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诈骗盯上宅家者 最快36秒“洗净”赃款
2020-03-26 06:39 来源:工人日报

  数据显示,网络兼职刷单成为疫情期间高发诈骗类型之一,有大学生2个小时内被骗了一学期的餐费

  刷单诈骗盯上宅家者,最快36秒“洗净”赃款

  本报记者刘旭

  阅读提示

  根据“腾讯110”小程序受理投诉数据显示,网络兼职刷单成为疫情期间最大诈骗类型之一。与此同时,利用网络实施的刷单诈骗犯罪成本低,一些受害者维权意识不够,打击工作还面临困难。

  “203****613被举报网络诈骗成立,永久封号。”3月19日,多次查看举报进度后,虽然骗子最终被微信封号,但应届毕业生姜力菲还是没找回被骗走的2185元。疫情发生后,姜力菲找了一份“兼职刷单”的工作。没想到,2个小时内被骗走了一学期的餐费。

  发生在姜力菲身上的事不是个案。根据“腾讯110”小程序受理兼职刷单诈骗投诉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日均受理举报量较1月日均受理举报量环比上涨20倍,单日举报量峰值更是高达816起。网络兼职刷单成为疫情期间最大诈骗类型之一。

  《工人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兼职刷单诈骗已形成黑色产业链,最快36秒“洗净”赃款。与此同时,打击工作还面临困难。

  大学生、宝妈成兼职诈骗目标

  春节前结束实习后,姜力菲投出的简历无一不是石沉大海。今年的应届毕业生预计874万人,面对疫情后一些企业有可能缩减工作岗位,她有些焦虑。

  2月13日,自称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HR的“慧姐”给她打来电话,“为了缓解大学生就业压力,政府要求我们多提供工作岗位,这里有一份刷单的兼职,你做不做?”能够准确说出她的学校、专业、身份证号码,姜力菲觉得应该是自己投过简历的公司,没多想,便添加了工作人员“小花艳艳”的微信。

  第一次操作,姜力菲在对方指导下拍下一双价格为89元的雪地靴,一单返利4元。在网站付款后,很快对方发来93元红包。

  第二次操作,对方发来相同链接,只不过要求她一次购买10双,但是不能在网站上直接付款,而是扫描对方发来的二维码付款。

  对方称,“一次性大批购买会被认定为刷单,数据不算数,所以要微信支付。”姜力菲有些犹豫,对方反复强调“不接就把刷单任务给别人”。她又付了890元,对方发了40元红包,表示因为网络延迟,本金会在1小时之后打过来。

  姜力菲发现“不对劲”后,要求返还本金,对方表示,姜力菲“兼职工作不负责,说不干就不干了”,要将她列入“求职黑名单”,影响她毕业找工作。“威逼利诱”下,第三次操作,姜力菲又支付了15双鞋共1335元。不到2个小时,姜力菲就被骗走了2185元。

  22岁,涉世未深,赋闲在家……姜力菲符合《2019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对主要受害者的侧写。18岁至27岁的受害者占比60.1%,主要是涉世未深的在校大学生、赋闲在家的全职宝妈、受教育程度和工资都比较低的社会青年。

  之所以诈骗能成功,是骗子利用了人们的“损失厌恶”心理。损失厌恶是指人们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时,认为损失更加令他们难以忍受。沈阳市反信息诈骗中心工作人员王峰解释说,比如,一种情况是肯定损失500元,另一种是80%的机率损失1000元,20%可能一点都不损失。大部分会选择后者。这也是为什么受害者在第一次要不回本金后,仍会选择继续支付的原因。

  最快36秒“洗净”赃款

  “刷单”是通过花钱雇人假扮顾客,以虚假的购物方式来提高商品的销量及好评率,从而获得更好的搜索排名、吸引顾客的行为。2018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8条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

