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播女网红:23岁得了骨质疏松 欠下七八十万的债
2020-08-12 16:19 来源:钱江晚报

  越吃越多越吃越胖,23岁的他就得了骨质疏松

  越吃越好越吃越贵,她欠下了七八十万的债

  本报记者走近曾经的杭州网红吃播——

  她的吃播生涯

  让吃美食变成煎熬

  本报记者杨茜(图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23岁的“大胃王”小刘,一天能吃5顿饭。因为爱吃,他成为了一名“吃播”。钱赚没赚不知道,体重是赚到了——他增重了30斤。原本就胖的他达到了220斤。他也把自己吃进了杭州市红会医院——年纪轻轻的他,骨质疏松了。

  在旁人看来,当吃播似乎门槛很低:不需要过多的才艺和颜值,只要你能吃。真正的“吃播”究竟是怎样的?2018年火起来的“大胃王吃播”奕萌,算是杭州吃货界的“网红”,颜值高身材好,一顿饭可以吃8斤食物。可近两年,关于她的消息越来越少。她怎么样了?昨天,钱报记者联系上了这个90后的重庆妹子——她正在浦江参加一个活动,为两个小“吃播”做现场督导:“我在努力赚钱,把我做‘吃播’时欠下的债还完。”

  从小能吃

  最多时吃下13斤多的食物

  1米63的个头,奕萌只有94斤。

  昨天早上,她的外卖早餐到了:一份重庆米线、一份重庆小面、一个山东杂粮煎饼、一份加了两个鸡蛋里脊火腿肠鸡排的豪华手抓饼、一份鸡翅包饭、3瓶饮料。

  “吃”这件事上,奕萌说自己从小就有天赋,“每顿饭,我都要这么吃,差不多七八斤的东西要吃进去,不然就会饿,会低血糖。”

  她试过早餐喝一碗粥吃一只包子,没过多久,就开始头晕眼花。最夸张的一次,奕萌吃火锅,吃了13.4斤食物,“时间够长的话,火锅我可以吃一天。”每次吃完,奕萌的肚子都明显凸出,但她说并不难受。

  “每天大便六七次,第二天继续吃。”奕萌告诉记者,她从小就能吃,家里应该是有“大胃王”的基因,“我外婆一餐就能吃6大海碗的米饭。妈妈担心我,可我也没有哪里难受。”她特意去医院做过检查,她的胃比普通人的大一些,胃壁厚一点:“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吃,我觉得吃东西是一件快乐和幸福的事。”

  奕萌在杭读的大学。2018年,一次偶然,她与一直播平台签约,走上专职“吃播”的道路。

  深夜吃播

  食物越吃越贵钱越花越多

  奕萌没想到,自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她的工作是每天直播3小时,吃东西。看似轻松简单,可奕萌花的时间和精力远不止3小时——直播前,她至少花2小时准备和化妆。直播后,她还要在粉丝群里和大家互动,有时候还要陪粉丝玩游戏来增加黏性。直播都在深夜。她白天睡觉,生活特别不健康。

  一开始,奕萌的重心只放在“量”上,几碗面条几笼包子,都是平价食物。后来,粉丝们开始提要求:“吃点贵一点的东西吧,盘子和碗也要好看点嘛!”奕萌想想也对,开始聚焦在“质”上:昂贵的日料,高级的西餐……她吃的东西越来越高级,钱也越花越多。最贵的一顿,她一个人吃了3000多元。平均一天,她要在吃上至少花费一两千元。她还会坐飞机去广州、深圳、北京等地方做吃播。终于,她的粉丝越来越多,最多时有400多万的粉丝。可她的钱也越花越多,“不像那些唱歌跳舞的主播,吃美食有大量的开支,我的存款越来越少。”

  做“吃播”之前,单纯因为食量大,奕萌每个月的餐费要1.5万元,但那时候,工资加上兼职,她能养活自己;可专职“吃播”后,奕萌没了做兼职的时间,“平台每月底薪2000元,其他全靠粉丝送礼物。我在收礼物方面很佛系,所以收入很少,有推广的时候钱多点,可能一次会有七八千元。”可收入不够开支,“购置服装,飞去各地吃的费用等等,我的钱越来越不够花。”

  她只能想到各种网贷平台。多的时候,她手机上有十几个借贷软件,“拆东墙补西墙。七七八八加起来,算上利息,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累计有七八十万元了。”

  那是今年年初。

  离开吃播

  努力找回正常的生活状态

  奕萌渐渐坚持不下去了,“吃东西变得不幸福了。有一次,粉丝让我吃8斤炒饭,我吃得下,可实在太腻了,但是我还是要塞下去。”

