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着“背后有人” 街头恶霸何以成党政领导座上宾
2020-08-15 11:42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日前,湖北省黄石市铁山区法院依法对太子镇宗族恶势力团伙李忠义等人涉恶案一审公开宣判,6名被告人获刑。同时,在铁山区纪检监察机关建议下,该区对太子镇党政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

  在案件查办中,纪检监察机关与公安机关联动,全面除恶打伞破网,问责该团伙背后失职渎职、违纪违法党员干部16人,核查其他公职人员违纪问题线索19个。

  一个家族恶势力团伙为何能盘踞当地18年之久?恶势力首要分子为何能在多次违法犯罪后一直安然无恙?一个街头恶霸为何能成为当地党政领导的座上宾,在政府投资工程中呼风唤雨?

  由逞凶斗狠发展成家族恶势力

  “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大不了赔钱。”村民讨债被打伤,住院后仍被十几人围堵,持砍刀冲进病房砍打。报警后,公安机关用警车护送病人跨市治疗。这惊悚的一幕就发生在太子镇,为首叫嚣的正是李忠义。

  以李忠义为首的家族势力在太子镇仗着兄弟多,时常逞凶斗狠。2001年9月,李忠义和其兄李加送等4人因故意伤害被判刑。2006年8月,李忠义的堂弟李华胜故意伤害致1人死亡被判刑。李忠义等人刑满释放后仍不思悔改,继续寻衅滋事、打架斗殴,逐渐形成以李忠义、李加送、李华胜为纠集者,以李美志、李美德、李美强为主要成员的19人家族恶势力团伙。

  “这个家族的价值观十分扭曲,认为凡事都能靠拳头解决,侄子刚刑满释放,李忠义就带着他去打架闹事。”黄石开发区·铁山区纪(工)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徐海涛说。

  随着家族势力不断壮大,李忠义等人不再满足于欺压村民,开始利用暴力手段非法获取经济利益。他们把手伸向工程建设领域,要么帮人串标围标;要么借用他人资质参与竞标,成功就转手卖给他人,失败就对中标方进行敲诈勒索。

  2016年6月,李忠义等人借用多家公司资质围标太子镇父子山休闲绿道连接线刷黑工程,但未中标。李忠义指使他人到工地以拔路基标示旗、拦停挖机、殴打司机、摔施工人员手机等方式阻止施工,迫使施工方出资15万元给李忠义。李忠义等人又将15万元出资入股并分红。

  2018年5月,得知太子镇地税分局办公楼装修工程招标,李加送找到该工程招标代理人,威胁要么退出投标,要么给钱,否则让他们做不成工程。该投标方被迫同意给李加送3.5万元。

  不仅如此,李忠义等人还公然与村级党组织和当地党委政府叫板。李忠义经常说:“镇里的事情镇长说了算,街上的事情我说了算。”并自封太子镇的“街长”。

  因对时任太子镇党委书记秦某不满,2015年1月22日,李忠义对正在李姓村党支部书记李四喜家吃饭的秦某等人拍照,并将停放在门口的公务车玻璃砸碎。之后,当秦某从太子镇离任时,李忠义还制作了花圈要送给他。

  2015年9月,因未取得李姓村村委会办公楼工程,李美志、李朝敏等人阻扰施工,并与李四喜发生争吵。李朝敏直接向李四喜身上吐口水。为避免李美志等人的纠缠,村委会被迫支付1.8万元平息此事。

  调查显示,2001年以来,李忠义家族恶势力单独或相互纠合实施寻衅滋事罪6起、敲诈勒索罪9起、故意伤害罪1起、开设赌场罪2起、串通投标罪2起,并实施干扰基层选举、侮辱党政机关工作人员、殴打他人等违法犯罪活动12起,涉案金额达4900多万元。

  仗着“背后有人”街头恶霸成镇领导座上宾

  2018年8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一封交办函引起黄石市纪委监委高度重视,立即督促黄石市公安局限期侦破涉黑涉恶案。同年9月,李忠义等涉恶人员被缉捕归案。

  但是,李加送在接受工作人员讯问时仍然嚣张至极,他威胁道“你总是有家人的吧”“做人要给自己留后路”。他自认为“背后有人”,还能帮助他们化险为夷。

  太子镇原镇长徐红梅就是其“靠山”之一。

  徐红梅在太子镇政府工作23年,从办事员一步步走到镇长的位置。1996年1月,李忠义被聘用为镇政府计生办工作人员,这正是徐红梅参加工作的第一站。当时,李忠义对她嘘寒问暖,建立了不错的交情。随着徐红梅高升,两人的交往也不断加深。

  “我们经常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吃喝玩乐,离开饭桌就上牌桌。”接受审查后,徐红梅忏悔道。有一次,徐红梅一个星期没有上班,其中有3天是在与李忠义等人打牌。

  每次李忠义惹事,徐红梅都出面帮他解围。李忠义对她也是各种吃请拉拢。李忠义砸碎秦某的公车玻璃后,徐红梅为他说情,李忠义被行政拘留5日后继续回镇政府上班。

  2015年11月28日,李忠义因争夺工程控制权,组织30多人殴打竞争对手,致使1人轻伤,2人轻微伤。案发后,为帮助李忠义逃避刑事处罚,徐红梅找原开发区大冶湖分局政委柯亨林及太子镇派出所所长刘平华说情,李忠义被取保候审。

