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私家侦探讲述狗血故事:有妇之夫PK职业小三

厦门新闻厦门网 2014-07-20 15:00

  从业18年的厦门私家侦探向记者讲述从业故事

资料图

  阿伟辛苦调查了一个月,告诉委托人,他的妻子没有出轨,不料委托人有点失望:“她一点把柄都没有,这下要分手我得付出大代价了。”这话让阿伟一头雾水,这种话他还是头一回听说。这对“夫妻”各怀鬼胎,男方把女方当小三想甩掉,女方却想对方主动“离婚”,获取分手费。

  阿伟在厦门从事私家侦探18年了,婚外情调查成了他的主打业务,类似以上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故事,对他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昨日,他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了自己的从业故事。

  厦门网-厦门晚报讯(记者 朱俊博 实习生 许敏)

  【狗血案例】

  调查 挖不到“妻子”出轨证据,“老公”很不开心

  上个月,查尔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阿伟接到一单业务,委托人是泉州男子刘奇(化名)。他拿着一本结婚证登门,说怀疑妻子陈雯(化名)有外遇。

  刘奇自称是企业家,和陈雯结婚两年多,因工作原因很少回厦门,最近半年来妻子频繁向他要钱,每次从几万元到十多万元不等,说是做化妆品投资,但一点动作都没有。两人最近多次吵架,他怀疑妻子已变心。

  阿伟随后对陈雯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一个月下来,他发现陈雯的作息很规律:从环岛路的别墅出来后,就去一些高档会所,无非就是喝咖啡,参加酒会之类的,接触的都是有钱人,但没有在外面开房,也没有在别人家过夜,更没有带人回别墅。

  阿伟将调查结果告知刘奇,没想到刘奇反而很不开心。刘奇说,他受不了陈雯不断索取钱财,决定要和陈雯分手,所以才请私家侦探,找出陈雯出轨的证据。

  虽然没发现出轨,但刘奇最后还是和陈雯分手了,一次性付给对方200多万元分手费,算上之前刘奇给陈雯的300多万元,2年内,刘奇花在陈雯上的费用,总共超过了500万元。

  内情 “她说已经第三次做小三,和我分手后,还要继续做小三”

  几天前,阿伟才知道,原来刘奇和陈雯并非合法夫妻,结婚证是他找假证贩子买来的,两人连民政局的大门都没进过。“她就是我的小三,我在泉州早有家室。”刘奇直言不讳。

  阿伟有点惊讶。刘奇继续爆料:“你也别想太多,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摊牌那天,她说已经是第三次做小三了,和我分手后,还要继续做小三。”

  刘奇说,今年35岁的陈雯10年前大学毕业后来厦门做房产销售,她年轻漂亮又有女人味,追求者不少。

  “第一任情夫是个50多岁的老头,骗她说要和妻子离婚再娶她,结果拖了两三年都没有离婚,把她当小三养。”刘奇说,在那3年间,“老头”还给陈雯在环岛路买了一栋别墅和一辆奔驰跑车,分手时给了陈雯500多万现金,后者索性连工作都辞了,天天去高档会所交结成功男人。

  第二任情人是一个香港企业家,他骗陈雯是单身,也说要娶她,但两年间都没去办手续,同样也给了陈雯几百万元生活费。“后来给的钱越来越少,她就摊牌说不结婚就分手,香港人只好分手了,又给了200多万元分手费。”刘奇说,陈雯靠着给这两人当小三,净赚了别墅、跑车和近千万元现金。

  刘奇是她的第三任情人,两人在磐基的一个酒会上认识。“她确实有女人味,知道我有点家底后,主动出击,也怪我定力不足,就想在厦门养个小三,也是骗她说单身。”刘奇说,自己其实在泉州已有家室,连孩子都两三个了。

  “她也很厉害,暗中派人调查我,知道我的婚姻状况后,就一直开口要钱。”刘奇说,他被榨得没油水了,才想出请私家侦探这一招,本想挖点陈雯出轨的证据来掌握主动,没想到事与愿违。

