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头、西瓜皮、灯泡……成都一小区现多起夜间高空抛物
2020-05-21 09:11 来源:华西都市报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宋潇

  “隔三差五就掉东西下来,咋个办哦?”5月19日,家住成都市成华区双庆路花样年花郡小区的业主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反映,小区内最近有人频繁从楼顶往楼下扔东西,且都在晚上。

  业主们有时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也见过地上的砖头、灯泡以及外卖餐盒,但始终未找到扔东西的人,“物管加装了摄像头,业主也报了好几次警,但就是解决不了。”

  据了解,去年9月,该小区1栋业主也曾遭遇过类似困扰。当时,有业主在1栋电梯张贴通知,称家中阳台物品被高空坠物砸碎,如找不到抛物者,将向除一楼以外的所有业主追责。时隔两个月后,在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中,故意高空抛物的行为最严重者将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小区高空抛物频现

  “神秘”男子夜间抛物

  5月18日21点过,花样年花郡小区业主投诉报修群中,弹出一条消息,称9号广场处又有人高空抛物,“这次扔的是西瓜皮和矿泉水。”

  原来,早在12日,小区监控视频就发现,有人在5栋4单元楼顶往下扔东西,但由于监控视频画面较模糊,未看清抛物者是谁。

  业主们称,5栋楼下小广场是小区主门通道,也是很多小朋友喜欢玩耍的公共区域,“楼下有超市,也有很多人经过那里,要是砸到人,后果不堪设想。”

  业主史女士说,高空抛物现象已持续将近一个月。其间,业主向物管方反映后,物管方在相应位置加装了监控摄像头,打算“揪”出抛物者。

  一段5栋4单元楼顶的监控视频显示,18日22点08分,一名秃顶、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进入摄像头视野,手上拎着两袋物品。其后,他将一袋物品扔下楼,并后退几米观察情况。整个动作反复持续几次后,男子消失在监控中。

  另外一段监控视频显示,19日凌晨1点14分,同样身形、头顶微秃的男子再次来到5栋4单元楼顶,往楼顶的墙边走去。大概10秒后,该男子转身离开,手上却多了一个圆筒形物品。

  居民路过楼下提心吊胆

  工作人员称已经报警

  19日16点过,记者在该小区看到,居民们所说的广场,刚好位于5栋4单元楼下,一旁有几个超市正在营业。有路过的居民,会不时警觉地抬头望一望。

  在万年路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称,最近确有人高空抛物,“已经报警,派出所正在找人,希望居民们路过时注意。”

  而据小区物业办公室的前台工作人员说,此事已在处理中,但还没有抓到监控中出现的中年男子。

  对于为何没在广场设立明显标语和警戒线,提醒过往居民注意高空坠物?居委会工作人员称,由于此处是消防通道,目前只能提醒居民经过时多留心。

  5栋4单元顶楼为公共区域,摆放着花盆以及居民们用纸箱子种的蔬菜。在男子抛物位置,张贴着一张A4纸打印的提醒标志,上面写着“温馨提示严禁高空抛物”等字样。顶楼因为安装有栅栏,并不能直接望见楼底,但如果有人故意抛物,可以从栅栏空隙处扔下。

  小区居民们希望,能够早日找到抛物男子,也让悬顶之困得以解决。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男子高空抛物被断电30天!罪有应得?还是被侵权?

    近来,在河南焦作某小区,就上演了醉酒男子高空抛酒瓶的一幕。尽管这一行为未造成人员伤亡,但物业方仍根据小区的业主规约,对该男子处以断电30天的处罚。[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10-29
  • 汽车被高空抛物砸出大洞 律师建议车主起诉整幢楼住户

    高空抛物,让很多人吃了大亏。比如家住嘉兴万科·悦中环的徐先生,好端端一辆奔驰车停在楼下,结果被接连从天而降的玻璃酒瓶砸中,引擎盖被砸了个大口子,天窗也全碎了。[详细]

    钱江晚报
    2019-11-12
  • 防高空抛物探头会不会拍到业主隐私?居民现身说法

    住在20幢的李大姐刚好骑着电瓶车买菜回来。她说:“我们是安置小区,很多老人家以前住独门独院,习惯了倒水倒垃圾直接往门口窗户一扔。住进了高层,这种习惯就成了高空抛物。”装上了防高空抛物摄像头后,“真的少了很多高空抛物,摄像头会24小时拍摄,哪家哪户谁丢的都有证据,赖不掉。”[详细]

    钱江晚报
    2019-11-15
  • 22楼掉下三角阀 浙江东阳3岁男孩脑袋被砸出大洞

    如果前天下午,妈妈像平时一样,下午4点到幼儿园接虫虫,或者正在22楼装空调外机的祖师傅,没有那一时的失手,意外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可一切就发生在瞬间。22楼掉落的三角阀,不偏不倚,砸到了3岁男孩虫虫的头顶。[详细]

    钱江晚报
    2019-11-15
  • 解决物业纠纷将有新依据 法官:飞线充电高空抛物都将受罚

    自5月1日起,《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就要正式施行。对于很多业主来说,新《条例》将给物业纠纷中的“老大难”问题提供破解办法和思路。记者请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亚运村法庭法官韩龙结合具体案例,对新《条例》进行了分析解读。[详细]

    北京晚报
    2020-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