  奕萌说,没做吃播的时候,吃东西是享受,但播到后来,变成痛苦地吃,还要不停被问问题,跟粉丝互动,“越吃越不开心了”。

  她的身体也出现了各种小问题:她感觉自己有点骨质疏松,走路没那么灵活;因为长期喝碳酸饮料,吃糖,她有了很多虫牙。

  2020年初,她离开了公司,“我没有再做专职吃播,但签约依然在。偶尔做推广的时候,我会做一下吃播。”

  奕萌从滨江月租3800元的公寓搬到了城北以减少开支,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接各种工作来还债,包括平面模特、经纪人等等。不当吃播后,奕萌开始做瑜伽也开始喝茶,她想努力找回正常的生活状态。到现在,奕萌还欠下20多万元,“尽量争取在半年内还完。”

  她最后说,别以为“吃播”的钱好赚,最后消耗的其实是自己。她劝大家别轻易尝试:“吃播时人要亢奋,否则很难去调动直播间其他人的情感,真的挺难的。”

  我们,不做大胃吃播

  ●浙江丽水吃播煎盘侠:

  年初入驻抖音,已斩获400多万粉丝,人称“侠哥”,今年36岁。原先是一名摄影师。他的短视频有声有色,食物十分诱人。他用一块石板和简单的食材,伴随着乡间的绿树流水,形成独特的美感。“我吃得不多,做不了大胃王,所以就专注石头烧烤。也不是一开始就火的,因为烤鱼骨和烤树叶的两个视频火了,一个月涨了300多万粉丝。”

  作为一个全职吃播,煎盘侠从早到晚的时间都花费在了选材、拍摄和剪辑以及直播上。地点得是山清水秀,煎盘侠也踩了许多点,如今,他在一个山洞里拍摄,“我做直播就是和网友聊聊天,带带货,还有一些打赏、广告合作。但目前,流量看起来是够了,变现还不够。”他有些无奈地表示,网友都有猎奇的心态,他也做了一些仿真食物视频和一些不常见食物的煎烤。但今后,“我的小目标,是哪一天把某一个地方土特产卖到断货。”

  ●杭州野食小哥郝狮:

  2016年下半年开始做短视频,他说自己主要靠认真的剧情设计,以及拍摄分镜剪辑和配乐来吸引粉丝,“我没有选择暴饮暴食。本身就不是大胃王,这种方式也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小郝平时直播以聊天为主,偶尔会吃点东西,比如火锅、炸串等。他直播吃东西不是重点,吃的东西和量都比较随意,也不存在重复吃的情况,“更多的时候,我在分享烹饪方法。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
  • 靠吃赚钱还不胖,近距离观察一位吃播女主播的日常

    一米七一的身高,体重从未破百,俏丽的脸蛋,笑起来甜甜的梨涡,实在想不到她能吃下那么多食物,你看这一顿饭的量,够我们普通人吃几周了吧,也许就是这样的反差萌让她坐拥千万粉丝。[详细]

    中国新闻社微信公众号
    2019-05-17
  • 武汉一餐厅广播“不洗手不给吃饭” 这个要求不过分

    据报道,某报记者近日在解封后的武汉采访,发现一家餐馆循环广播“不洗手不给吃饭……”有人在微信平台上就此进行投票,持赞成态度的人达到95%,反对者的比例连1%都不到。由此表明,经此一疫,人们的卫生意识确实有了很大提升。[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20-04-21
  • 杭州一主播吃30颗安眠药欲轻生 网友报警挽回一命

    9日,杭州钱塘新区警方发布一起警情称,警方日前接到一名自称青岛网友的报警人称,一名定位在杭州的主播吃安眠药轻生,请警方救助。经过警方及时救助,该主播被送医后脱离生命危险。[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20-05-09
  • 教你怎么在镜头前吃 “吃播”培训师是如何炼成的?

    镜头里的人,津津有味地吃,镜头外的人,津津有味地看,直播吃东西,成了一种职业。疫情期间,电商直播带货成为新趋势,不少餐饮打工者也转型为直播新秀,这也带动了“吃播”培训的火热。[详细]

    工人日报
    2020-05-29
  • 蚊蝇会传播新冠病毒吗?海鲜、牛羊肉还能放心吃吗?

    夏季来临,蚊蝇增多,这些蚊蝇是否会携带并传播扩散新冠病毒成了大家关注的热点。对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王丽萍介绍,对新冠病毒的研究显示,新冠病毒主要通过结合宿主体内的ACE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而感染宿主细胞。[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