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戏曲传承发展成热点 闽南戏曲走向市场赢得年轻粉丝
2020-04-10 08:31 来源:厦门网

  2015年7月,市工人文化宫打造民乐版南音《陈三五娘》,代表厦门走出国门进行友城交流,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祖特梅尔市、法国巴黎三地上演了三场精彩演出,将优秀闽南传统文化传播到世界。 (本报资料图片)

  ▲新编歌仔戏剧目《渡台曲》剧照。

  厦门网讯(厦门日报记者詹文)“闽南语,拖长音,都以为在念经。但是它,流行千年到如今。”一群年轻人,用一种全新方式改编南音经典曲目,创作《直入南音花园》,在抖音上收获上万点赞。

  最近,厦门“90后”小伙子魏伟东正打算拍摄一些关于南音、歌仔戏的小视频,在新媒体平台上推广,作为他的社会实践课题。“以前觉得实在听不懂,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唱啥,现在发现,地方传统戏曲也可以很潮。”

  南音、歌仔戏、高甲戏等地方戏曲,是闽南文化的典型代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曾一度,这些地方戏曲面临“少有人听、生存困难”的窘境。这些年,在党委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地方戏曲的生存困境得到明显改善,精品频出,也吸引来不少年轻人。不过,在传承过程中,依然面临一些难题。

  即将进入四审的《厦门经济特区闽南文化保护发展办法(草案)》(以下简称《办法(草案)》),特意将南音、答嘴鼓、歌仔戏、高甲戏、厦门方言讲古等闽南传统音乐、戏剧、曲艺列入闽南文化保护名录。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及许多专家学者、业内人士认为,闽南传统戏剧、曲艺应创新传承方式,激活机制,走向市场,赢得更年轻的粉丝。

  地方戏曲精品频出 人才断层依然是最大困扰

  和歌仔戏打了43年交道的厦门歌仔戏研习中心主任林德和,可以明显感觉到之前和现在的一些变化。

  “有很长时间,地方戏曲剧团都在想办法赚钱,城里演出没人听了,去农村演,要养活自己啊。活不下去就得散了。”林德和直言,这十来年厦门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出台了很多政策,基本工资有保障,队伍稳定了,大家可以静下心来搞研究、搞创作,这些年拿了很多奖。

  不过,人才断层依然是地方传统戏曲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厦门艺校传统戏曲表演学员的招生一直比较困难。有一年,计划招收20名学生的歌仔戏班,因为只有5人报名导致无法开班。林德和现在有一个担忧:“就在这几年里,我们团有将近20人到年龄了,会陆续退休,如果后续人才跟不上,剧团就危险了。”

  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审议中,也关注到这个问题,建议立法要支持各种职业院校培养闽南文化保护发展的专门人才,列入保护名录的传统技艺研习要列入相关职业教育专业,采取奖学、助学等方式鼓励大家去学。

  以前只有老人看 现在三朵“金花”有了年轻粉丝

  不过,有个细节让歌仔戏非遗省级传承人、一级演员庄海蓉看到地方戏曲的希望。

  一对姐妹,姐姐在学校学了歌仔戏,每天回家会练习,还在上幼儿园的妹妹在旁边看着跟着,也学会了一些唱段。有天,姐姐在台上演出,妹妹也在台下跟着唱起来。“这个场景让我差点落泪。”庄海蓉也是厦门歌仔戏研习中心副主任,定期都会去各学校给孩子们上课。

  歌仔戏、高甲戏、南音被誉为闽南的三朵“金花”。为做好这些地方戏曲的传承,十余年前,厦门就开始了戏曲进校园的工作。进校园演出、开办戏曲夏令营、开设戏曲校本课程、戏曲社团、戏曲讲座、设立地方戏曲传习基地、举办戏曲赛事等,形式丰富多样。

  《办法(草案)》中提到鼓励、支持列入保护名录的传统音乐、舞蹈、戏剧、曲艺等进入剧场、校园等展示展演,并将适宜普及推广的纳入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目录。

  “这个规定非常好。每年厦门有100多场惠民演出,就是政府买单,请市民看戏。”林德和说,“以前没观众来看,心里揪着,很伤心很难受,到农村演出,在最前面站着坐着的都是老人。但这些年,经过政府推动和市场培育,观众越来越多了,最关键的是,有了年轻人。”

  地方戏曲传承发展 一定要在市场中生根发芽

  在许多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专家学者、业内人士看来,地方戏曲等闽南文化的传承一定要走向市场。

