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深陷骗局4个多月 被骗213万
2016-11-16 08:57 来源:厦门日报

  供图/视觉中国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如果不是儿子发觉异常,翻阅了自己手机短信进行核实,白阿姨还对骗子深信不疑,甚至以为“小钱到账了,大钱就回来了”。11月5日下午,白阿姨在儿子的陪同下,直奔湖里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在民警的“点醒”下,她才意识到出大事了。

  14日晚,在儿子的陪伴下,白阿姨向记者讲述了长达4个月的被骗经历。

  本报记者曾嫣艳

  第一出“戏”

  “警察”说她涉嫌诈骗

  “你认识王超吗?”今年6月20日中午12点多,白阿姨接到一通来自0592开头的固话,对方自称是“厦门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他说王超利用我的个人信息办理银行卡,并实施诈骗,要求我配合调查。”白阿姨回忆,办案人员随后留下“上海公安局”的电话号码。

  随后,接电话“上海公安局”的“王警官”煞有其事地说,王超在厦门一家银行工作,诈骗涉案80万元,而白阿姨把个人信息出卖给王超实施诈骗,赚取佣金23万元,所以也同样涉案。白阿姨要想洗脱罪名,就必须配合国家进行案件调查。于是,骗子提出要白阿姨先往自己银行账户里存入20万,作为冻结资金。当天下午,白阿姨根据骗子要求,到银行办理了手机银行,并将自己的手机银行绑定了骗子提供的手机号,往账户里先存进10万元,隔天又存了10万元。

  “‘王警官’交代说,打钱时电话不能挂!回到家要跟家人保密!跟他们讲电话要把门关上!”白阿姨说,20日当天从家里到银行取钱,再去他们指定银行办理手机银行业务,并存钱,这期间她一直保持与“王警官”通话。

  第二出“戏”

  “检察官”要她签“密函”

  随后, “女检察官”胡金登场。胡金自称父亲是中央纪检人员,她与白阿姨互加微信,每天早上8点两人都准时出现在微信上,她更是不时对白阿姨嘘寒问暖打走心牌,“台风莫兰蒂登陆那天网络异常,她误以为我手机欠费,主动往我手机卡充值100元话费,还不需要我还钱,说是从国家办案经费里出。”白阿姨说,但是每天干什么都必须事无巨细地向她汇报:找谁借钱,谁不给借;上哪家银行办理产权证抵押……对方的解释是,用于保护她的个人安全。

  6月27日,胡金通过微信给白阿姨发了一份《协助调查密函》,抬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上面不仅有白阿姨的个人信息,右上角还有她的头像。

  白阿姨告诉记者,21日她通过账号查询发现20万元都在就很放心。因为骗子给她承诺:“配合国家办案,钱不会丢。”

  可是20万冻结资金之后,胡金又要求她往账户里转入80万作为配合调查的保证金,保证金到位了,之前的20万就能解除冻结,但是因为“政策改变”,保证金的金额不断追加。事后白阿姨才知道,20万早在21日查询当天,就被骗子以每笔最高限额5万元,分四次转走。

  第三出“戏”

  高级“秘书”出面解围

  “瞒着家人到处筹钱到处借,跟亲戚朋友借完了,就只能跟人借高利贷,”白阿姨说,从9月27日到10月27日,她分4次将借来的钱存入自己银行账户,约173万余元,其中最低一笔3.2万,最高一笔76.8万,而这些钱也都在当天或隔天被骗子以每笔5万元转走。

  “每笔钱到账就通知对方,他们叫我电话不能挂,一边通话一边叫我按手机银行密码器,把显示的六位数号码提供给他们。”白阿姨说,最多一次通话40多分钟,那回对方一共要走了15次密码。

  但是保证金到位后,“女检察官”胡金消失,出现了一名“秘书”。此人自称是“中央领导人”的秘书,他吓唬白阿姨,胡金因为私下帮助她,违反了规定,要被责罚。“又要我打一笔钱,他说胡金家庭困难,她那部分也要由我来出。这笔钱到账2个钟头后,冻结的资金和保证金全都能‘解套’。”白阿姨说, 11月1日和3日两天,她一共按照对方要求,往对方提供的账号转入20万,但之后所有人的电话都不接了,胡金的手机也关机了。目前,警方已经立案调查,具体涉案金额等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同步新闻】

  骗钱+恐吓

  骗子太嚣张

  嚣张骗子不仅冒充检察院执法人员骗钱,还以大哥名头恐吓。昨日,陈女士拨打本报热线称,自家就撞上这么个骗子。

  前天早上10时许,陈女士家中电话突然响起,嫂子余女士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他自称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并称余女士的电话已经欠费1000多元,而她之前丢失过身份证,被人在北京冒名顶替开了账户,更牵扯进一桩洗钱交易,“如果你不配合调查,财产将被冻结,我们还会逮捕你!”自己的身份证确实曾经遗失,加之男子危言耸听,余女士不由得紧张起来,立即加了男子的微信,收到男子传来的一张照片。“他居然还有我的照片!”余女士对男子的话更加深信不疑。

  按照男子的指示,余女士来到邮政储蓄银行,办了张新银行卡,接连转入54000多元,并从新卡中再转4000元到男子指定的账户。“为了清查你的财产,我们要先冻结这4000元,一天之后就会解冻。”男子说。当天晚上,翔安内厝警方告诉余女士,她被骗了,她才如梦初醒。“我一直以为4000元是被冻结的。”余女士再看新开的银行卡,50000元也早已不翼而飞。

  昨日早上,余女士又接到同一个男子的电话,余女士的丈夫因为气不过,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而男子竟也不甘示弱,变本加厉恐吓余女士。“你不知道我‘三哥’的身份吗?你们的底细我都清楚,小心我派人过去揍你们。”男子称,他就是故意来骗钱的,他已经把余女士的钱取出来花了。口出狂言后,男子挂了电话,余女士再回拨,电话已是空号。目前,警方已对事件展开进一步调查。(本报记者林路然)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 李奕佳,赖旭华