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宿舍里的保安保洁怎么住? “分屋分餐”降低人员密度
2020-03-02 16:34来源:北京晚报

  集体宿舍里的保安保洁怎么住?

  记者探访京城物业改造“分屋分餐”降低人员密度

  近日,本市发布关于加强对各单位保洁、保安、物业、食堂、维修维护等后勤物业工作人员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通知。其中要求,员工由外地返京后居家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每个宿舍居住人数不得超过6人,人均面积不少于4平方米。

  记者调查发现,保安、保洁人员集中的物业公司开始为员工提供分屋分餐的形式,设置只住一人的隔离间,降低室内居住人数,减少员工间接触。但仍有公司出现人员集中居住的情况。

  返京

  足不出户仓库变成隔离间

  洗手、消毒、戴口罩……早上7点半,保洁人员小萍收拾完毕,走出宿舍楼时,她需要测一次体温。体温显示正常后,她去往服务的机构工作。“现在我们每天一共四次测量体温,已经习惯了,对自己也是对他人负责。”

  小萍工作的单位是首开集团房地首华物业公司国诚物业处。该处目前共有保洁、保安人员160人。最近一段时间,为了防控疫情,量体温、消毒成了“必须动作”。“我们有60来间员工宿舍,每天宿舍都要用84消毒液消毒两次,用酒精擦拭门窗和把手。”国诚物业处党支部书记、经理凤维然介绍,一般情况下,员工宿舍是两人间。也有个别较大的房间,“大房间30多平方米,目前是住5到6个人。”

  “只要出入宿舍,就要量体温。”而除了量体温和消毒之外,为了不时之需,国诚物业处还专门设立了一些隔离间。“员工从外地回到北京,或者有发烧等异常,都要隔离观察。”凤维然说,目前有隔离间五间,每个房间住一个人。

  此前有员工出现发烧症状,该处第一时间上报了医院进行筛查,最后发现是正常感冒。“为了保险起见,员工即使只是感冒发烧,回到宿舍也要隔离一周。”凤维然说。隔离期间,员工需要每天上下午各报一次体温,房间每天两次通风。“不允许隔离员工出门。安排了专人负责送饭,照顾他们生活。”

  永定门附近的一个小区保安提到,有物业工作人员在春节期间返京,“都隔离了,物业找个空房还是挺方便的。”不常用的仓库,安置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后,也可以临时用于人员隔离。“我们的要求是不让出楼道,自己在房间里做饭吃。”过了隔离期,且其家乡、路程上无疫情产生,才能让员工投入工作。

  记者调查中发现,一些用工单位,将其宿舍直接划出,使用“同一两天内回京的人员一起隔离观察,整个楼层用于隔离”等措施。社工会与单位及个人签订协议,由社工负责一切与外界的直接接触,如送饭送水送生活用品等,而返京人员、用工单位则要承诺,观察期间相关人群不外出、不接触其他市民或同事。

  改造

  拆掉上铺四人间变两人间

  双桥小区门前铺着一块消毒毯,为进入车辆进行消毒。保安监测着进入小区者的体温,同时查看进门卡。

  小区大门旁的物业公司办公场所,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人一间房的宿舍。小区中目前有物业服务人员,包括保安、保洁及工程人员等。原有的宿舍每间房屋中需要住两人,疫情期间为了减少员工间接触频次,每间房屋只住一名员工。

  “有四个员工在外地没有回京,现在我们也要求他们不要返京,所以员工可以满足一人一屋的需求。”该小区物业公司经理孙宝剑表示,员工也不再一起就餐,而是分别拿到房间各自就餐。

  定福庄北街附近的金福家园小区,同样对物业公司保安、保洁员的房屋进行重新分配。

  物业服务人员居住在小区的半地下室中,此前一屋居住两人,调整后变成一屋一人。北京国宏仁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学国表示,将寻找小区中更多的半地下室空间,解决员工分屋居住的问题。“我们要求每天开窗通风,回到自己房间吃饭,员工之间尽量少接触。”

  在格纳斯大厦中,员工宿舍也在进行着改造。该楼宇为商住两用房,可用空间较少,保安、保洁员此前居住的房间为四人间,每间两组上下铺床位。2月29日上午,物业公司开始对员工宿舍进行改造,将上铺拆掉移走,上下铺的床位直接变成两张单人床,房间也从四人间变成两人间。格纳斯大厦物业经理冯刚表示,为了能够满足员工居住要求,已经将值班室改成了宿舍。“现在已经没有更多的职责区分,很多工作都是大家一起做,也要负责定时给外地返京隔离业主送外卖、扔垃圾。”