  记者注意到,对闽南文化的发展,《办法(草案)》规定,各级政府应当采取项目补贴、定向资助、以奖代补等措施,扶持具有闽南文化特色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开发和推广。

  上海华东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詹鄞鑫一直在关注地方戏曲的发展,“单靠政府扶持并非长久之计,唯有走向市场,在市场中生根发芽,它才具有长久生命力。但在当下这个阶段,政府的宣传、扶持、推广尤为重要。”林德和表达了一样的观点。厦门歌仔戏团经常去国外演出,一演就是二十几天,都是卖票的,纯商业运作。很多人前来,几乎场场满座,“有观众才会有市场,有市场才会蓬勃发展”。

  在厦门大学教授周长楫看来,兴趣和市场都是可以培养培育的。许多业内人士亲身感受到,厦门的地方戏曲正在向好发展。庄海蓉说,地方戏曲进高校的基本是精品剧目,一开始是学校组织大家来,但很多大学生看完后,非常喜欢,说原来歌仔戏那么好看。有的大学生甚至成了义务宣传员,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制作成抖音、小视频,圈来很多粉。

  传统戏曲创新探索 在丰富和重塑中凸显现代表现力

  去年,一则“南音+街舞”的表演视频在网络走红。这是厦门市南乐团和台湾动态艺术协会跨界合作,排演的一出“最潮南音”,以南音四大名谱之一《八骏马》作为背景音乐,邀请5位台湾街舞青年加入表演。

  “街舞和南音,一快一慢,改编需要很大的勇气。”厦门市南乐团副团长连方红最初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次的大胆尝试,让我们看到新的可能性,千年古南音可以让更多年轻人接受并喜欢。”

  这些年,南音、歌仔戏、高甲戏等地方戏曲都在进行创新探索,厦门市金莲升高甲剧团还将孩子们熟悉的课本故事创作成高甲戏。庄海蓉认为,不能固守原来的东西,在延续传统精华的基础上,从剧本、扮相、舞美、灯光、音乐、表演上都进行创新,符合现代审美。

  在厦门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剧作家曾学文看来,创新不是无根的浮云,继承不是简单的保留维持,而是不断丰富和重塑,丰富传统闽南文化的现代表现力,呈现一种独特的具有精神层面和艺术层面的文化品格,展现精神价值中的真善美,传递新时代的正能量。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闽南文化保护发展办法(草案)引发高度关注 闽南方言成为焦点

    一石激起千层浪。闽南文化保护发展立法的话题,引起越来越多人关注,其中一个焦点便是关于闽南话。[详细]

    厦门网
    2020-04-02
  • 加强闽西南协同发展 厦门港口部门助推220亿元项目落户漳浦

    近日,总投资达220亿元的联盛纸业浆纸一体化项目落地漳州,为闽西南协同发展区建设再添新动力。[详细]

    厦门网
    2020-04-02
  • 厦门征集闽南文化保护发展意见建议 引发热烈反响

    《厦门经济特区闽南文化保护发展办法(草案)》即将进入四审,4月3日,本报报道关注了立法中关于闽南话的推广问题,同时,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联合本报向市民征集意见建议。报道引发市民热烈反响,许多读者致电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或在厦门晚报微信公众号、晚报“应帮帮”平台上留言。他们当中既有大学教授,也有在社区热心推广闽南话的市民,还有学生家长。他们呼吁,推广闽南话可在加强师资力量、营造学习氛围、鼓励创作闽南话影视作品和闽南语歌曲等方面下功夫,同时可通过立法推动公共场所应用闽南话。[详细]

    厦门网
    2020-04-07
  • 经济日报报道闽西南协同发展 盛赞厦门发挥的重要作用

    说起“闽西南协同发展区”,这个概念由来已久。早在1994年,厦门、漳州、泉州、龙岩、三明五市就已经开始抱团合作。2018年,福建将闽东北和闽西南两个“经济协作区”上升为“协同发展区”。厦漳泉1小时交通圈的初步形成、九龙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的完善、区域联动旅游发展大格局初具规模……20多年来,闽西南五市在区域协同发展的探索中取得了创新成果,积累了丰富经验。[详细]

    厦门网
    2020-04-10
  • 整合资源让闽南文化“活”起来 市人大代表视察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

    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是我国首个以保护文化生态为目的划定的区域。昨日,市人大常委会组织部分市人大代表赴同安区视察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情况。代表们指出,让闽南文化保护“活”起来,才是推动其“活下去”的最好办法。[详细]

    厦门网
    202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