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方舱医院靠谱吗?王辰解答
2020-02-06 10:55来源:新闻联播微信公众号

  原题 武汉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方舱医院靠谱吗?白岩松专访完整版

  5日,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做客《新闻1+1》栏目,就方舱医院兴建、疫情“拐点”、特效药等热点问题接受了主持人白岩松的专访。

  一、患者收治情况及目前形势

  白岩松:武汉的防疫形势如何?

  王辰:可以说是形势严峻,大批的患者未能及时收治到医院中。而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里居住,会造成社会和家庭进一步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的最重要的因素。

  白岩松:一方面,市民响应号召留在家中不外出。另一方面,这又会增加家庭感染的风险。怎么看这个矛盾?

  王辰:破题的关键在于将已经诊断的病例收治到医院中,进行集中收治和隔离,避免与家庭成员和社会成员的接触。而在已经感染的患者中,轻症患者的移动性更大,在社会上造成感染的几率更大。目前对于这类患者的收治力度是不够的,有限的床位主要用于收治危重症和重症患者,大量的轻症患者未被收治的情况是存在的。

  二、关于方舱医院的收治能力和交叉感染的风险

  白岩松:提出“方舱医院”的初衷是什么?能发挥多大作用?

  王辰:我们要想办法扩充收治容量,前期采用了建设定点医院的办法,但是容量十分有限。事实上,如果我们借用一些大型场所收治病人,尽管医疗条件不完善,但容量很大,就可以很快解决大量床位不足的问题。由于大量的轻症病人流动性强,因此方舱医院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收治这些病人,既能让他们得到医治,同时还能做到隔离,是很关键的举措。

  白岩松:方舱医院会否有新的理念在里面?

  王辰:方舱医院可以被看作是“诺亚方舟”上的一个“舱位”,是用最小的社会资源,最简单的场所的改动,能够最快地达到扩大收治容量的目的。这里对轻症患者主要进行简单的诊疗和照顾,一旦发现病情加重的情况,可以随时送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及时得到救治,形成一个有序的层级。目前最重要的是执行的问题,现在看来执行得很快。

  白岩松:公众对方舱医院的安全性表示担忧,如何看待这些担忧?

  王辰:这些担心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轻症患者是可以自理的。从病症的角度看,轻症患者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他们需要得到强度并不大的治疗,二是他们需要和社会及家庭隔离开,而方舱医院刚好是“对症下药”。在我看来,大家之间相互理解,这些担忧就可以解决。大家现在是共克时艰,都需要相互理解,共同努力。

  白岩松:如何做到确诊“快而准确”?如何避免疑似病例进入方舱医院?

  王辰:我们的标准是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患者才可以进入,而且高龄患者、有基础合并症的且有加重可能的病患不会被收入,可以说是轻症患者的“社区”。这不是“至善之策”,却是可取之策、现实之策。

  白岩松:目前是否有了更为成熟的快速准确的检测方式?

  王辰:检测方式还主要是对病毒核酸的检测,虽然不同企业不同检测试剂的精准度参差不齐,但总体上检测能力在提升。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患病的人都能够检测出核酸呈阳性,而且核酸对于真实病例的检测率不过30%至50%。我建议,在武汉这样疫情较重的地区,有流行病学史、有临床症状的患者应该可以列为临床诊断病例。

  白岩松:如此大密度的患者出现在方舱医院中,医护人员的感染风险会否增加?

  王辰:对医护人员还好,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和在病房以及ICU中是一样的,都是在一个共同的污染的环境中,防护条件是一样的。由于这些轻症患者都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属于同一种病毒,因此不存在交叉感染的问题。

  白岩松:在疫情没有迅速加剧的情况下,方舱医院能否满足需求?

  王辰:目前确切的感染人数还未可知,我们希望加上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能控制在2万的收治能力。但是如果社区交叉感染问题不解决的话,确诊人数还会进一步上升。因此,现在最重要的是实现方舱医院的初衷,即“应收尽收”,将社会上的传染源收治到医院中,减低社区和家庭的传播,进而降低整体的患病人数,这需要得到民众的认同,特别是患者的理解和支持。

  白岩松:目前,我们是否朝着“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方向前行了?

