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琳:在隐秘的角落活出自己的气象
2020-07-06 18:10 来源:文汇报

  ◆刘琳把《隐秘的角落》中那个中年遭遇丈夫出轨、心理层次极为丰富的拧巴单亲母亲演得形神兼备(本版图片除剧照外均来自演员本人微博)

  中国演艺圈里,她的性格与生存哲学,也许不够“乘风破浪的飒姐姐”,但她绝对是“经得起风浪的韧姐姐”。

  入行20多年时,她曾经因为生孩子回家呆了两年,40岁再复出时,面临的最大尴尬与困窘是:自己的“身价”居然跌到了刚入行的新人水平。

  她一度想过实在不行就归隐种田,可韧性十足的她,到底靠着过硬的表演实力,稳扎稳打地拿下了这场艰难的“中年女演员翻身战”。

  2018年,她凭借《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的一个配角“王大娘子”,两度上了“热搜”,成为全民喜爱的“行走表情包”。

  今年,46岁的她靠着“变声级”的配音表演一次次惊艳全场,拿下了《声临其境3》的总冠军,无人不谓“实至名归”。

  最近,她参与出演的《隐秘的角落》火出了圈,连着一起出圈的,还有她“逼喝牛奶”的一段演技炸裂的戏。端午那天,章子怡主动在她微博下留言:演得真好!

  作为演员,她是真正做到了“百变神君”,演谁像谁。

  而尤为难得的是,作为一个一直不那么红的中年女演员,她一路见识、经历了太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却依旧一腔赤诚,对表演满怀信念。

  她是演员刘琳。

  再隐秘的角落,藏不住“发光”的演技

  是金子,终究要发光。

  现象级热播剧《隐秘的角落》带火了两个梗:一个是秦昊(剧中角色张东升)的“周末爬山去”,一个就是刘琳(剧中角色周春红)的“喝牛奶”。

  前者玩的是剧情梗,后者,是刘琳硬生生地靠演技“演”出来的梗。

  当很多30+女演员因为维持个人形象而导致脸僵得没法再“表演”时,45+刘琳的脸,依然能够调动得起脸上的每一个器官、每一条肌肉,以及每一丝皱纹——她的眉眼鼻,都会“说话”,微表情极其丰富。

  一如既往地,她也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屏幕形象,不惮于做出最扭曲的表情。只要角色需要。

  她所扮演的周春红,朱朝阳的母亲,在剧中戏份吃重,也是剧中最让人感到心痛心塞又心酸的女性形象。

  这个外形普通、工作普通,在中年遭遇丈夫出轨的离异女子,内心充满矛盾与冲突,是一个心理层次极为丰富的拧巴单亲母亲。她让观众爱恨交加、百味杂陈,难以一言蔽之。

  刘琳演得形神兼备。

  形似其实比神似更难做到。在表演上,绝大多数演员都很难突破“形似”这关。只见角色,不见演员,是表演的顶级境界。

  看刘琳微博上的照片,她本人自然流露的气质,大多时候是知性温婉的,透着一种端庄淑良的大家闺秀范儿。可她演“路人妈妈”周春红,却“真”到什么程度呢?似乎并不需要靠“演”,她让你觉得,她平时就真的“生活”在周春红的角色里——只要她站在那儿,活脱就已经是我们在生活中常见的那种平凡普通的中年母亲。

  最顶级的演员就像水,本身无形无味,而角色,就像一个个容器;演员与角色的相遇,就如同水与容器的结合,水最后呈现出的形状、气质,由容器的形状、材质而决定。

  刘琳就是这种演员。

  细数她的影视形象,比如《过年回家》中的陶兰,少年时期的她,本性纯良但鲁莽冒失;狱中劳改了17年的她,忏悔、自责,面对新环境、面对老去的父母,难掩的木讷、失措与情怯。她演《父母爱情》中的农妇德华,形象极为朴实憨厚,令很多观众以为这就是从农村找来的真农妇出演的。《知否》里,她把配角王大娘子演出了“暴躁小可爱”的气质。而她拍摄“霸道女总裁”的都市写真照,则是一身的爽利与霸气。

  在今年4月结束的《声临其境3》中,她也真正让观众们领略到,到底什么才叫“变声级的演技”。

  从13岁的少女楚楚(《红樱桃》)到泼辣彪悍的虎妞(《骆驼祥子》),到卡通片里的淘气萌宝,到冷面凌厉爆裂的女警察署长(《误杀》),她挥洒自如,游刃有余。甚至,她连音色音调都能模仿得与原表演者近似。她配音《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让观众惊呼:这是袁泉本尊吗?

