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72位学者谈影响他们人生的书
2017-08-09 14:32来源:

  (文/止止壶天)

  有段时间,许多读书人拿到《南方周末》,首先会翻到阅读版看“秘密书架”专栏文章。这本《我书架上的神明:72位学者谈影响他们人生的书》,收入的正是这个专栏的系列文章。72位学者毫无保留地向读者介绍他们最喜欢的或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书,让读者一窥当代知识分子的思想资源和心路历程。 

  全书72篇文章,以作者姓名的音序排列,排在最前面的是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晓明。有趣的是,艾晓明开列的书单上只有一部书,即经典小说《洛丽塔》的作者纳博科夫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为美国大学生讲授文学课的手稿汇编《文学讲稿》。我读过这部书的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版中文译本,纳博科夫从文本出发,以简洁明晰的语言、深入浅出的方式,对所讨论的奥斯丁《曼斯菲尔德庄园》、狄更斯《荒凉山庄》、福楼拜《包法利夫人》、斯蒂文森《化身博士》、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卡夫卡《变形记》、乔伊斯《尤利西斯》等七部名著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析,充分揭示了作品在艺术上成功的原因。经过纳博科夫的讲解,作品中那些原来并未显示出深长意味和特殊价值的文字,就像突然暴露在阳光之下的珍珠,骤然发出绚丽的光彩。艾晓明在文中说,她看了纳博科夫出的一些考试题,关于《包法利夫人》,考试题共有18个,“《包法利夫人》我是看了,但这些题目我全答不上来,除非带着这些问题再读它,至少读五遍”。不难看出,艾晓明向读者推荐的不仅仅是纳博科夫对某部作品的看法,还有他的读书方法:“对于真正的好书,如果不是这样阅读,又如何能体会文学想象的妙趣呢?” 

  像艾晓明一样只推荐一本书的还有《南方都市报》编辑刘铮、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王汎森、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朱维铮等少数几位,刘铮推荐巴林的《你有什么要申报的吗?》,王汎森推荐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朱维铮推荐马克思的《资本论》。更多学者的书单都列有十部左右的书,其中书单最长的要数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田松,这位研究方向为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的学者,一口气列出了23部著作,其中既有戴厚英《人啊,人!》、鲁迅《野草》、黑塞《在轮下》、克莱顿《侏罗纪公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王朔自选集》、《王小波全集》等文学作品,又有威尔逊《新的综合》、灌耕《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霍夫斯塔特《GEB:一条永恒的金带》、赖欣巴哈《科学哲学的兴起》、惠勒《物理学和质朴性:没有定律的定律》、荣格《现代灵魂的自我拯救》等学术专著。田松说:“我曾经为好书做过几个操作定义:如果有一本书,你在看过之后,感觉如同后脑勺挨了一闷棍,脑袋嗡的一下,对以前不假思索就视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忽然产生了怀疑,这就是一本好书。当然,这是一等好书,可遇而不可求。二等好书应该是这样:有很多问题一直在脑袋里面转,就是想不明白,忽然看到一本书,觉得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他告诉读者,他开列的23本书,对他而言都是一等好书和二等好书。 

  这些学者都有自己的研究方向,他们最喜欢的或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书不尽相同是理所当然的,但我注意到,学者们的书单上也有不少重合的书,出现频率比较高的是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和《论美国的民主》、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布罗代尔的《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汤因比的《历史研究》等。按照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陈方正的理解,这些都是有重大意义和启发性,对学者们产生深远影响的好书,值得摆在案头反复阅读。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刘学佳,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