  王辰:方舱医院正在进行“应收尽收”的努力,同时还应该提高核酸检测的能力和容量。目前,核酸检测的数量可以满足临床诊断的需求。需要看到,目前增加的病例数并不是实际增加的病例数,而是核酸检测出的确诊病例数,并非所有被吸纳的数字都是被检测出来的。因此,报道的新增病例数是新增的确诊病例数,很可能还有存量,必须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个问题。

  白岩松:目前对于疑似病例是否也找到了有效的办法?

  王辰:从制度设计上看,疑似病例要求当天隔离。我们希望疑似病例中,没有接受核酸检测的患者尽快接受检测。而疑似病人现在又分出一类,即“临床诊断病例”,也就是在流行病学史和临床表现上和确诊病例高度吻合。

  三、关于特效药和疫情“拐点”的问题

  白岩松:特效药何时出来?是否已经有了针对性的治疗方案?

  王辰:要想战胜疫情,有两条工作主线。一是防控和医疗,二是科学研究。面对这个新发的呼吸道传染病,必须认识它的规律对症下药,科学应对。根据前期的结果,大家对瑞德西韦抱有比较大的希望,其他药物包括中药,我们都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特别提醒大家的是,个例的药品有效与否不是科学结论,一定要进行临床实验。

  白岩松:何时会出现所谓的“拐点”?

  王辰:现在的问题是,疫情的底数并不清楚,判断根据是不足的。此外,现在社区和社会上未能进行隔离的病人,在家庭和社会的传播威胁性还是很大的。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控,这个“拐点”无法预测。此外,病毒还有可能不断变异。我们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是新加在人体上的,它还有不断变异的可能,具体体现在传播性和致病性上,这也无法预期。此外,人员流动、天气变暖也是影响因素之一。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
  • 方舱医院收治哪些病人?特效药有好消息吗?白岩松连线院士

    武汉形势严峻。大批患者没有及时收治到医院,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庭中的居住,会造成更进一步的家庭和社区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的最重要的因素。关键要把已经确诊的轻症患者及时收入医院,进行集中救治和隔离。现在医院床位大多用于中、重、危重症患者,轻症患者收治不够,造成的问题突出。 [详细]

    央视网
    2020-02-06
  • 武汉首个方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2月5日22时,位于武汉市江汉区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正式启用,开始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患者。这座“方舱医院”名为江汉方舱医院,床位数1600张。[详细]

    新华网
    2020-02-06
  • 4批驰援“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及物资乘高铁抵汉

    4日晚,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36名医护人员搭乘G505次高铁抵达武汉火车站,早就在站台上列队等候的车站“头雁”党团员突击队10名队员立即上前,帮助搬运医疗物资和随身行李,由专人引导迅速登上了武汉“方舱医院”接站的大巴车。[详细]

    新华网
    2020-02-06
  • 20家“方舱医院”驰援武汉!“方舱医院”是什么?一文了解

    “方舱医院”是解放军野战机动医疗系统的一种,由若干可以移动的模块建成。这些模块可以是真正的房屋,也可以是帐篷等可以临时搭建的处所,在各种应急救治中广泛使用。“方舱医院”一般由医疗功能单元、病房单元、技术保障单元等部分构成,是一种模块化卫生装备,具有紧急救治、外科处置、临床检验等多方面功能。[详细]

    央视网
    2020-02-05
  • 武汉开建三所“方舱医院” 床位总数超4000张

    昨晚,武汉市开始建设三所“方舱医院”,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三家“方舱医院”分别位于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和洪山体育馆,预计将提供超过四千张床位。[详细]

    中国之声
    2020-02-05
  • 武汉市计划改建三家“方舱医院” 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记者3日晚从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获悉,武汉市计划在江汉区、武昌区、东西湖区建设“方舱医院”,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详细]

    新华网
    202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