  【行业内幕】

  打着信息咨询公司名义,做私家侦探的活,婚外情调查成主打业务

  “我们这个行业,一般都打着信息咨询公司的名义,做私家侦探的活。”阿伟直言不讳,营业范围包括商务咨询、市场调查、婚姻家庭调查等。

  在这些业务中,商业调查只占三成,另外七成则是个人调查,其中一半为婚外恋调查和婚前信息调查,另一半则是个人行踪调查等,比如受家长委托调查孩子放学后行踪之类的。

  现在,阿伟的公司在厦门名气不小,婚恋调查占大头,每年光婚外恋调查就有将近150单。

  “婚外恋调查中,有40%是男的查女的,60%是女的查男的。”阿伟说,他从自己18年的私家侦探从业经历,总结出了以上数据。

  从他的调查结果来看,绝大部分婚外情最终都是通过谈判解决的,其中60%是当事人顾及到孩子、亲情、面子和财产等,回归家庭,40%则是把调查结果当成对自己有利的证据,直接上法院离婚。

  【小心雷区】

  干的活跟“狗仔队”差不多 一不小心就会侵犯隐私

  “别以为私家侦探多牛,其实干的活跟‘狗仔队’差不多,还得一再提防别越界踩了地雷。”阿伟说,2012年之前,各地的私家侦探干活时几乎无所顾忌,时常使用侵害个人隐私的招数,比如查车牌、查房产、查电话清单等。

  2012年4月,厦门警方组织全市200余名警力,对多家非法调查公司进行冲击,抓获有关嫌疑人员47人,当场查获一批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非法设备及大量公民信息。

  “大部分都有侵犯个人隐私,还有的涉嫌诈骗罪,也就是收了钱不干活的。”阿伟说,他的公司没有涉及以上问题,他被调查了一个月后,查无犯罪事实。“到现在整个厦门市场正规在做私家侦探的,不超过5家。”

  阿伟反复向员工强调不能越界,避免触犯法律。比如婚外恋的调查,你可以像“狗仔队”一样跟踪拍照,但一旦对方进了房间,就只能在外面等,再结合规律来做判断。

  阿伟曾受委托,调查一个结婚10年的上门女婿,他秘密跟踪了一个月后发现,男子每天下班后都会去坂上的一个出租屋,出租屋里还有另一名女子。“虽然没进房间,但这些信息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后来的结果是,委托方在某天晚上冲到该出租屋里捉奸。“我们只提供时间和地点,具体捉奸时我们不露面。”阿伟说,这都是业内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

  并非每单活都接的 查婚外情须看结婚证

  也有不少别有用心的人找私家侦探帮忙。“我们不是每单活都接的,一般要问得仔细点,防止自己被套进去。”阿伟说,最搞笑的就是有的人拿着官员的照片找上门,要调查官员的腐败事实,“这些人一看就是想搞敲诈勒索的,一般我们都会请他们出去。”

  婚外情调查,必须看一看结婚证。但是,阿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接受刘奇委托时,对方用的就是假结婚证。

  除了以上几种外,还有一种委托是最危险的,就是委托方不说明原因,直接高价砸钱请私家侦探,这就要看侦探们的经验判断和职业操守了。几年前曾经有一位外国人找上门,说要以100万的价格,查一对夫妻的下落,不说原因。“后来我请他吃了一顿饭,酒一喝开,外国人就说了实话,原来是有矛盾要寻仇的,”阿伟说,“这钱再多我也不敢接。”

  事后这位外国人请了别家侦探,当同行把夫妻的下落告知后,这个外国人随即动手杀人,酿成血案。这个同行后来被警察抓去审查。得知此事后,阿伟在接单时更谨慎了。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厦门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责任编辑:六了 来源: 厦门晚报 ]
详情请关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Powered by xmn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