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山的春天
2020-02-28 12:49 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九宫山的春天

  二月底,春天已经迫不及待的来临。只是厦门一年四季都有美艳无敌的春光可看,使得我对春天的来临不会感到多么的兴奋。每年一到春天,总是特别惦记九宫山的春天,那些年在九宫山,每年我对春天那可是等得无比心痛呀。

  九宫山的春金尊玉贵,老是比山下来得迟,让人等得心慌意乱。每年非得到四月,九宫山才会吝啬的露出一丝丝春意,在枯枝和地上可看到星星点点的绿芽。这些绿芽的出现,正式拉开了九宫山春天的帷幕。雪已经不会再下,天冷得不会让人发抖,水也不会冰得让人尖叫。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早上起床穿衣不再是一种折磨,可以从容不迫的穿,晚上不必依赖电热毯也可以睡得安稳。风虽然还有凉意,但已经收敛了肃杀之气。人们开始脱去沉闷而厚重的冬装,爱美的女孩子们最早换上鲜艳的春装,黯淡一冬的脸色因为春天的到来变得红润而有光泽。取暖器和炭盆也可以收起来了。街上,湖畔,山道上走动的人多了,一改冬天的清冷和寂寥。除了在人们的脸上看到春天来临的喜悦,菜市场也可发现浓浓春意。蔬菜的品种变得丰富,不再只有萝卜白菜和紫菜苔这几样,还有一筐筐菠菜,油菜和韭菜等,那些碧绿又鲜嫩的菜蔬仿佛在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春天来了。

  最喜九宫山春天的阳光,格外善解人意,照在身上又舒服又绵软。九宫山冬天的阳光派头太大,难得一见,偶尔见到,在白生生,冷飕飕的雪光下,暖意少得可怜,所以人们格外珍惜和喜爱春天的阳光。人们把被子,衣服尽情的放在阳光下晾晒,于是人家的空地上,门口,全都是花花绿绿的衣物,那是一幅最温馨的春日晾晒图。等到太阳下山,所有晾晒的衣物被收回到屋子里,感觉一屋子都是阳光的香气,那种香气让人感到美滋滋,喜洋洋。各种干货也被拿到阳光下晾晒,香菇,木耳,红枣,腊肉,笋干等,它们安分守己的待在阳光底下,散发着清香,甜香与油脂的香气,并且很谦卑的吸收着阳光的香气。勤劳的主妇们还会在阳光下晾晒芥菜和切成条状的白萝卜,那一条条芥菜与萝卜条被挂在竹竿上,在阳光的照耀下,终于从水汪汪,脆生生的新鲜蔬菜变成了干瘪的,皱巴巴的干菜,最终成为了美味爽口的酸菜和萝卜干,散发着咸菜特有的咸香。这些香气和山间的青草香,花香混合,便是九宫山春天独有的味道。而阳光,在这里功不可没。

  九宫山的春天雨雾来得殷勤。雨多数时候是细细的,娇柔慵懒的在半空中飘。飘在脸上,冰冰凉凉,很是清爽。而雾总是伴随着雨而来,薄雾也就罢了,如烟似的轻盈。一缕一缕在山间飘荡,一团一团在山顶上翻滚,无声无息,伶伶俐俐,悄悄的来去。与春雨缠缠绵绵,不离不弃,把九宫山点缀得如仙境。所谓烟雨之美,在九宫山感觉最深。薄雾讨人喜,而浓雾就让人恼了。浓雾可不比薄雾温温吞吞,它是带着杀气和野心而来的。看似柔弱无骨,实则力量强悍。象狂风似的,想横扫一切。把山间,湖泊,村庄,田野,街道,房屋统统毫不客气的吞没,遮天遮地,让人的视野变得无限的逼仄,除了白茫茫的一片雾,什么也瞧不见。浓雾笼罩的春天,无由让人生出几分闷气。

  当雨雾退去,走在山野间,才知什么是春深似海。草呀,叶呀等发疯似的长,满目都是一片又一片的绿,无边无际,如浪潮,滚滚涌动。那种浅浅淡淡的绿,是初春特有的新绿,清秀无比,有柔媚之气。那种新绿看似低调温和,实则明艳,耀眼。深绿和它比有老气横秋之嫌,翠绿和它比,又觉中规中矩,不如新绿别致,妩媚。那些年我爱死了那种初春的新绿,常常沉醉在满山遍野的绿意中,只觉这种初春的绿可以胜过世间所有的桃红李白,姹紫嫣红。

  九宫山的春来得迟,也去得迟,可以一直持续到六月。此时,山下的春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处都散发着夏天燥热的气息。而九宫山的六月依然停留在春天里,春花不肯凋残,春风依旧醉人,人们照旧穿着春装,享受春光。直到六月下旬,春天才会恋恋不舍的离去,而夏天则带着惊天动地的气势来临了。

  (文/明月梅花)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华潇颖、赖旭华、晏凤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