  关于自身的“表演实力”,刘琳自己也是十分自信的:“和什么大腕合作,都不会发怵。”

  这是刘琳行走江湖的底气,也是她捍卫自己尊严的方式。

  唯有真心热爱,才能让形象为角色完成度让位

  演技是演员的看家本领,在如何打造个人“核心竞争力”上,刘琳的经验,其实适用于任何行业的职场人。

  其中,信念感,是一切一切的基础。

  什么是信念感呢?首先就是真心热爱。

  唯有真心热爱,才能如刘琳这般,“除了演戏,心里装不下别的”;才能如她这样,打开所有的感官,吸收一切可能的养分,随时随地地琢磨表演这回事儿。

  刘琳的父母都是航天部的技术人员,和表演一点边不沾,但她从小就知道自己将来是要当演员的。“我这辈子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干别的,从小就坚定自己可以做演员。”

  自小就很有主见的她,从幼儿园时就喜欢想象不同的角色并扮演。初中时,她就说服父母给她掏学费,在课余时间去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学表演。“那时候每周学习两三次,都是晚上去,我家住五棵松,儿艺在王府井,那么远的地方,我就自己坐着公共汽车去,学完了晚上再回家。”她在接受《人物》专访时介绍了当年的学习经历。

  这种执着无畏的学习精神和行动力,如果没有发自心底的热爱,是不可能长久维持的。

  信念感,还意味着对职业的尊敬与敬畏。它会让你在工作时的价值优先级排序上,永远把工作的完成度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人情关系,或者个人形象的美丑等等。刘琳在演戏之前,是不与人聊天的,甚至曾经因此得罪了搭戏的演员,但她还是宁可得罪人,也不愿意在表演之前“把自己的神散了”。也正因为对演员这个职业、对表演心怀敬畏,一个女演员才会克服“爱美”的天性,不计美丑,让个人形象为角色的完成度让位。

  一个对表演有敬畏之心的女演员,也会更谦卑谦逊,她会把观众对自己的喜爱更多归功于角色,而不是自身:“作为演员,被人爱,其实都是角色的光辉。每一个演员都是生活在角色的光环中,被角色的光芒照耀着,人家爱你,其实都是爱那个角色。”有这种清醒与自省,才有可能持续不断地进步。

  对职业的敬畏之外,信念感还意味着一种更单纯的初心。一个好演员,会更单纯地看待表演本身,能区分得开“演员”与“明星”是两种职业,不会把表演视作为通向财富名利的“工具”或者“捷径”。想当明星,和想当演员,其实是两种人生目标,伴生的是两种工作心态与工作方式。他们的用力点,会完全不同。当一个人不是冲着“出名”“当明星”去对待演戏时,才更容易回到表演本身。

  心念单纯,初心不失,会更容易在困境中排除外界干扰,依然给出最优质的表演。这不,生孩子之后回到“职场”的刘琳,一度无戏可拍,不得不受冷眼,残酷名利场里,人到中年,身价却跌回到入行新人一级,几万块拍一整部戏,那可是2015年——但她,短短三两年之内,就凭借角色再度回到人们的视线中,并且重新赢得了观众的认可与喜爱。

  好演员能够始终保持对日常生活的敏感

  看刘琳塑造不同的角色,很多人都会感慨,极富生活的质感。和很多漂亮女明星演戏不同的是,她演生活剧,是真的很像生活中的“你我她”。这大概是因为,她从来就没脱离真正的普通生活。

  当包裹在锦衣华服中的明星,逐渐被周边成群的服务人员,无处不在的镁光灯,粉丝的赞誉和欢呼架在了云端时,他们早已经脱离了真正寻常百姓的生活。好演员,终究是从生活中来的,而不可能来自于空中楼阁。

  刘琳的日常生活十分朴素,从不买奢侈品,拎50块钱的塑料环保袋就能出街,30年前买的便宜耳环至今还在戴。她的先生是个摄影师,出生于农村,两人当年结婚时,连钻戒都没买,一辆十万块钱的汽车还贷了款。她不买奢侈品,一是觉得“不需要这些东西来彰显自己”,二是心疼,“一个包,可能就是一些亲人一个月,甚至一年的收入。”

  每次拍完戏,回到家,儿子的一声“妈妈”,足以让她立刻脚踩大地,秒回母亲的身份。她热爱演戏,敬畏自己的职业,但又从不被自己的职业绑架了人生。

  作为普通人的她,保持着对日常生活的敏感,对周遭环境的敏感,以及对每一个身边人的敏感。她很怕自己会变成那种给人带来压力、带来不适的那种人,尤其,是在自己“有了一点点知名度之后”。她很在意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平等关系。如此有“人味”,如此能体恤众生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情绪张弛,才能演出那种“人味”和“烟火气”吧。

  作为一个演员,需要很强的敏感性与通感力,而守住烟火气,维持住“普通人”的生命状态,大概是维系住高敏感性与强通感力的根本。

  也许,刘琳到现在也不算真正“红”了,与那些千万级的流量明星比,她的社交媒体影响力还停留在几十万级——微博73.4万粉,新开的小红书刚12万粉,然而,作为演员,她依然是凭借实力,赢得了顶尖同行与观众的认可与尊敬。

  即便是在竞争最残酷激烈、也最势利的演艺圈,刘琳依然给我们示范了:一个看上去并没有抓得一手好牌的中年女演员,可以如何凭借过硬实力逆风翻盘。而所有的“励志神话”,其实并不“神话”,无非是满怀信念,不失初心,努力不懈。

  这位姐姐,也许不够野心勃勃、乘风破浪,但久立船头、经得起风浪,何尝不是另一种美。作为女性,大可不必人人都去争着“乘风破浪”,女性之美,本就气象万千,就像刘琳,每个人活出自己的气象即是大美。 (作者为文艺评论人)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