人,那香气,在小镇的上空终日流淌,香了小镇人的嘴,也香了我的梦。那浓郁的酱香,肉香,让整个冬天都变得香喷喷。

  这些都是年少在家乡度过的冬天往事,至今想起来都觉温暖,温馨。

  (文/明月梅花)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华潇颖、赖旭华、晏凤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