  “柯亨林主持召开议案会前打招呼、定调子,并在会上违规同意对李忠义取保候审。”黄石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二室主任梅放介绍。

  从拘留所刚一出来,李忠义就大摆筵席,款待徐红梅、柯亨林、刘平华以及办案的派出所民警等人。在取保候审期间,李忠义等人毫无避讳,继续干着违法犯罪的事。

  2017年初,该案到期需要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时,徐红梅请柯亨林出面找关系说情打招呼,该案最终被太子镇派出所撤回。

  除了徐红梅,太子镇原党委书记蔡某,原党委副书记、镇长李某,原纪委书记汤某等人,面对李忠义宗族恶势力,求稳怕乱,不仅对其违法犯罪行为视而不见,还帮忙打招呼、行方便,任其坐大成势、为害一方。

  蔡某等人不仅默认李忠义团伙违规入伙镇政府所属平台公司,还违规审批预支工程款50余万元给李加送,用于赔付受害方和请吃,帮助李忠义等人取保候审。太子镇党委原组织委员徐某,明知李忠义曾因犯罪被判刑,不符合党员发展条件,仍违规发展其入党。任镇党委副书记后,徐某利用职务便利,为李忠义实施工程建设打招呼。

  “李忠义等人是街头一霸,在局子里有人保他们,砸了镇党委书记的公车还能安然无恙,我们老百姓不仅不敢惹他们,就算被敲诈勒索、辱骂殴打也不敢报警。”纪检监察机关工作人员开展调查走访时,当地群众怕遭到他们打击报复,不敢揭发李忠义的恶行。

  针对这一情况,黄石市纪检监察机关打破“先扫黑、后破伞”的固定思维,在掌握有关涉伞的村干部、镇干部经济问题重要证据后,果断批准对相关人员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同时对主要涉恶人员展开新一轮审讯,出示涉伞公职人员被立案留置相关视频,打破其指望有人“捞”的幻想。

   深挖“官伞”“警伞”20余人铲除恶势力生存土壤

  徐红梅等人被留置,击溃了李忠义等人的幻想,他们认识到再也没人能保得了他们了,只得如实交代所作所为。

  2019年9月,该团伙全体成员均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无一取保获释;10月,部分成员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刑期在5至7年期间。

  今年7月10日,李忠义等6名团伙主要成员一审公开宣判。李忠义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李加送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李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地群众奔走相告,有的还放鞭炮庆祝。

  “清除毒瘤只需要一次手术,但是恢复基层政治生态,彻底铲除黑恶势力生存的有害土壤,需要严肃问责和加强制度建设。”黄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杨军说。

  “保护伞”不破,执法就没有公信力,群众就难以相信扫黑除恶的决心,特别是在2015年李忠义被“捉放曹”之后,群众意见很大。专案组果断对相关“警伞”和“官伞”采取留置措施,信息一经发布,在全市形成较大声势。自此,群众开始主动找办案机关反映问题,将过去不敢诉的苦一并倾吐。

  市、区两级纪检监察机关乘胜追击、抽丝剥茧,查处了李忠义集团背后的“官伞”“警伞”20余人。涉及村级党组织负责人,镇党委政府领导干部,乡镇派出所及公安分局副县级领导干部。

  针对该案暴露出的乡镇党政机关在聘用人员管理、政府投资领域招投标、矿产资源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纪检监察机关对相关单位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和《监察建议书》20余份,要求迅速自查自改、建章立制。同时,组织开展乡镇公职人员、聘用人员、村(社区)“两委”干部违纪违法行为专项清理,共清理出在岗违纪违法干部职工12人,涉及吸毒、嫖娼、斗殴等违法犯罪行为,并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予以处理处分。

  “太子镇党委作为领导当地工作的核心力量,本应将李加送、李忠义恶势力犯罪集团消灭在萌芽状态。但是实际工作中,历届镇党委主要领导有的对问题视而不见;有的甚至纵黑用黑、养虎为患。正是这怕管事的干部,导致基层政权乌烟瘴气、蛇鼠并存,最终凉了群众的心,成就‘街长’为霸一方的势头。”黄石开发区·铁山区纪(工)委监委主要负责人李泽表示,下一步将以这起典型案例开展警示教育,督促基层党组织把责任扛起来,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代江兵)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廖文焱,赖旭华

相关新闻
  • 多个省份、逾半寿险公司遭遇恶意投诉“全额退保”

    投诉,本是赋予消费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手段。然而,在一些金融领域,缠诉、重复恶意投诉等方式正在成为违法分子套利的工具,有的甚至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黑色产业链。因恶意投诉引起的金融风险处于上升态势,影响了银行、保险等金融业的经营秩序,并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继今年1月陆续推出“反催收”系列报道后,今日再推“恶意退保”调查。敬请垂注。[详细]

    南方日报
    2020-08-14
  • 扫黑除恶牵出非法交易海龟大案 系国家珍稀濒危野生动物

    2019年3月,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在抓捕一起扫黑除恶目标人物时,发现“黑老大”办公室赫然摆放着一个大鱼缸,缸底蛰伏着一只硕大的海龟。经鉴别,该龟是海龟科玳瑁,系国家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详细]

    法治日报
    2020-08-10
  • 山东: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092起

    今年1月至7月,山东省共打掉涉黑组织198个,恶势力犯罪集团685个,涉恶犯罪团伙669个;查扣涉案资产219.29亿余元;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092起。[详细]

    新华网
    2020-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