  “刷单”行为早被禁止,如今的“刷单兼职”则成了一种诈骗手段。《报告》指出,在兼职诈骗举报中,打着刷单名义的兼职诈骗占比高达72.3%。

  2岁孩子的妈妈韩优优曾当了3个月“外宣人员”,在朋友圈推送兼职刷单广告,被骗369元的“钻石会员”会费。

  韩优优告诉记者,有培训老师告诉她如何发朋友圈,还有现成的文案“朋友介绍的小兼职,收到第一笔工资,虽然不多,但还是有些小激动”,并附上转账截图。每天有专人负责分配任务,有技术员制作伪装的二维码,甚至有注册正规公司的老板对接检查、洗钱。

  “如果付款的二维码买到的是虚拟点卡,老板说最快36秒就能把钱‘洗净’。有的钱转到电商商户,这些商户收取一部分手续费后,钱会迅速分解到多个账户,再流转回给骗子。”韩优优说。

  “网络招聘网站、手机APP使用方便,支付方式简易,使得兼职刷单诈骗的犯罪成本越来越低。”沈阳大全律师事务所律师邢燕说。

  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诈骗罪。根据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诈骗罪以3000元为量刑起点。

  “认定诈骗罪门槛高,处罚过轻。”王峰告诉记者,低于3000元,只能立为治安案件,由公安机关按照行政案件的程序查处。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9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的,处5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1000元以下罚款。

  受骗金额小也要报警

  “刷单行为涉嫌违法,所有刷单兼职都是诈骗。”邢燕说。刷单行为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8条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0条明确,经营者会处以2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作为“刷客”,根据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规,也会受到处罚。

  “被骗1元钱也要报警,让骗子受到应有的惩罚。”王峰说。在受理相关案件的过程中,王峰发现,因为受骗金额较小,很多人选择“交学费”,不报警,或者报警后不追究是否立案。“骗子往往诈骗多人,可能骗一两人不足3000元,但是累计诈骗超过3000元也能定罪,而诈骗罪面临的是最低3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辽宁百联人才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郝红宾提醒求职者,投简历前要对求职的企业进行简单调查,比如去工商局网站和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该企业的工商注册情况、企业信用情况等信息。不要随意把简历交由中介机构或个人保管,防止被一些不法分子盗用个人身份信息。如果涉及缴费,一定要同时索取收据或发票,作为事后维权的重要证据。(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在线旅游商家不正当刷单 网友现已不通过好评挑选产品

    随着中国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在线旅游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然而,各类旅游电商平台的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在公众眼前,如虚假宣传、恶意搭售、任意屏蔽用户评价信息、不对消费者进行安全提示等。此外,有的在线旅游商家甚至通过刷单炒信等不正当手段,提高店铺的虚假销量和好评度。不少网友表示,过去还可以参考好评数量来挑选产品,现在第一反应可能是:这么多好评,不会是假的吧?[详细]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05-29
  • 去年以来全国首例电商企业诉刷单平台案宣判

    新《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自2018年1月1日起实施后,全国首例电商企业起诉刷单平台第一案近日在浙江省杭州市宣判。 被告杭州美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名公司)在其开发的平台美丽啪上组织刷单的行为,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构成对淘宝网的不正当竞争,判处其赔偿淘宝网经济损失200万元,并在淘宝网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详细]

    法制日报
    2019-06-18
  • 曝光!网购好评可能是假的 背后刷单集团计件发工资

    足不出户,日进斗金,这是网络刷单最常见的广告词,但其实网络刷单是一种通过虚假宣传,营造虚假信誉的违法行为,在江苏省日前公布的互联网十大典型案例中,网络商家伪造交易记录和虚假好评的刷单案例占比非常突出。[详细]

    央视财经
    2019-06-24
  • 网店刷好评拟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7月10日起,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的《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网店刷好评、删差评被行政处罚及生产销售假药等36种情形拟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07-11
  • 用假名订房119笔 “刷单”男子被判赔偿5000元

    “周星驰”“李白”“张三”等名字的订房信息出现在美团酒店预订后台,很快又全部退款取消——针对在今年五一期间出现的异常订单情况,美团酒店平台的运营商将短时间内取消119次订单的用户高先生诉至北京朝阳法院,索赔经济损失。昨天,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高先生的行为构成合同违约,赔偿美团酒店平台5000元。[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9-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