  西南二环附近的西豪逸景小区,一名保安说,他们居住在小区内地下室宿舍,其房间并无窗户,因此“都是开着门通风”。朗琴园等小区的保安说,他们居住的地下室为半地下结构,打开窗户后,可以直接与外界通风。

  从居住面积看,疫情期间,保安们人均拥有的面积会更高一些,这是因为有部分工作人员春节回家后,便一直没有返京。“我们一个宿舍五六个人,上下铺,现在就住两三个人,而且房间相当宽敞。”朗琴园的保安师傅说。人手少了,工作相对繁重,除了睡觉,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一线,要么巡视,要么在大门处值守。

  隐患

  流动性大“8人间”期待调整

  “我们宿舍安装了四架上下床,住满就是8个人。”快餐企业员工杜东刚刚结束隔离观察期。他告诉记者,虽然公司眼下回到北京的员工较少,但公司已经在正常运转。“我们是餐饮企业,负责给一些单位食堂提供餐食。别人已经复工了,我们也开始工作。”

  为了保障安全,公司每天会对员工宿舍进行消毒,且每个员工每天量两次体温。“公司有50人。只要是刚回到北京的人,都要单独住一个房间隔离观察14天。”而现在公司回到北京的人并不多,“有不少空余的房间。”

  “餐饮行业流动性比较大。虽然宿舍摆了住8个人的床,但是很少有住满的时候。”杜东介绍,“今天来工作,明后天就辞职的人也不少。所以十几二十平方米的宿舍,一般住4到5个人。”

  “目前还没有听说公司要调整宿舍人数。因为回来工作的人还比较少。”杜东说,随着后期同事陆续回到北京,他还是期待公司能够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宿舍人数。“毕竟疫情当前,安全第一啊。而且宿舍挺充足的,要调的话随时也能调。”

  除了硬件上的保障,一些下班后的细节也要顾及到。凤维然表示,员工晚上休息时,公司也要求大家看看书,玩会儿手机,尽量少聊天。据了解,该处目前还有湖南、安徽、河北的三位员工没回北京。“目前要求他们暂时不回北京。每天在家也要报体温,上下午给公司反馈。”

  物业问题专家路军港表示,多数的物业公司员工的居住环境都已经得到了改善,尤其是十年左右的小区,可以利用的地下空间比较多,员工居住并不拥挤。但在一些老旧小区中,存在多名员工居住一屋的情况。“现在很多物业公司的防护用品数量都出现了问题,因为消耗大、补给难,让这些在防疫前端的员工的自身防护受到了影响,希望能有一些资源平价销售至物业公司。很多物业公司要求身在外地的员工暂不返京,减少人员流动,这也意味着在岗员工需要承担更多的工作和责任。”

  东城区东花市南里的社区书记杨立新介绍,在近日的工作中她接触到一些物业的负责人,面对疫情中的人力缺口,他们都很谨慎,“能不回来就先别回来,回来的他们一定给找观察区,这不仅是对工作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本报记者赵喜斌

  张硕李松林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男生宿舍集体织毛衣视频走红 原来是在赶作业

    近日,一段几名男生在宿舍内集体“织毛衣”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里,做着“针织活儿”的男生神情专注,桌上放的针织作品看起来也各具特色。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视频里其中一名男生小董,他告诉记者,他们是北京城市学院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的学生,视频是去年期末考试前夕为赶作业时拍的。小董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都很热爱这门课,他认为“针织活儿”不分性别,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8-03-05
  • 北师大“学霸宿舍”集体保研 四年获奖学金14万

    住在一个宿舍里的七姐妹因为成绩优异,本科毕业后全部被保送研究生——北京师范大学学九楼339号宿舍因此被誉为“学霸宿舍”。毕业季来临,当其他毕业生们还在为找工作四处奔波的时候,这个宿舍里的七名女生早早就有了着落:七人全部获得保研资格,其中五人被保送读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一人被保送到武汉大学读研,另外一人最终放弃了保研资格并拿到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多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详细]

    北京晚报
    2018-06-20
  • 宿舍公告栏变表白墙 大学生集体表白宿管阿姨

    “712寝室永远爱阿姨!”“429也超爱阿姨的!”“让我们一起爱阿姨吧”……10日,武汉工程科技学院八栋宿舍楼大厅的公告栏上陆续出现各种“情话”。这面本该用来公示学校通知的展板,变成了学生献给三位宿管阿姨情话的表白墙。“阿姨冒着雨替我们收晒在栏杆上的被子”“阿姨经常对我们嘘寒问暖,让异地求学的我感到温暖”“阿姨知道我感冒了还给我买了药”……除了公告栏,学生们还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向三位宿管阿姨表白。[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