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美
2020-08-10 16:50 来源: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辣椒美

  最近天气热得有点过分,阳光毫不善解人意,如利箭似的射向人间,让人望而生畏,出门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力量。如此热的季节,食欲大减,看到热乎乎、油腻腻的食物便难以下咽,每餐非得有辣椒才能吃得下饭。每天上超市买菜,必定要买些辣椒回来。小巧可爱的小米椒,颜色漂亮,辣得最是有滋有味;爱把自己卷成一团的螺丝椒,虽然不如圆椒个头威猛,也不如尖椒那般长得最像辣椒,但也真有做辣椒的资格。我独对这两种辣椒情有独钟,很乐意让它们塞满我家的冰箱。做各种凉拌菜,我喜欢撒上一大把切得碎碎的小米椒在菜肴上面,红艳艳的小米椒铺在雪白的豆腐或绿色的蔬菜上面,能让一道貌不惊人的菜肴瞬间艳光四射。除了喜欢小米椒艳丽的色泽,也实在喜欢它具备的辣味,辣得带劲,又不霸道。美而辣的小米椒,让我青睐有加。螺丝椒,在夏日里,我偏爱做捣辣椒。捣辣椒,是家乡的做法。在电饭煲里的米饭快要煮熟时,扔几个洗干净的螺丝椒进去,待米饭煮熟,螺丝椒也蒸熟了。蒸熟的螺丝椒由青绿、硬实而变成黄绿、绵软。把蒸熟的螺丝椒捞出置于盘中,撒上蒜末、生抽、豆豉和醋,用调羹压烂就成。捣辣椒酸酸辣辣,很是开胃。而螺丝椒也是那么争气,辣得霸气、猛烈,来势汹汹,直接从嘴里猛地窜进肺腑,让人猝不及防,又不可抗拒。每次吃由螺丝椒做成的捣辣椒,我经常被辣得呼天喊地。从入夏以来,对辣椒几度痴狂,每天可以食无肉,不可食无辣,即使辣得有时肠胃不适,脸上痘痘大驾光临,也照样吃得津津有味,殷勤有加。那种剧烈的辣味对我而言是香、是美、是致命的诱惑,让我爱恨交加,欲罢不能。

  如此偏爱辣椒,是因为我们江西抚州人从小就是吃着辣椒长大的。在我们家乡,辣椒在蔬菜里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一餐要是少了辣椒,大家会怨声载道,食不下咽。有些人就是炒个青菜,打个豆腐汤也不忘放辣椒。甚至早上吃个馒头,也要抹上红彤彤的辣椒酱来吃。至于我们那里人人早餐爱吃的泡粉,如果不就上一小碟放了辣椒的萝卜干,便感觉没吃早餐。而夏天晚上常吃的凉拌粉,铁定得有辣椒来拌。更有甚者,有人就是咳个天翻地覆,生病住院,辣椒也照吃不误。

  记得小时候,只有夏天才能看到新鲜的辣椒,其余的季节吃的都是干辣椒。干辣椒瘦小干瘪,失去水分,虽有辣味,远不如新鲜的辣椒那般讨人喜欢。那些年,每年的夏天,小镇的辣椒是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而来的。人家的菜园里,成串成串的辣椒挂在藤上,比花还鲜亮、迷人,看着就让人欢喜。菜市场的摊位上,一堆堆的辣椒像小山似的堆在竹筐里、竹篮里、地上,铺天盖地,蔚为壮观。新鲜的辣椒真是好看,水灵,尖细,外形实在也不辱没辣椒的身份。青色的辣椒绿油油的,仿佛携带着整个春天归来。红色的辣椒红得明明亮亮,洋溢着夏天最饱满的热情。那个季节是辣椒的锦瑟华年,是吃辣椒的黄金时节,家家户户都在很投入的吃着辣椒,爆辣椒,捣辣椒,拌辣椒……更豪气的吃法是把整个生辣椒洗干净,直接蘸了酱油来吃。在热火朝天的季节,小镇的人们把辣椒吃得风生水起、豪情万丈;个个嘴唇吃得红红的,嘴巴发出嘶嘶的声响。空气里总是弥漫着浓烈的辣味,那种火辣辣的气息从人家的菜园、小镇的菜市场和家家的厨房里,像疾风似的刮到阳光下,与夏天炎热的气息融为一体,那是小镇夏天最具特色的味道。

  从我记事起,我们家的餐桌上,必有一道辣椒菜肴,除了带叶子的菜,其他的蔬菜都会放辣椒来炒。而烧鱼,焖豆腐,炒肉,炒油渣,肉皮之类,更是少不得辣椒。全家老少都能吃辣,也喜吃辣。最是难忘外公做的青辣椒爆炒空心菜梗。多少个夏天的清晨,天还蒙蒙亮,外公便起床做早饭。我好像似睡非睡,耳边总是萦绕着外公在厨房里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响。对我而言,那是世界上最温馨、最悦耳的声音。在那叮叮当当的声响中,我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次醒来,外公已经蒸好了米饭。我擦着眼屎,睡眼惺忪的走进厨房,外公清瘦、忙碌的背影如阳光一样映入我的眼帘,阴暗的厨房总会因为外公的存在而变得无限的亮堂。只见外公已把空心菜洗干净,菜叶和菜梗已经彻底分离,空心菜叶被放置于一个小竹筐里,空心菜梗被切成一小段一小段,被搁置在一个大碗里。另一只大碗装满了切得细细的青辣椒丁,砧板上是一小堆切成细末的蒜头。外公看到我进厨房,慈爱一笑。然后我烧火,外公炒菜。外公炒菜的样子气定神闲,颇有大厨风范。只见外公用锅铲从油锅里舀了一点猪油甩进锅里,等到凝固的猪油化成一汪柔情似水的汁液时。外公很利落的用手抓起一把蒜末扔进锅里,热油与蒜末儿激烈碰撞,发出吱吱的声响,一股浓郁的蒜香味瞬间弥漫厨房。然后外公再把青辣椒丁和空心菜梗倒进滚烫的油锅里,锅里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外公用锅铲麻利的快速翻炒,动作非常潇洒。空气充溢着呛人的辣味,让人直打喷嚏。辣味与蒜香味在空气里彼此交汇,然后迫不及待地钻出厨房,冲天而去。大火爆炒一分钟左右,撒点盐和味精,辣椒爆炒空心菜梗就可出锅。青辣椒和空心菜梗颜色碧绿,白色的蒜末儿点缀其间,绿中有白,宛若江南春色。这道菜极为鲜嫩,爽脆,辣得很地道。辣椒在这里绝不是配料的身份,它与菜梗平分秋色,分庭抗礼。童年的夏天,天天早饭都有这道辣椒炒空心菜梗,可我们总也吃不腻。

  还有一道辣椒炒油渣让我回味不已。那时也只有熬猪油的时候,才有机会吃到猪油渣。焦黄的猪油渣在不能频繁吃肉的年代,可以与猪肉相媲美。每次我们兄妹看到厨房里出现一大钵猪油渣时,特别兴奋,眼睛发光,只觉每个猪油渣都顶漂亮、可爱,像夜里的星星似的会发亮。在我们的眼里,那不仅仅是猪油渣,而是代表着一份温暖的烟火日子和四平八稳的幸福生活。夏天的猪油渣更令人神往。因为家乡做猪油渣必定得用青辣椒来炒,似乎猪油渣天生只为青辣椒而生。水灵灵的青辣椒与油腻的猪油渣在一起烹制,有惊艳之感。它们彼此完美交融,彼此成全。青辣椒无畏地吸收着猪油渣的油腻之气,猪油渣让张扬的辣味有所收敛。猪油渣香辣、绵软而有嚼劲,饱含着辣椒的清新之气。青辣椒则美美地吸收了猪油渣的香气,辣得十分可口。假如单独炒空心菜梗和猪油渣,味道是平淡无奇的,但因为有了辣椒的加入,使得空心菜梗和猪油渣脱离平庸,滋味变得美妙无比。

  如今四季里都有新鲜的辣椒,不必等待夏天来到。没有等待的痛楚,没有喜滋滋地盼望,似乎新鲜的辣椒也变得不那么稀罕,没有那么有味道了。现在的辣椒品种繁多,胖头胖脑的圆椒;细细长长的线椒;黄绿色的黄皮椒;尖尖细细的尖椒……这些品种的辣椒虽有辣椒之名,但我总嫌不够辣,不甚喜欢,只有小米椒和螺丝椒能入我的法眼。还是最难忘童年时吃的那种辣椒,辣得钻心钻肺,又缠绵无比,令人食之痛快淋漓,神清气爽,那种特别的辣味让我至今刻骨铭心。

  辣椒,是一种奇妙的蔬菜。因独具特色的辣味在众多蔬菜中脱颖而出,风光无限。它是如此谦卑随和,几乎可以和任何菜在一起搭配,虽为配菜,却并因此黯然失色,风头可直压主菜,有功高盖主之嫌。它还能独立成菜,一道虎皮青椒,家喻户晓,名扬天下;作为调料,它照样威名显赫,陕西的油泼辣子风靡大江南北,让人拍案叫绝;它是湘菜和川菜的灵魂,如果湘菜和川菜没有辣椒,如明月无光,美人失去神韵,必然黯然失色;它让酸辣粉和麻辣烫风行天下,令食辣者迷恋不已……辣椒,几乎无所不能,无处不在,能化腐朽为神奇,拯救一切没有食欲的胃口;民以食为天,由此看来,它接近于伟大。魔力非凡的辣椒,谁一旦爱上,味蕾会为它颠倒,灵魂从此沦陷。

  (文/明月梅花)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华潇颖、赖旭华、晏凤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